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楚呈心二十九年春,大平村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雨季。

    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早已习惯了这一下就是一整月的漫长雨季。

    农夫们无人为此忧愁,反而格外享受这一个月的悠闲。只因春雨过后,田里所有的作物都似被施了仙术一般疯长,秋收时总是硕果累累。

    都说春雨贵如油,大平村历来不是如此,也有人提出这好像不合常理,可却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久而久之,大平村的人们对此便也习以为常了。

    用镇上算命先生的话来说,这村庄三面环山,一面环河,乃是风水上佳之地,自然有得天独厚之处。

    春雨淅淅沥沥,奏着天地间最原始的乐章。

    镇上的一间玄武酒肆屋檐下,却传来一声叹息。

    “哎,这雨下的没完没了,这月的月钱怕是没着落了。”酒肆小二的坐在门槛上,百无聊赖的甩着一块抹布。

    都说二月龙抬头,万事皆顺,他怎么刚开春就霉事不断?

    “小伙子,莫急。这天啊很快就会放晴了。”

    说话的是一个精神抖擞的老者,?就坐在酒肆屋檐下,他的面前简单的摆着一个小摊,桌上笔墨纸砚横陈,一应卦式俱全。他便是这村子里小有名气的算命先生,姓姬。????

    “当真?那真是太好了。”

    小二话一说出,就想起掌柜的经常耳提面命,说这门口算命的姬老头年岁大了,总是满口胡言,又是算命先生开罪不得,让他没事千万绕着走。??

    他怎么又给忘了?小二拍了下脑袋站起身就要往回走。

    身后传来姬老头的声音:“闲来无事,不如今日替你这小伙子算上一卦。”

    “不收钱?”

    小二转身一问。

    姬老头对他招招手。

    小二思索片刻,虽然他对自家掌柜的话深信不疑,可掌柜的最常说的就是有便宜不占那是傻,且听听又不吃亏,于是麻溜的坐下,恭维道:“姬大师,我听掌柜的说了,您可是咱们镇上的神算子,一算一个准。今儿个,可要好好给我算算呐。”??

    “这个自然。”??

    姬老头出摊没定数,全凭心情。不过每次都是在酒肆门边,一来二去就算小二没有让他算过命,也对他摊位上的规矩了如指掌,当下就将姓甚名谁、生辰八字一五一十的报出。

    话音落,姬老头就已放下墨笔,留下一行龙飞凤舞的字。

    小二满怀期待,但见姬算子随手抓了一把花生丢了过来。

    “大师,我不吃,您别客气……”

    ‘啪’的一声,姬算子敲开小二的手:“刚起的卦,别给碰砸了。”

    “卦…卦?”

    小二目瞪口呆,就几颗花生米?

    姬老头应声,有模有样的拈了拈手指。

    掌柜说的果然没错,这老头装神弄鬼都是些假把式,糊弄糊弄外来客罢了。镇上的还真没几个信他,不然他的生意也不至于那么冷清。

    不过本着看破不说破的跑堂准则,小二保持着和姬算子一样的坐姿,紧紧的盯着桌上的几颗花生米。

    麻屋子、红帐子,里面住着个白胖子,一颗两颗……

    直到花生米的数量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才听姬老头哈哈大笑道:“小伙子你是个有福气嘛,很快就要时来运转了。”

    小二闻言来了精神:“大师,你快给我讲讲,如何个时来运转法?”

    “娶妻生子发大财……”

    这简直就是小二心中梦寐以求的,当下喜道:“大师,你看我才当了一年的店小二,好不容易攒了点银两,可连亩良田都难买,如何娶妻发财?”

    “这个嘛……”姬老头揪了揪他的小胡子,卖起了关子。

    小二一急,忙掏出几个铜板:“大师,您就给小的指点下迷津。来日飞黄腾达,定要登门拜谢!”

    姬老头将铜板扫进袖子,嘿嘿一笑:“天机嘛,不可说不可说。”

    “大师你这还什么都没说啊?”小二不满。

    姬老头捡起桌上花生米丢进嘴里,嚼得香脆:“小伙子,莫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小二知道问不出话,却不甘心,只得从旁侧击:“大师,那您可知我家娘子今年多大?可生的貌美?”

    这回姬老头倒是答了:“与你一般大,生的周正。”

    “是昭昭姑娘那样的吗?哎哟……”

    姬老头收回:“你这臭小子,连我姬算子的未来孙媳妇也敢肖想?胆子不小啊!”

    “不敢,不敢。”

    小二捂着脑袋直摇头:“小的只是羡慕,羡慕您孙儿能有这般好运,去趟山里,也能捡回个小媳妇。”

    “嘿嘿,这可不是好运,这叫本事。那小子这点倒是随了我。”姬算子捋捋胡子,得意不已。

    小二面上也陪着笑,心里却泛了酸。

    就如姬老头所言,他们爷孙俩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福,总是好事不断。

    姬算子就不说了,出门就能捡钱的主。

    就说他那孙儿,长得不过一副小白脸模样,可年纪轻轻就成了大平村的教书先生,镇上姑娘都排着队想嫁他。几年前他进山踏雪,也能捡到个顶漂亮的小媳妇。

    真真是,羡煞他也!

    半日之后,这小二就气的七窍生烟。

    这姬老头的嘴还真是开了光——血光!还在做着飞黄腾达美梦的他就因店里生意惨淡而被掌柜的解雇了。

    小二要找姬老头算账,却见门外摊位上早已空空如也,只留了一碟花生皮。

    这糟老头子,坏的很啊!

    ……

    苍芜山脉郁郁葱葱,深不可测,行走在其中极易迷失方向,是以大平村的人们从不涉足深山。

    “师傅,您终于醒了!”

    黄老道睁开眼,就对上小弟子担忧的目光。

    “清木,这里是……”黄老道环顾四周,发现他倚靠在一棵巨大的树底下。

    “师傅,弟子也不知道。当时情况危急,差点就被那个邪修找到了,幸好师傅您给的神行符派上了用场,只不过这林子甚大,弟子又没了法器……”小弟子摊手,他也实在不知该如何走出去。

    老道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罗盘,仔细辨认一番才道:“那邪修也受了重伤,怕是也不敢追着为师不放。咱们继续向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