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傅。”小弟子心下大安。

    黄老道起身,拍了拍小弟子的脑袋:“临危不乱,这回,你做的很好。”

    “是,是师傅教的好。”小弟子神情激动。

    一个时辰之后,小弟子立在一处山坡,面露喜色,指着不远处的山坳道:“师傅,您快看!”

    黄老道凝神过去,发现那山脚下是一个小村庄,屋舍齐整,有一缕缕青烟袅袅而升。

    黄老道暗道:倒是没想到,这苍芜山中也有凡人之所。

    “师傅,都说苍芜山脉中十有八九都是险地,寻常修士进入随时都有殒身的危机,可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凡人。”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也是为何为师要带你出来历练的原因。”

    黄老道看清了匾额上的三个大字——大平村。

    笔力劲挺,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为过,更重要的是这三个字就如字面一般透着一股祥和大平之态。

    “好字!”

    除了南境遂阳派和北渊鸿鹄派那些大制符师,恐怕也只有凡俗的文人墨客能有如此毅力去琢磨这些笔墨文采。

    环顾四周,此地风景秀丽,土地优渥。地灵当人杰,想着此行出来的目的,黄老道颇为欣喜:“且随为师来。”

    大平村的村民皆比邻而居,各家小院都是依山傍水而建,篱笆一围都是一方天地。篱笆外留有空间的土道,就成了行走的小巷,村民穿梭其间,很是便利。

    此时细雨如丝,缓缓飘落。

    “树上的鸟儿~鸟儿成双对…”姬老头哼着小调,左手拎着一刀肉,晃荡晃荡就推门入了自家小院。

    迎面撞来一道黑影。

    姬老头看也不看侧身转了个圈,负手而立笑道:“嘿嘿,幸好老儿我早有准备,才没让你这鹌鹑得逞。”

    站在他对面的黑影是一只大鸟,个头不过未成年的鸡崽般大小,乌黑的羽毛泛着光泽,半睁着的眼突然睁开,好似有些意外竟然被姬算子躲过了。

    大鸟拍拍翅膀,冲他叫了两声。

    “哈哈,发脾气是没有用的,想吃肉啊,要凭本事!”

    话音刚落,姬老头就觉手里一轻,转过头来,便见那刀肉就已经落入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手中。

    少女已是豆蔻年华,生的清丽,五官姣好,见其剑眉微微一挑,就将肉举到面前晃了晃:“老头,你又出去骗人了?”

    “哎,孙媳妇,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什么叫骗?我一个堂堂姬算子说的话,怎么叫骗?”姬老头摆了摆袖子:“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少女呵呵两声,不与姬老头争辩,对门边的大鸟招呼道:“走吧,千里,咱们吃肉去。”

    千里欢腾扑腾了几下翅膀,蹦跳着追入了厨房。

    “哎哟哟,可别都给它吃完咯。”姬算子急巴巴的跟着入了厨房。

    厨房不大,胜在敞亮,厨具虽然老旧却也称得上齐全。

    千里个头不大,长得却呆头呆脑,姬老头一把抓过就按在怀里,坐到小板凳上往灶台底下生火,一边透过灶台上方的灶洞看着少女手起刀落,迅速的将那刀肉切成大小均匀的肉块。

    看着架势,姬老头眼睛一亮。

    “今天吃红烧?”

    少女没应声,只是将分割出来的肥肉先丢进锅,很快锅里就‘呲呲’作响。

    “红烧好啊,好久没吃了,怪馋人的。”说着,姬老头拍了下千里的脑袋:“今天可没你这鹌鹑的份,可给我老实点。”

    闻言,千里大怒,拼命的扑腾着翅膀,扇得周边烟尘四起,烟台底下更是火势大涨。

    少女快速盖住锅。

    “你们两个要是再闹,一个都别想吃。”

    紧接着,姬老头和千里都被轰出了厨房。

    很快,厨房里弥漫起一股浓郁的肉香味,从窗户、从门缝里飘出,被蹲坐在厨房门前的一人一鸟吸了个干净。

    “这丫头,啧啧,厨艺又见长了。”姬老头吸溜吸溜鼻子,巴巴的盯着厨房。

    千里左爪换右爪,紧挨着门缝。

    很快,少女将做好的红烧扣肉盛好,用一碟子扣住,又快速的将几个素菜翻炒好,才打开门。

    “开饭吧。”

    “嗳,嗳,我来我来。”等的望眼欲穿的姬老头忙争抢着端菜出来。

    所谓开饭,也不过是把菜端到隔间的空桌子上,二人对坐,千里则跃上了侧面的板凳上。

    除了新鲜出炉的几个菜之外,桌上还有一个竹签筒。

    少女将菜饭都单独匀出一份放在一边,从竹筒里随手抓了一只签,放到姬老头面前。

    这边的姬老头早就将红烧扣肉塞的满嘴都是,瞄了一眼签对着她摇摇头。

    少女将签放回去,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咯咯!咯咯!”

    千里左右交替着爪子,张着嘴。

    少女夹起一块肉丢过去,千里快准狠的叼住,一口咽下。

    “好了千里,你不能多吃。”

    “就是,你这鹌鹑学什么不好,学吃烧肉,要吃去外面吃生肉去。”姬老头将盘子揽到另一边,防止千里偷吃。

    “咯咯!”只有在这个时候,平时呆愣的千里才目露凶光。

    “千里,乖,午后带你进山玩。”少女拍了拍千里的脑袋,这才将它安抚下来。

    “孙媳妇,你又要进山?”

    “嗯,就在外面转转。”

    “外面还下着雨,山路可不好走,你要是摔在哪了,可就要在山里过夜了……”

    “老头,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姬老头‘呸呸’两声:“坏的不灵好的灵。”

    “先吃饭。”少女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在姬老头的碗里。

    姬老头连连点头,三下五除二,很快就将桌上的菜都吃了个精光。

    “孙媳妇,你说你…家里明明有那么多菜,你为什么每次都只烧那么一点,你看都不够老儿我塞牙缝。不然,把臭小子那份再给我吃点……”姬老头抿抿嘴,意犹未尽。

    “不行!”

    少女将那份单独盛出来的饭菜放进食盒,起身道:“老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食盒给书生送去,记住了不许偷吃。”

    “就再吃几口?”

    “不行!”

    “就一块?”

    “也不行!”

    姬老头苦着脸,满脸怨念的提着食盒出了门。

    少女轻笑,目送着姬老头晃晃悠悠消失在巷子的尽头。

    她名唤程昭昭,今年十三岁,她就是小二口中被姬老头孙子从山里捡回来的小媳妇。

    来时生了一场大病,连着一年多昏昏沉沉,瘦的不成人样,就在村里大夫都说没得救了时,她又奇迹般的好转起来。

    就连那只黑鸟也一并活了下来,程昭昭给黑鸟取名叫千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