“滴滴……”

    夕海川正走在去狂沙帮的路上,就在这时他口袋中的通讯机忽然响了起来。

    “竹子!”

    夕海川心里咯吱一跳,立刻拿出通讯机接通,脚下猛的一踩就向着老宅子奔去,心情异常紧张起来。

    因为面前就是马路的原因,车流还非常急促,他也没注意躲避就冲了过去,不巧的是,一辆黑色轿车正在行使,他的脚正好落在了车的前头,直接一声碎响,整个车子的玻璃窗直接破碎,前头也直接凹陷下去。

    “吱!”

    黑色轿车紧急刹车,停靠在路边。

    夕海川也来不及管那辆车,紧张的向通讯机问:“发生什么了!竹子!”

    “没事,我就是想让先生帮我买个东西。”通讯机中传来竹子的声音。

    “啊?就……这事?”夕海川一愣,整个人直接停下了动作。

    “嗯,回来的时候记得帮我买个注射器。”

    “真的没事?”

    “真没事。”

    夕海川听她的声音和语气与以往没什么两样,就道:“那就好,不过买注射器干什么?”

    “我要用战甲能量液这个实验。”

    “好吧,我回去给你买。”

    ……

    挂断电话后,夕海川才回过头看向马路上那辆被他给踩了的黑色的辆车,看样子应该是直接报废了。

    收起通讯机,夕海川开始向着停靠在马路边的黑色轿车走去。

    别管怎样这都是他的责任,该赔钱赔钱,反正竹子钱多,再加上这两天他还从自己老婆那坑来一百万,踩个车而已,应该不是大事。

    就在他正向着车子走过去的时候,在那辆黑色轿车的后方,就有四辆黑色轿车接连不断的停成一条直线。

    近期这五辆车的车门都被打开,从上面下来一个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面色不善的看向夕海川。

    走近那辆被自己给踩坏的车子,夕海川这才看到,为首的这辆车子的车标还是个羽刃的,在他还是墨家少爷的记忆里,羽刃这个车标代表的可是世界价格车子,价格高的很离谱。

    呆呆眨了眨眼,夕海川很是无奈,这车子估计没有个几百万是修不好了。

    夕海川还刚走近,一群黑衣服中就走出了一名长相颇为帅气的男子,他是从那辆被夕海川踩坏的羽刃主驾驶上下来的。

    “抱歉,刚刚有急事。”夕海川向走来的这名男子开口说道。

    别管怎样,毕竟是他做错事,这歉是该道的,钱也是该赔的。

    俊朗男子看着夕海川,目光有些小小的诧异,打量了夕海川两下,淡淡的开口道:“你真是长了一张不该长的脸。”

    夕海川灰色的眼瞳直视着对方,他翻遍了自己所有的记忆也没找到和这个男人有关的任何信息,不过肯定的是,这人应该是和自己有过过节。

    “说人话不好吗?我又没说不赔钱。”夕海川脸上略带颓然。

    俊朗男子冷冷一笑,道:“呵,你刚刚踩的那一脚,我就有足够的理由弄死你,而且不触犯任何法律。”

    夕海川道:“那你试试吧。”

    “这是你找死。”

    俊朗男子冷笑,身体周围寒气大放,一圈圈蓝色的光环浮动在他的手臂上。

    “停下!”

    就在这时,忽然那被踩扁前头的车子上,从副驾驶下来一个女子向着这边喊道。

    夕海川目光扫视了过去,这一看过去,他灰色的目光中就有些意外,自己竟然踩了她的车,这未免太巧了些。

    副驾驶下来的女子身上穿着一身茗兰帝国重点大学的校服,上身穿着红色小型西服外套,里面是白色女生衬衫,胸口还有一个女学生领带,下身穿着红色校服短裙配白色丝袜,脚上蹬着一双白色长靴。整体身材完美的黄金比,胸口发育的比正常女性好些,长相属于那种沉鱼落雁,违反规则的美。

    这也不愧是她被评选为大陆二十三佳人的原因。

    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曾经让墨岩迷到神魂颠倒,不惜为她出手直接揍了大江家少爷的女人——苏沐忻。

    所以说这事儿来的太巧了点。

    俊朗男子冷哼一声撤掉了身体周围的寒气,转身看向轿车旁边的苏沐忻,开口道:“大小姐,这人的长相怕会影响您的心情,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

    苏沐忻没回他话,直接迈步向这边走来。她还是和三年前一样,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却显得那么优雅高贵,走路的时候双臂摆动很小,脚步很直却又不显得做作。

    苏沐忻走近之后,看到那踩了自己车子的男子之后,目光稍微有些诧异,她虽然在这两天里听说有帝都突然出现了一个和墨家少爷很像的男子,没想到还真的有,还在今天被她给碰到了。

    苏沐忻没有纠结这些,墨岩又和她没有太多的关系,向着夕海川淡淡开口道:“为什么要踩我车子?”

    夕海川目光不和她对视,这女人有些太完美了一些,她拥有任何男人看了第一眼就会在内心产生自卑感的五官,拥有任何男人只可远观不敢近触的气质。

    看着那被踩扁的车子,夕海川开口道:“刚刚有急事,你把钱报给我,过两天我就还回去,如果还需要我再道一次歉的话,那抱歉,怪我刚刚没注意。”

    俊朗男子看着夕海川一身地摊货的运动服,脸上嘲笑的冷哼一声。

    苏沐忻看到他一身寒酸的样子,就说道:“这对你来说可能有点困难,不如这样,你去苏家申请一下工作,用半年的工作来还债。”

    旁边的俊朗男子眉头一皱,开口道:“大小姐,你这未免也太便宜他了吧?而且他刚刚还让你受了惊吓,我不把他当做袭击帝国重点人物的刺客给杀了就已经够宽容他的了。”

    苏沐忻看了一眼俊朗男子,淡淡道:“我受了惊吓,也算是你保护不当,如果当时车子被踩的部分是我头顶,你就不会说出现在的话。”

    “我……”俊朗男子一时语塞:“抱歉,大小姐,当时我有点走神了,不然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夕海川依旧一脸颓然的样子,看着苏沐忻开口道:“打工就算了,你把钱报给我,我能还的起。”

    俊朗男子立刻冷声道:“你最好别妄想用这个理由来逃跑,在这帝都,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苏家也能抓到你。大小姐已经够对你大发慈悲了,你别不识好歹!”

    苏沐忻直接略过旁边男子的话,向夕海川道:“你要是执意这样,那就两天内,把五十万送到我手里就行。”

    “大小姐,这维修费估计要上百万的!”俊朗男子开口道。

    苏沐忻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悦的开口道:“我做事不用你来教。”

    夕海川摸了摸口袋,将湘兰递给自己的一张银行卡拿了出来,开口道:“这里有一百万,密码六个七,虽然不够维修费,但我身上暂时也就剩下这么多。”

    苏沐忻看了看他手中的银行卡,犹豫了一下,随后伸出洁白的手拿着银行卡的一个角收了下来:“我收这些就够了。”

    “大小姐,那卡里不一定有钱啊。”俊朗男子又道。

    夕海川听到他一直在旁边叨叨个不休,不由得有些耳烦了,开口道:“你话真多。”

    “你说什么!”

    俊朗男子一听这话就怒了,他身为茗兰帝国第二世家大千金的私人保镖,平时在外面谁见到他还不得讨好几句?而这个小子,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在和他叫板!

    说着,男子手中就开始凝结出一道冰刺。

    苏沐忻见此立刻,开口道:“住手,去接我父亲很重要。”

    “大小姐,关键他……”

    “他骂你了吗?”苏沐忻问。

    “……”

    “把车开回去修了,我坐后车。”

    说完,苏沐忻就直接转身向其中的一辆黑色轿车走去。

    俊朗男子一愣:“大小姐,我不陪同一起去吗?”

    “不用。”

    “可是这样一来你身边就没有人保护,我怕你会出事。”

    “我说不用。”

    苏沐忻直接头也不回的坐进了一辆车里。

    俊朗男子回头冷眼瞪了夕海川一眼,恶狠狠的道:“你给我等着,我会找到你的!”

    说完,直接自己坐上那辆前头被踩扁的轿车,在里面发动两次未果后,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又下车开始打电话叫拖车。

    夕海川看了一眼苏沐忻坐进的那辆车一眼,转过头开始继续向着狂沙帮的方向走去。

    既然那位苏将军回来了,也许到时候可以让他帮忙将竹子送去战场再给说几句话,毕竟竹子身份有点特殊,到了那里苏将军随便一句话,会比什么都好使。

    某处大楼下,夕海川刚要走进去,外面站着的两个保镖看着他小声的低声细语几句,随着他接近过来,就立刻弯腰喊了一声:“大哥好!”

    夕海川看了两人一眼,道:“昨天我见的人里面没有你们。”

    “是今天早上尧哥亲自通知我们的,吩咐我们之后见到你一定不能拦着。”一名保镖说道。

    夕海川点点头继续向里面走去,看来尧上并没有把他昨天的事情告诉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