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小高楼上的那道黑色身影,夕海川并没有直接飞上去,而是继续装作一个陌生人行走在城市里,不停的向着战场周围移动。

    “你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看一场小战争?”索提卡看着前面共鸣不断的小战场,皱眉道。

    “我改变主义了。”夕海川道。

    “什么意思?”

    “我暂时不去杀竹岫的大帝。”

    “然后你想统治这边的边境?”索提卡眉头皱的更深了。

    “我来兑现一个承诺。”夕海川说道。

    “可笑!你能有什么承诺?”

    “以前我答应过一群人,让他们看到这个世界顶层的风光,可没想到,在你把我抓走的那一个月里,这群人死了七个。”夕海川说。

    “怪我?”

    “这事确实怪你。不过如果没有你,我现在应该只会在茗兰帝国安稳的成家立业,而不是去灭杀哪个国家的帝王。”

    “果然,你就是对我过去所做的怀恨在心,才这样对我!”索提卡咬着牙。

    “不是,我是在拯救你。”

    “侵犯我就是拯救我?!”

    “不是,但是你给我生孩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你……”

    索提卡忽然有些无法言语,这事还真的是真的,她的思想中,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看护限制夕海川,然后给他生下孩子。

    “你就没有想过寻找自己的过去吗?”

    夕海川忽然停下脚步,一双银色的眼眸看着她说道。

    “那些东西都不重要!”索提卡道:“过去的不是我,只是这具肉体本来的主人,我是索提卡,不是她!”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恢复记忆的话,你就不会这样想了。”夕海川道。

    他和叶朗还有索提卡三个人,他们曾经都是活生生的人类,但是夕海川和他们两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保留了人性,而叶朗和索提卡的思想,则是完全被那个男人给设定成脱离人性的理智怪物。

    话虽然是那么说,但是夕海川总觉得出来这两年,叶朗和索提卡根本不像他们自己口中所说的那样没有人性。

    他反而觉得他们有的感情比他还多,只不过在战争的事情上保持的非常理智。

    夕海川是不相信一个人会被设定成怪物就会一直是个怪物,他们两个终归也是人,只是过去的记忆清楚的更干净一些,被灌输的思想不像是人的。

    但是既然活在人间,杀的是人,接触的是人,怎么可能不会受到人类的思想影响?

    “过去的那个思想已经彻底被杀死,那不是我,这个思想才是我。”索提卡道。

    “我觉得决定一个人是否还活着,不是取决于思想,应该是灵魂。”夕海川道。

    “你什么时候又研究这些?”

    “人类大多都这样认为。”

    “呵,比起我来,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更不像是一个人类!背叛救命恩人,狼心狗肺的事情你都能干的出来!”索提卡怒道。

    “我会想办法让你恢复记忆,到时候你就不会这样想。”夕海川说道,

    “不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

    ……

    就在谈话的期间,夕海川就看到穿着黑衣的竹溪忽然从小高楼上跳了下去,身体下面出现一个小型传送阵,她的身体没入其中。

    “孙尽!你丫的在天火佣兵团不当个副团长真是可惜了。”

    此时的张山已经浑身是血,看着对面同样筋疲力竭的孙尽,不禁有些欣赏的说道。

    “哼,我们天火的副团长可比你这种半吊子强多了!”孙尽吼道。

    言罢二人再次打在一起。

    “你以为我当上副团长全靠的是一身实力?”张山大笑着:“你以为今天这么重要的货物为什么我只带了这么少的人来?”

    “你们团长暂时已经去了远方,你这是没有办法才带了这么少人!”

    “哈哈!待会你就知道你有多蠢了!”

    正当二人正在激烈的斗争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忽然从旁边冲出。

    “什么人!”

    正当张山不留意的时候,黑色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背后,一拳直接打在他的腰部。

    嘭——

    声音震响,张山的身影直接飞了出去。

    竹溪立刻利用空间能力将自己转移,再次来到张山的面前,一拳就要对着她的额头轰过去。

    “找死!”

    张山一声怒吼,身体周围立刻出现飓风包裹自己,竹溪见此立刻收回拳头,如果打在飓风上,她这半条手臂都会废掉。

    “天竺佣兵团?”

    孙尽看到竹溪胸口的徽章之后立刻向身边的士兵大喊道:“保管好货物!天竺佣兵团混了进来!”

    言罢,他整个人也再次冲了上去,要先将张山给杀掉,毕竟天竺佣兵团只有一个人。

    张山才是重点!

    竹溪见孙尽要取目标性命,立刻转身向着孙尽移动,在孙尽运转能力的时候,一脚将他踢飞出去。

    毕竟张山如果不是被她杀掉,那任务的奖赏她将得不到。

    “妈的!老子帮你解决敌人你还连老子也打!”孙尽大怒,背后的刀刃立刻向着竹溪冲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整个小城镇的周围开始涌出一大堆山岳佣兵团的人,一瞬间整个小战场变成了大战场,战争越来越激烈。

    “是团长来了!”

    山岳佣兵团的士兵见此,疯狂的怒吼着,原本低下的士气瞬间高涨。

    “嗡!”

    一道身穿红色衣袍的身影来到张山的面前,是一名中年男人,他的胸口处带着山岳佣兵团的徽章。

    红袍中年男人目光盯着对面的孙尽,嘴角露出疯狂的笑容:“孙尽,谁的货物你都敢抢?”

    “可恶!你竟然没有去远方!”孙尽见到来人,目光开始颤抖起来。

    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茗兰帝国最大佣兵团的团长,张吝。

    “这一趟收获能把你给引出来,死了那么多兄弟也算是不亏。”张吝笑道。

    竹溪见此额头不禁开始有冷汗流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吝会出现在这里!

    据传闻张吝这两天应该去远方的山林里和另一个佣兵团开战了才对,怎么会突然间就回来了!

    完了……

    竹溪立刻转身就要跑,这张吝的强大是她暂时不能抗衡的,就算把尧上那一群人都叫过来也没有太大胜算,而且对面的人太多了!

    瞬间多出来几千人!

    如果她不能在短时间内逃出去,她绝对会丧命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