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科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纣临 > 第十三章 未来的选择
    头痛,这是榊醒来时的第一感觉。

    刚恢复知觉,一股子血腥味就涌入了他的鼻腔,应对危险的本能让他立即就清醒了许多。

    “呼……”他调整了一下呼吸,赶紧从地上坐起来、扫视四周,结果发现自己正待在一个狭小的私人船舱内,其身旁……还趴着一个人。

    此刻,那人虽是后背朝上的状态,但从其侧脸、体型和衣着来看,无疑就是龙之介。

    “荒井先生?”榊一边揉着自己的后颈,一边伸手去推了龙之介一下。

    这不推也就罢了,一推就有一滩暗褐的血从龙之介的身下漫了出来。

    见状,榊倒也没有慌,他毕竟也是出来混的,这些年来目睹的暴力乃至凶杀已是不计其数;因此,稍稍犹豫了两秒后,他就往前爬了几分、将龙之介整个人翻了过来。

    待龙之介变成躺姿时,榊便确定——这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种仿佛是被人一掌捏碎心脏般的伤口……”榊看着尸体胸前那触目惊心的裂口、念道,“……果然是花冢干的吧。”

    他的推测也是合情合理——以花冢的实力,做到这种事简直轻而易举;再者,虽然榊没有看到打晕自己的人是谁,但当时紧跟在他身后的人就是花冢,怎么想都是那货的嫌疑最大。

    “但是……为什么连荒井龙之介你都杀了,却把我的命给留下了呢?”榊不禁思索起来,“让我活着,你是凶手的事情早晚都会败露的……就算你从一开始就不怕被联邦通缉,以我俩这种点头之交的关系,也没必要特意留我活口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朝门走去。

    嘀——叱——

    他试着按了一下电子门的开关,没想到,门居然开了。

    也就是说,把他扔在这个船舱里的人、完全没打算囚禁他,就只是很随意地把他和尸体丢在了一起罢了。

    “这到底是……”榊刚想念叨一句,忽然,一抹黑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此时,正值日出时分,东边的海面上已是一片蔚白之色,站在船舷往外望去,视线非常开阔。

    榊看到的黑影,就像一块划破天空的巨石,从其头顶处快速掠过,并飞移到了远处的海面上;待其离得远了,榊才看清……那居然是一艘船。

    那虽不是如四叶草号这样巨大的游轮,但好歹也是能容纳好几十人的游艇了,这么大的交通工具如同橄榄球一般呈抛物线飞起、最后“摔碎”在海面上的情景,榊确是头回看到。

    “嗯……”榊盯着那艘船的碎片看了几秒,沉吟一声,“我得离开这儿……”

    …………

    二十分钟前,四叶草号,宴会厅。

    随着太阳的升起,“最高游戏”也落下了帷幕。

    在一段宣告“游戏时间已到,请客人们返回宴会厅来揭晓赢家”的广播后,所有的宾客们,无论是早早出局的、还是自觉有机会取胜的,全都再度聚集到了这里。

    他们的想法很容易理解……不管自己有没有胜利的希望,至少得来看看究竟是谁赢了。

    至凌晨五点十分,那位“主持人”又一次走上了位于宴会厅底层的舞台,来到了那个玻璃囚笼的旁边。

    在游戏进行期间,“奖品”一直就被放在舞台上没动过,其周围也始终有一群黑西装守卫着。尽管也有客人曾尝试过接近奖品、或刺探情报什么的,但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

    “各位来宾。”主持人还是那样,字正腔圆,拿着提词卡照本宣读,“如各位所见,今晚的游戏已经结束了。”

    “少废话,快揭晓结果吧!”主持人才说了一句话,楼上就有人很不礼貌地嚷嚷着打断了他。

    插嘴的,显然是一名输得精光、喝得烂醉的客人,因为他很早就输掉了所有的积分牌,所以也只能吃吃喝喝混到天亮了。

    主持人闻言,没有理他,只是停顿了一下,继续念道:“在宣告最终的结果之前,另有一件各位非常感兴趣的事,即将在此公布……”

    “喂!我说叫你揭晓结果!你聋了啊!”喝得烂醉如泥的那位俨然是有点耍酒疯的意思了,他身旁的两名保镖拦都拦不住他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回道:“你真的那么急着想知道结果吗?”

    这句话,并不是从任何扩音设备中传出的,而是直接出现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脑海中;非但如此,更诡异的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声音的源头,就是舞台中央的那个囚笼。

    “怎么回事?”

    “刚才那是什么?”

    “还真是能力者吗……”

    “小心,可能有危险。”

    一时间,宴会厅中一片鼓噪,客人们、赌徒们、保镖们……皆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对此事做出了反应。

    “哈!哈哈哈哈……”片刻之后,那个喝醉的家伙大笑起来,并高声应道,“是又怎么样啊?”

    呼——

    话音未落,他的身体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三楼的栏杆那儿拽了出来,并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了舞台。

    噗!

    两秒不到,他的脑袋就重重地撞在了玻璃囚笼的一个角上……像个西瓜似的爆开了。

    在他的尸体落下之时,他的右手本能地抓住了蒙在囚笼上的黑布,将其整块扯了下来。

    随着黑布被揭落,人们又一次看到了笼中的女人;她依然穿着精神病人的束缚衣、依然被铁链捆着、脸上也依然戴着那个能把面目全然遮起的铁面具。

    但此刻,她已不再是跪坐,而是站了起来。

    “这……就是结果。”尸体落地、开始抽搐之际,她说出了这句话来。

    “啊——”当公共场合发生命案时,第一声尖叫永远是由某个女人发出的,这次也不例外。

    这声尖叫就仿佛是某种信号,让现场的秩序瞬间就崩溃了。

    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且非常明显的“能力者杀人”的一幕,客人们纷纷都选择了立即逃跑;他们的命可都精贵着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于是,转眼之间,宴会厅的各层都乱成了一锅粥……互相推搡、抢道、叫骂的状况此起彼伏。

    然而,人们很快就发现,就在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舞台上的那几分钟……所有的出口,都已被封闭了。

    砰砰——

    “可恶!打不开啊!”

    “这是什么?”

    “不可能啊……我这条右臂可是改造强化过的义肢,没理由……”

    而另一件让人感到不安的事情就是,这里的门和墙壁,都坚固得让人难以置信,纵然在场的保镖中也有一些武斗型的能力者存在,但他们没有一个能打破门或墙出去的。

    “别费力了,这个宴会厅的所有外壁都是用‘净合金’做的,不是一般的杂鱼可以打破的哟。”正当人群陷入混乱时,那名小个子白人男子的声音响起了。

    当然了,他的声音不是出现在别人脑中的,他只是跑到了舞台上,拿走了主持人手上的麦克风在说话。

    道完这句,他当即用手遮住话筒、转过头去,低声对囚笼中的女人说道:“我的德蕾雅大人,您突然就这么自由发挥……我们很难办啊,我连主持稿都给人家写好了……”

    呼——

    小个子还没把话说完,其耳畔便传来一阵破风之声。

    他循声一看,原来是那主持人“飞”了出去,并从舞台一路飞着撞上了墙。不过,主持人并未像那个醉酒男子般被直接撞死,只是撞晕了过去而已。

    “行行行……”一息之后,倒抽了一口凉气儿的小个子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位“德蕾雅大人”道,“接下来由我主持就是了嘛!啊哈哈哈……”这家伙最大的优点可能就是知道什么时候该收起自己的毒舌、并果断认怂。

    与此同时,楼上……

    “开门啊!我知道外面有人,我警告你,我数到三!”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这么对我?”

    “老子请了一整船的职业雇佣军,就在附近的海上跟着,我看谁敢造次!”

    人身安全受了威胁的那些社会名流们开始用威吓的方式进行交涉了,他们期待门外的人会因为畏惧而打开出口。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呐……各位来宾。”又过了一会儿,那小个子还真就拿着麦克风,开始主持了,“请大家静一静,听我说……”

    “混蛋!快放我们离开!”

    “闭嘴,你这臭侏儒!”

    “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过去剁了你!”

    但得到的回应大体如此。

    “唉……”小个子叹了口气,就算没人理他,他还是要说下去,“刚才主持人想告诉你们的就是……这次‘最高游戏’的主办者,即是我们伟大的‘珷尊’大人。”

    “什么五尊六尊的?快告诉我怎么才能出去?要不然……”一名身形高壮、一看就是保镖的男子这时从二楼直接跳了下来,逼近了小个子,并摆出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大哥,算我错了行不行啊?”小个子有气无力地对那人言道。

    “你这臭矮子……看不起我吗?”高壮男子见他毫无惧意,怒火更盛了三分,当时就举拳打了过来。

    “是啊……”那一瞬,小个子的眼神忽变得冰冷、残酷,“我就是看不起你啊……”

    他说这十个字,共用了五秒钟。

    在第二秒时,他抬起了右手,以一根手指,抵住了高壮男子的拳头,然后……他的手指便像是戳进了豆腐一样,轻易地戳裂了对方的皮肤和骨头、并一路钻进了拳心。

    到第五秒时,那高壮男子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连忙收手后退、捂着手惨叫倒地;这时,其手上的伤口……就好似他猛挥一拳并打在了一根钢筋上一般,连骨头都露出来了。

    “今天被请到这里来的诸位,无疑都是居于人上之人。”击退了袭击者后,小个子没有再去管对方,只是拿着麦克风、淡定地接道,“你们从出生时起,就占有了常人远远无法企及的社会资源,在不久的将来,也必将跻身联邦的‘统治阶级’,可以说……你们就是联邦的‘未来’……”

    他说得越多,静下来听他讲话的人就越多;一方面是因为人们在短时间内确实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已经有很多保镖和赌徒把他给认出来了。

    这个小个子男人的名字叫保罗·阿克蒙,是个橡之郡人;他的本名很少有人知道、也不重要,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的另一个称呼——辛迪加。

    根据道儿上已知的情报,辛迪加至少也是一名强级能力者;有鉴于此,他身后玻璃囚笼里的那个女人,恐怕也不是省油的灯。

    “但‘未来’究竟是什么呢?它是掌握在你们手里的吗?”辛迪加的话还在继续,“亦或是掌握在那些平民的手里?”他笑了笑,“呵……都不对。”他展开双臂,“‘未来’,是掌握在‘珷尊’大人手中的,没有他的‘引导’,联邦根本走不到今天。”

    话到这里,宴会厅里已没人再闹了,所有人都在默默地听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为了这个世界、为了全人类的秩序与和平……珷尊大人会定期地选择一批追随者,作为他在下一个时代中,引领人类的助力。”辛迪加停顿一秒,话锋一转,“当然了,珷尊大人需要的是精英、而不是平庸的垃圾;所以……这场最高游戏,即是一次‘筛选’,你们在这场游戏中的表现……便决定了你们是否能在珷尊大人规划的‘未来’中占有一席之地。”

    “荒谬!”这时,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在楼上喝道,“难道用你们那些供人玩乐的猜谜和赌博游戏就能决定谁才是精英吗?”

    “呵……”辛迪加笑了,“你这是在小看‘最高游戏’吗?”他接道,“从寻找助手的阶段开始、到今天凌晨的正戏……这场游戏考验了你们的人脉、情报能力、知人善用的能力、判断力、决断力、忍耐力、大局观、知识储备、心理素质等等。”他看向那名反驳者,“所谓‘精英’,就是要在任何事上都要力争上游;说什么‘这只是玩乐和游戏,所以我才没认真、所以输了也无所谓’的人……‘认真’起来就一定能赢了吗?”

    “那你们现在想怎样呢?”数秒后,楼上又有一人问道。

    “问得好。”辛迪加应道,“其实也没怎样……就是想请积分在六十以上的诸位客人们、以及你们的随行人员,跟着我们的船、到某个地方去走一趟。”他耸耸肩,“至于其他人嘛……既然‘未来’没有你们的位置,呵……就请你们死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