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之所以是奢侈品,自是有其理由的。

    比如眼前的安琪尔女士,她一个人在床上连蹦带跳,都喊了一个多小时了,愣是没显出什么疲态。非但如此,她的台词也是常换常新、十分丰富,并不是一味地重复几句常用的套话。

    可见,即便撇开身材样貌等硬性条件不谈,在体力、嗓门儿、临场应变能力等方面,她也无愧于“奢侈品”的称号。

    简而言之,安琪尔用极强的执行力,完成了杰克给予她的任务。

    然而,却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生……

    这一个多小时里,既没有人从门或者窗户冲进来,也没有人来敲门投诉。

    一直闹到了凌晨三点多,杰克觉得差不多了,方才开口道:“好了,停下吧,安琪尔。”

    安琪儿闻言,也是一秒出戏,她立即停止了叫唤,瘫坐在床上,长出了一口气。

    “呼——怎么?完事儿了吗?”安琪尔问完这个问题,自己也笑了,“呃……你懂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杰克根本就不接这茬儿,直接说道:“现在,还有一件事要你帮我做。”

    “啊?”安琪尔听了一愣,并瞬间就想歪了,“那……你得等我再去冲个澡先。”

    “没必要。”杰克也真是服了这位三句不离本行的业界良心,他摇了摇头,又道,“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首先,请你先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安琪尔也很配合,听到要求后,稍稍犹豫了一两秒,就扯着嗓子来了一声。

    “然后呢?”她叫完之后,又用平常的嗓音问道。

    “然后,请你再稍微等个几分钟……”杰克回道,“你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将自己的衣衫仪容弄得凌乱一些,弄成那种……仿佛是在短时间内慌忙穿上的状态。接着,你就可以拿上你的东西、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家酒店,该去哪儿去哪儿……并且,将今夜的事情永远忘记。”

    “呵……”安琪尔一边照他说的、开始弄乱自己的衣服和头发,一边用略带疲惫的神态接道,“这种回忆,恐怕是很难忘记的呢……甜心。”

    “那至少,别去跟人提起。”杰克道。

    “如果我提了会怎样呢?你会来追杀我吗?”安琪尔问道。

    “我若要杀你,你是见不到下一个日出的。”杰克回道,“你该担心的不是我,而是雇你来的人……”他停顿了几秒,沉声道,“若你将今晚的经历说出去,可能就会有一些你永远你不该扯上关系的人来找上你,他们或许会杀了你,或许会审讯你,他们会对你和你身边的人做许多超出你想象之外的、糟糕的事……”

    听到这话,安琪尔倒也没显出几分害怕。

    因为像她这样的人,是很少会去考虑将来的事情的,她甚至连明天会发生什么都不愿去想。

    对从事她这个行业的女人来说,“未来”永远都是灰暗的;对未来抱有期寄,就像是在追逐沙漠里的海市蜃楼,不管她们以为自己离目的地多近,最终还是会在幻灭中回到原点,并品尝更加深切的绝望和痛苦。

    而“过去”呢?一样是不堪回首;即便是最美好的回忆,在她们尝来也是喜忧参半,因为那些回忆,终会以一段充满悔恨或是悲惨的转折而告终。

    所以,这些女人能去拥有的,只有“现在”。

    她们用纸醉金迷的生活让自己麻木,在物欲横流的永夜中沉沦,并最终……走向凋零。

    这,就是她们注定的命运。

    安琪尔……自是已经把这些给看透了的。虽然她对近在眼前的危险还是会感到害怕、在遇到事时也会有保护自己的意识,但你若是跟她谈什么“将来”、说什么“明天”,她内心那个不那么专业的“自我”,只会觉得……死又何方呢?

    “呵……是吗?”一声苦笑后,安琪尔扭着她那妩媚的身段上前两步,走到杰克的近前,用调情般的口吻说道,“那到时候……你会来救我吗?”

    话音未落,一把手枪的枪口,已抵在了她的眉心。

    “你该走了。”杰克的神情看起来还是那般冷酷,就像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

    他似乎是想用行动告诉对方——他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安琪尔见状,退后了两步,朝杰克投去一道带着几分怒意的目光,然后也没说什么,只是拿起包,朝门口走去。

    她在过道那儿穿好高跟鞋,临出门前,又转过身,看着杰克道:“所以,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你叫什么对吗?”

    杰克冷冷看着她,不予回应。

    “哼!”安琪尔娇嗔一声,顺手从旁边的花篮里拿走了一支玫瑰,“那我就叫你‘玫瑰先生’咯。”说罢,她就摔门走了。

    尽管安琪尔走时显得有些生气,但她还是按照杰克说的做了;她既没有报警、也没有寻求任何人的帮助,只是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附近的停车场,坐上自己的车,驶入了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酒店房间内。

    杰克仍在等待着,他还是站在那个远离所有门窗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在此前那一个多小时里,他一直在用自己那卓绝那听力,顶着安琪尔那声情并茂的叫喊,监听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据他所闻,与其房间相邻的几个客房里,除了楼下那间没人住以外,另外几间的房客们,刚才无一例外都把耳朵贴在了墙上或地上、偷听着安琪尔的呻吟,甚至有个家伙仅仅是听着声儿就用掉了半盒纸巾。

    从这些人的呼吸、心跳,以及他们听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有投诉意愿的反应推断,他们无疑都只是普通的住客而已。

    因此,杰克基本可以确定,今夜要来对付他的人,并不在离他房间很近的地方进行监视,而是选择在更远的地方静观其变。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是杰克·安德森。

    十年前,有那么一回,杰克被一名有联邦官方背景的雇主雇佣,去刺杀对方的政敌。事情搞定后,对方又想杀了杰克以除后患,故而利用自己的职权,出卖了杰克的行踪,派了一对联邦特警想把杰克干掉。

    结果,当那队人马在杰克楼上的房间用军用级的监控设备监听着杰克的动向、并准备炸开天花板杀下来时……杰克用一把改装过的手枪,靠着自身的听力,隔着天花板就把对方的十二个人给全灭了。

    这件事,全程都是有监控视频作为证据的、而且有官方记录;虽然这些信息并不对民众公开,但杀手圈也是个手眼通天的地方,没过太久,杰克的同行们就都听说了这件事。

    自那以后,杀手圈里就多了一条传言——“别去听杰克·安德森的墙根儿,否则你的脑袋可能会被穿墙而来的子弹打爆。”

    …………

    时间悄然流逝,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小时。

    终于,杰克的等待,有了结果——有人来了。

    “走廊里两个,窗外一个……”杰克在心中默数着,“一米九零、八十五公斤,一米八五、八十六公斤……”尽管对方已经尽可能地保持安静、而且走廊中铺的是地毯,但杰克还是从细微的脚步声中推测出了对方的身高和体重,“窗外的那个是高手,纵然挂在吊索上,他的心跳也很稳定,且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常人可以捕捉到的声响……门口的两个虽然也挺专业,但只是诱饵……”

    那些不速之客还没现身,杰克就已将对方的信息和战术分析了七八成,并已从精神上做好了应对各种状况的准备。

    砰——

    两秒后,房间的大门被踹开了,先行的高个儿径直冲向了起居室,比他略矮些的那个则是快速地检查了过道旁的衣柜,随即也跟了上来。

    他们的手里拿着的都是专门改造过的消音枪,而不是那种加装了消音器的普通枪械,所以不存在什么准度和威力降低的毛病。

    以这二人的身手和枪法,用这样的武器,在短距离的交火中哪怕是对上手持冲锋枪或霰弹枪的对手也完全不虚。

    然,高个儿的那名杀手,却是在踏入起居室的一瞬之间,就被一发子弹爆了头。

    要知道……这位在踹门之时,便已平举着枪,把手指扣在了扳机上;他是随时都准备着射击进入自己视线的任何人形物体的,哪怕是具尸体,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先补几枪再说。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连一枪都没开出来就领了便当。

    跟在高个儿身后那位反应也是很快,当前面那人的脑浆子爆散着糊向其脸时,他本能地压低了身子,躲到了同伴的躯干后,架住同伴的身体当作人肉盾牌来使用;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因为他们的夹克和羊毛衫底下都是衬着防弹衣的,就算是死人也能用来暂时抵挡一阵。

    可惜,接下来迎接他的,并不是什么隔着几米的远射击对决,而是更凶险的杀机。

    呼——

    一秒后,随着一声破风疾响入耳,一道闪电般的人影已从起居室的角落袭来。

    由于弯腰躲避,这名杀手的视线势必受阻,他只能通过地上的影子和脚步声判断杰克冲过来了,但当他准备瞄准迎击时,只听得,又一记枪响传出,同一秒,房间里的灯……灭了。

    杰克的身影,也在骤然变黑的房间中消失了。

    但,那名杀手的所站之处,却仍是亮的,因为他身后的走廊里还有光照进来。

    这名杀手也不笨,他立刻将同伴的尸体往前一推,自己则用一个弯腰转身的翻滚动作扑向了走廊,想要撤回外面去。

    不料,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他的脚踝已被一只手给攫住了。

    他根本来不及对这变故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应,就步了同伴的后尘……

    在他身体失去控制的那半秒之内,一发子弹精准地命中了他的后脑,赏了他一个脑浆四溅。

    砰!乓啷啷——

    同一时刻,房间的窗户被人用枪打破了,紧随其后就是一阵身体撞碎玻璃的动静。

    不用回头看,杰克也知道是窗外的那位进来了。

    而他也的确在没有回头的情况下、在身体的姿态根本没有调整好的情况下……仅靠着听声辩位,就开始了射击。

    只见杰克右手持枪,枪口从他的左腋下穿过,对着他的后方连发了四弹……

    在开第一枪时,杰克还是背对着窗户、半蹲的状态,但开到第四枪时,他已完成了转身、伸直手臂、面朝敌人的姿势转换。

    这四枪射罢,从窗外入侵的那位“高手兄”也基本残了……

    其躯干中了两弹、手臂和大腿也各中一弹;落地时,他已是血流如注,只能翻滚着挪到床边,靠着床体的掩护来躲避杰克的追枪。

    高手兄之所以没死,有三个原因:

    其一,因为他是从外部通过滑索接近的,所以杰克很难通过听觉准确地判断出他的身高和体型,这样一来,在进行盲射时,杰克自然会选择靠近“中心”的那个范围来射击,于是就有两枪打在了防弹衣上。

    其二,他的身手也的确是不错,在听到第一声枪响时,就本能地改变了坠落的姿势,让自己偏向了床的方向,滚向了这个最近的“掩体”。

    其三,杰克这四枪……本就没有下死手。

    “该死!这怎么可能?”中枪倒地后的高手兄,心中满是惊疑;他本以为自己占尽优势,可以打杰克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现在反倒是自己被人打了个立足未稳。

    他完全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种种迹象都表明,目标和他们送上门的那个“高档货”干了,且已在过程中毒发身亡。

    当然了,作为职业杀手,他们并不会因为这种表象而放松警惕。

    他们来的时候,就已做出了“目标很可能并未死于‘螳螂’、而且正在房间里蛰伏待机着”这样一种假设;他们的这波围攻,也是建立在这个假设的基础上的。

    站在这些杀手们的角度去思考的话——

    即使目标察觉了走廊里有人靠近,想要搞定从门口杀进来的那两人,也绝非易事吧?

    就算目标能应付从门口冲进来的两人,也总不可能想得到会有人破窗而入吧?

    就算目标连这都想到了,但从时间上来说,窗外的人是在听到同伴踹门后的第五秒开始行动的……衔接如此紧凑的、来自两个方向的突袭,目标能来得及反应和应对吗?

    然而,站在杰克的角度上来看,实际情况就是——

    对,搞定你们很容易。

    我早就知道窗外有人,你冲进来的时机我也猜到了。

    我当然来得及反应,我甚至都懒得对你们发动“能力”。

    “等等!”两秒后,高手兄在经过了一番短暂的内心斗争后,急忙开口喝道,“我投降!”

    在“立刻就死”和“事后被组织追究责任”之间做出选择,也并不是那么难的。

    此刻,撇开躯干处传来的疼痛不提,高手兄的惯用持枪手和他的大腿都中弹了,而且腿上的伤口血流不止……这种伤势,已足够让他下决心放弃抵抗。

    “谁派你们来的?”杰克也没有半句废话,听到“投降”二字后,直接就抛回去这么一句。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但并不知道命令是谁下达的。”高手兄回道。

    “这个回答不足以让你活着离开这个房间。”杰克说这话时,正站在门口的过道儿上,悠然地换着弹匣。

    高手兄又思考了几秒,再道:“阡冥……我们是阡冥的人。”他顿了顿,语气微变道,“如果你真是‘杰克·安德森’,你应该知道……我没有说谎。”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不会说谎……”杰克应道,“而你不是那种人。”

    此言一出,本来还在撕床单包扎自己大腿的高手兄,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这就要完。

    “不过,眼下你这几句,我姑且信了。”直到五秒后,杰克的后半句话才出口。

    他这一口大喘气,可是把高手兄吓得走马灯都看完了。

    “我会帮你叫救护车的,所以……”杰克说着,缓缓退到了走廊里,“……之后,请代我向你的同袍们问好。”

    说到这儿,他已转过身,准备离去。

    “嘿!干什么那么大动静啊?”就在此时,住在隔壁房间的、之前用掉了半盒纸巾的那位男房客打开了房门,探了半个身子到走廊里,用抱怨的语气朝着杰克吼道,“大半夜的吵死人了,还让不让人睡……”

    砰——

    他的话说到一半时,杰克便从其面前路过了,并且……在看都没看他一眼的情况下,随手朝他的下体甩了一枪。

    由于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这位对“噪音”抱有双重标准的男士愣是在那儿呆滞了两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后,这才反应过来……

    “啊——”

    两秒后,他发出了一段持续许久的、声嘶力竭、哭天抢地的惨嚎。

    转眼间,鲜血已从他腿部的伤口蔓延出来,淌了一地,而临近几个房间的房客也纷纷被他的惨叫声吸引了出来,开门观望。

    引起了这样的骚动后,救护车自是已经在路上了……

    而杰克,则是不紧不慢地乘着电梯抵达了酒店一楼。

    他趁着酒店的人员因突发事件忙作一团时,拐到尚未开门的自助餐厅那儿顺走了几片刚烤好的吐司和一盒牛奶,一边吃着,一边走出了酒店大堂。

    当警笛声从远处的街上响起时,杰克的身影,已步入了那片清晨的薄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