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已过,“最高游戏”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无论是习惯了夜生活的达官显贵们、还是常年在黑夜中求生的赌徒们,都是不会在这种时候感到疲惫的;相反,这是他们身心兴奋度达到峰值的时间段。

    此刻的龙之介一行人,正在一个叫做“音符轮盘赌”的游戏船舱内逗留。

    这个游戏和一般的轮盘赌有两个区别:其一,该游戏中使用的象牙球由机械而非人力掷出,荷官只负责维持桌面的秩序以及结算筹码;其二,在每一轮开始下注前,与轮盘赌桌相连的一台电脑都会随机播放一段旋律,其长度由两三秒到七八秒不等。

    虽然规则上并没有写明,但任谁都能看出……这样的设置,已很明确地表明了“音符轮盘赌”的结果是由电脑来决定的,且每一轮的结果都会在那段提前播放的旋律中有所提示;只要能够破译旋律与结果之间的关联,这游戏就没有难度了。

    所以……不出意外的,这个项目也设置了“赢钱的上限”,以防止破解了秘密的玩家在这里无限刷分。

    对于这个游戏,榊就不太擅长了;作为一个念完中学便出来“就业”的职业赌徒,“音乐”这块肯定是他的知识盲点,即便知道一些基础,也不足以帮他破解这个谜题。

    不过,阿秀对这块却好像很了解、且很擅长的样子;当他看到有一个项目的名称里有“音符”二字时,便主动提出了想来看看,并表示遇到相关的谜题时,他可以为众人讲解一些音乐方面的知识。

    反正轮盘赌的场子是相对自由的,没有规定每一轮都必须下注,你站在旁边光看不下也行。万一到最后没能看出什么名堂,大不了不赌走人。

    于是,龙之介便听从了阿秀的建议,来到了这个船舱。

    虽说榊不怎么懂乐理,但对轮盘赌相关的一切他可是一清二楚。

    轮盘赌,是一种对庄家十分有利的赌博形式;撇开作弊的因素,这就是纯粹的运气比拼,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所以用简单的概率计算就能得知双方的胜率。

    以36数、可以押红黑、单双、数段的标准轮盘为例,轮盘上的数字除了有1到36,还有“0”和“00”这两个额外数,总计38个,开出任一数字的概率为1/38;因此庄家的期待值为1×1/38+1×1/38+1×35/38-35×1/38=2/38=1/19≈0.0526;也就是说,客人每在这里押上10000块,就会输掉其中的526,赌博进行得越久,这个金额就累积得越多。

    某位客人只押一个数字,并且押中、赢钱,这种概率只有38分之一的事情,是很少发生的;就算发生了……只要轮盘赌桌上的客人够多、玩得够久,庄家总体上的优势依然不变。

    只是……绝大多数客人都不会去算这些东西;抱着“随便玩玩”、“碰碰运气”的心态去赌的人们,往往只会看到那些偶然押中的“好运者”,却无法看到大局。

    而职业赌徒,是不同的。

    在这个行业里的人,九成以上都是抱着“绝不能输”的想法参与到每一场赌博中去的;他们可不会有什么“孤注一掷豪赌”的快意,因为赌金就是他们的生命,赌金耗尽对他们来说就像死亡。除了极少数的疯子之外,谁也不会觉得这种把命押在台面上的事情有什么快乐的。

    随便玩玩的客人们可以在输光了钱之后,抱怨一句“运气真背”,然后就默默回去了。

    可赌徒们……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赌桌就是他们生存的场所。

    为了活下去,他们必须强迫自己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记忆、计算和推演这三项,便是适用于所有赌徒的基础能力……连“机会游戏”中的概率都算不出来的人,就不用再谈什么评估风险、捕捉运势、赢得胜利了。

    毫无疑问,榊在这三个方面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凭着自己对轮盘赌的了解、加上与阿秀不断地交流……在观察了十五分钟后,榊和阿秀就离开了人多眼杂的赌桌、到角落里窃窃私语了一阵。

    不多时,两人便相视而笑,露出了轻松的神色。

    见状,龙之介当时就明白……那两人已发现了什么、甚至是已经有了结论。

    果然,榊立即就来到龙之介身旁,悄悄把这个游戏的规律告诉了他——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推理”加“速算”的项目,推测出算法之后,一把就能搞定。

    而关于算法的提示,其实就藏在游戏的名称中;为什么这个项目叫“音符轮盘赌”、而不是“音乐轮盘赌”或者“旋律轮盘赌”呢?再怎么看用音符这种概念来描述这个游戏都有点违和吧?

    这个违和点,就是为了让玩家们注意到……“音符”恰是这个游戏的关键。

    谁都知道下注前的旋律暗示了本轮的结果,但怎么把旋律转化为数字呢?其他人自然也都试着去解了,比如把音阶CDEFGAB分别替换为3456712或1234567,然后和旋律持续的秒数做一些换算;或是音阶之间的差额、全音半音的数量来算等等。

    可惜……那不对。

    正确的解法,是要结合“音符”的类型来算,也就是要靠“听觉”和“乐理知识”,听出旋律中出现的分别都是几分音符,然后与对应的音阶相乘,最后再把每一位数都加起来。

    当然,仅仅想到这一层,仍是不对的……答案没有那么简单。

    假设四分之一音符若遇上3或者7这样音阶,相乘后就会出现分数,在答案必须为整数的算式中出现这种值就说明解题的方向性上有错误了。

    在这个点上,榊和阿秀也卡了颇久,最终还是阿秀反复琢磨了之前听到的旋律,这才解开了谜底——不要把音阶视为1到7,而是将其视为钢琴上的一个键,就可以了;比方说,钢琴上最后的一个键,唱名是do,按音阶的那个思路去猜,应是1或3,但在这里,该视为“88”。

    阿秀是在回想了很多遍后,意识到此前所有旋律中出现的音都是钢琴上的“白键”,而且在八十八位中都是偶数,这才想到了这种模式。

    发现了正确的思路后,事情就好办了。

    接下来的几轮,每次旋律响起时,负责“听”的阿秀立刻就把音阶和音符所指代的数字报一遍,而榊则即刻将所有数字转换为一个最终的结果。这种程度的心算,小学生也能做到,对他们来说自是几秒间就能完成的事。

    结果,连续四轮他们都猜中了答案。

    但是,这四轮,他们都只是在实验而已,并没有让龙之介拿钱去下注;因为按照他们的解谜思路,“0”、“00”还有“1”这三个数字都是不可能出现的,2到5出现的几率也很小……这是一个疑点;这表示谜题中还有他们没有完全看破的地方,也就是——“风险”。

    所以,榊和阿秀又做了进一步的观察,终于,在连续第六次猜中后,出现了“异常的旋律”,即“用他们想到的破解方法无法得出整数”的旋律。

    而在这异常旋律出现时,那轮开出了“0”这个数字。

    得知了这点后,他们也就放心了;他们并不用再去解开0、00和1这三个数的旋律公式,他们只要知道这种异常数出现时会有征兆就行。

    下一轮,一段正常的旋律响起,在榊的示意下,龙之介直接将此前在门口换取的那叠筹码(音符轮盘赌是用积分换取筹码来赌的)全都押在了单个数上,一举让赌本翻了36倍……因为他之前没下过注、即一块钱都没有输过……所以,毫无疑问的,这一轮的下注,就让他的盈利超过了这个项目的赢钱上限。

    直到离开这个游戏船舱时,龙之介对榊和阿秀所说的那套理论仍然是一知半解,但他也无所谓了;事到如今,他已对榊怀揣着百分之两百的信任,他坚信自己身边的男人就是最强的赌徒,哪怕榊接下来让他在某个项目上一口气把所有的积分牌全押了,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照办。

    …………

    凌晨两点,考虑到季节因素,距离天亮大约还有三个多小时。

    最高游戏,也渐趋白热化。

    已经输光、作壁上观的人,仍有希望、在努力挣扎的人,自认能赢、做着最后冲刺的人……越是接近“终结”之时,“赌博”的魅力就越是让人们无法自拔。

    到了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看穿了……那些与庄家对赌的项目,每一个都是有“攻略方法”的;事实上,已经有人利用这点展开了一些行动。

    比如说,用自己已经掌握的某个项目的攻略法,去跟别人掌握的另一个项目的攻略法交换,或者是用“方法”去直接换取积分牌。

    拿“虚拟赛马”为例,你可以提出让别人用若干个(小于等于该项目能赢到的最大值)积分牌来换取“攻略方法”的交易;如果对方同意,你就可以在几乎零成本的情况下轻松拿到积分牌,而对方虽然先损失了几个积分牌,但掌握了攻略法后,很快就能赢更多的回来,而且在自己赢了以后,还能把同样的方法再出卖给别人……那依然是赚的。

    但这其中,就有很多需要提防的点了:万一别人用假的攻略法来骗你怎么办?或者对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乃至故意在关键信息上对你有所保留来阴你……那你可以亏惨了。

    再退一步讲,能把信息卖给你的人,说明他本身就已经在这个项目上拿到领先于你的积分了,你再给他积分……即便他不来骗你,你和他的差距也只会越来越大。

    综上所述,那些到现在还在奔波于“设有上限的、与庄家对抗的游戏”的人,基本是没什么胜算的了。

    真正有机会取得最终胜利的玩家们,此刻都已积攒够了足够的“本钱”,陆续聚集到了那些“对抗类项目”的游戏船舱中……展开了一场场互相侵吞、厮杀的好戏。

    龙之介他们,也终于是来到了以“麻将”为主题的游戏船舱,准备大展拳脚。

    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就在他们走到那船舱门口时,艾瑞克和他的两名保镖、还有那位“星郡赌王”霍普金斯,也来到了此地。

    真可谓是仇家千里能相会,真爱对面不相逢。

    龙之介和艾瑞克连话都不用说,一进船舱就在同一张桌子旁对面而坐、怒目相视;两人之间的那股子火药味……仿佛能把整艘船都给炸了。

    数秒后,便有一名黑西装迅速走了过来,开口道:“二位,是要入局吗?”

    “啊……当然。”龙之介应道。

    “呵……”艾瑞克给自己点上一支雪茄,冷笑道,“没错。”

    “嗯。”黑西装点点头,“虽然门口的规则上有写,但在此我需要再强调一下,在这个游戏中,我只是旁证,对于‘出千’之类的情况,即便我看穿了,我也是没有义务去指出的,要‘抓现行’,必须由你们自己来抓。”

    “简单地说……”这时,榊用他那痞气十足的腔调接道,“大家各凭本事,上当的人……只能怪自己蠢。”他一边说着,一边已在龙之介的左侧坐了下来。

    “呵呵呵……”另一边,霍普金斯也挂着他那老谋深算的笑容,坐到了艾瑞克的左手边,“这位‘胜负师’小哥……你好像挺有自信的嘛。”

    “‘自信’?”榊将那两个字重复了一遍,干笑一声,“呵……那种东西有没有都无所谓。”他说着,用手掌轻轻摸了摸台面,“想赢……得靠‘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