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天气已经相当寒冷,每当到了这个时节,南房总市南部的人工半岛沙滩基本都会对外关闭。

    所以,这个清晨,沙滩上也是空无一人。

    直到……有一道身影,被海水冲上了岸。

    那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此刻,他的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的衬衣和一条短裤了,因为他在水里的时候,已经把妨碍自己行动的夹克、牛仔裤、皮带和鞋袜都给脱了……

    然而,尽管他脱掉了多余的衣物、尽管他的水性也很好,他依然是在距离海岸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的时候就体力不支溺水了。

    毕竟……他落水的地方离海岸线着实很远,而且他还受了伤。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上岸了。

    说是奇迹也好、巧合也罢,洋流和潮汐就这么把一个本应尸沉大海的年轻人送回了陆地,就仿佛……连“死亡”本身都在厌弃着他。

    “还真在啊……”

    就在榊被冲上岸后不久,一个身形壮硕、留着络腮胡的男人出现在了沙滩上,并在望见榊的那一刻念叨了一句。

    这个男人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看脸和头发就知道是典型的欧罗巴人种。他不但高、而且壮得像头牛;他那背部的肌肉厚实得仿佛能防弹一般,胳膊跟一般人的腿一样粗,再配上他那络腮胡的造型,简直就像格斗游戏里才能见到的那种标准壮汉角色。

    “所以说……不就是扛个人到医院去吗,为什么还要老子我出马呢……”壮汉一边用抱怨的语气自言自语,一边靠近了榊。

    就在他离榊还有大约十步之遥时,突然!那多云的天空中……雷光一闪。

    紧接着,一道闪电便准确无误地击中了这名壮汉。

    数秒后,雷声方起,而这壮汉竟仍是站在原地、屹立不倒。

    此时,由于他的衣服因雷击而破裂,他后背的皮肤露了出来,也同样是因为雷电的影响……他的背上赫然浮现一大片形如植物叶脉般的、鲜红色的“电流纹”。

    不过,除了这些变化之外,他好像……并无大碍。

    “妈的……”这是他被雷劈了之后说的唯一一句话。

    骂完之后,他若有所思地沉默了几秒,然后……竟是笑了。

    笑了一阵儿,他又抬头望天,试探着朝前走了几步,等了几秒,才走到榊的身边、探了探后者的脉搏;在确认了榊还活着后,他就将榊扛到了身上,朝最近的医院出发了。

    沙滩的入口那儿只有一个保安,当他看到一个衣冠不整的壮男扛着另一个衣冠不整的男人从一个封闭多日的公共场所走出来时,他的心情和想法各位可以揣测一下。

    反正……这位保安在稍微犹豫了几秒后,决定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长话短说,两个多小时后,榊从一间医院的病床上醒了过来。

    虽然他询问了很多人,但并没有人知道是谁把他送来的,只知道那人是个白人壮汉。

    当然了,关于这位“救命恩人”的身份,榊也不是全无线索,因为对方在他的床头留下了一张印有逆十字标志的、黑色的卡片,卡片的背面还有一个数字——“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