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基奇纳联邦储蓄银行。

    当燕无伤带着“白先生”、“蓝先生”和“粉先生”一块儿冲进来时,无论是抢劫的一方,还是被抢的一方,都绝不会想到两分钟后会发生什么。

    两分钟后,伴随着一阵鼓噪,罗斯上校、罗宾逊探长以及七八名全副武装的警员从银行大门鱼贯而入。

    “你们有十秒钟的时间……”作为本次行动指挥官,交涉的工作自然是由罗斯来做,而此刻,他竟在没穿任何防护装备、甚至手上连枪都没有的前提下,就走到队伍最前,朗声言道,“……放下武器,束手就擒。”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不会把这同一个要求说两遍的,所以……时间一到,后果你们自负。”

    他把这段话说完时,十秒就已差不多过去一半了。

    客观地讲,有胆子来抢银行的人,几乎是不可能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在数秒内举手投降的。

    “你们有枪,我们也有啊;你们加起来十个人左右,我们这儿也有四个、再说咱这边还有人质……这种情况下,凭什么要投降?”——这一刻,至少白、蓝、粉这三位先生的脑中,都是这么个想法。

    这么短的时间,他们也最多想到这些了。

    但是,燕无伤不同……无论是直觉还是智慧,他都比自己那三位同伙强得多;仅仅是跟罗斯打了个照面、听对方讲了两句话,燕无伤就立刻判定——这人绝对是个能力者,而且……很强。

    前文说过,燕无伤是个独行侠,他没有固定的团队,也从来不跟这些雇佣兵同行建立什么交情,而他这样做的主要原因就是:一旦在行动中状况变得不可收拾,他便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丢下任务和队友逃跑,优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说。

    眼下,燕无伤的直觉就告诉他——需要他独自跑路的状况已经出现了。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罗斯所言的“十秒”走完,燕无伤就已是一个闪身、箭步疾出。

    他绕着大堂里的柱子,从警员们的侧方靠近了大门,因为动作极快,其身形在一般人眼里已成了一道虚影。

    这还不算完,在跑动的同时,燕无伤竟还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五枚手雷,以闪电般的速度拉开了每一枚的插销……分散着扔了出去;其中,有两枚飞向了警员、两枚飞向了人质、还有一枚……飞向了他的同伙。

    “哼……用这种法子,来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吗……”那一秒,罗斯心中暗道,“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毕竟……无论我是想救警员、救人质、还是有原则到连罪犯都想救,我都得在接下来的几秒内对那些手雷做出处理……这样一来,这家伙便可趁机开溜了。”

    念及此处,罗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两秒后,燕无伤的一只脚已踏出了银行大门,但与此同时,罗斯的身影竟是后发先至地挡在了对方的面前。

    “我还以为你不是那种会滥杀无辜的人呢……‘邮差’。”罗斯说这话时,举起了双手……此刻他的两只手里,正分别抓着两枚和三枚已经拉开插销的手雷。

    “啊……我的确不是。”燕无伤见状,却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表现,更没有要躲开的意思,只是很淡定地应了一句。

    这种回应,让罗斯产生了很不好的预感,但……已经晚了。

    燕无伤话音未落,罗斯手中的那些“手雷”中便流泻出阵阵激荡的合成电浆。

    “该死……”被电能放倒的罗斯心中当即道了声糟,“这家伙……故意把特种武器伪装成一般手雷的样子……引我上钩!”

    他猜得没错,可惜已是马后炮了。

    表面上看,燕无伤是打算用普通的手雷无差别地攻击银行里的人来拖住罗斯,但实际上……燕无伤打从一开始就只是在算计罗斯一个人。

    假设罗斯是一个比燕无伤弱的能力者,那么燕无伤无论如何都能逃走,这些“合成电浆雷”扔了也就扔了,本来就是小范围的“抑制型武器”,真扔到了旁人也不会造成死亡的。

    而假如罗斯是个比他更强的能力者,或者是一个很有牺牲精神、拼了命也要救人的人,那么罗斯就有很高的概率会去主动接触那些手雷,而接触……就意味着有几率中招。

    “合成电浆”虽不是什么全新的技术,但实用性很高,即便是在打飞、踢飞手雷的瞬间沾到了一点点从中流出的物质,也会将整颗手雷里蕴含的能量都传导到自己身上。

    眼下,罗斯的情况就更甭提了……为了炫耀自己的速度,他在两秒之内就把五枚飞出的手雷全部抓到了手里,并追到了燕无伤的面前;又为了炫耀自己的强大,他当着对方的面把手雷举起,想任由这些手雷在两人脸前引爆。

    如果燕无伤方才扔的是普通手雷,那此刻躺在地上的肯定就是被炸得血肉模糊的燕无伤自己了。而罗斯作为一个已经将“凶级”能力者的身体能力开发到极限的人,自是不会被这种程度的爆炸伤到的。

    然,合成电浆雷就不同了,一次承受下五枚这种手雷的能量,纵是罗斯也不可能安然无恙……那一刻,全身上下涌来的麻痹和刺痛感让他的身体本能地紧绷、痉挛、倒地……

    紧接着,他的视线,便与燕无伤那居高临下的目光对上了。

    罗斯很清楚,如果对方想杀了他以绝后患,这几秒将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这个当口,只要一把普通的手枪,对准眼窝直射,就能让他脑袋开花。

    但燕无伤没有这个意思,其眼神中没有赶尽杀绝的念头,有的只是一份冷静和淡然。

    他跑了,在警员们和自己那三名同伙惊愕的注视中扬长而去……

    银行门外,劫匪们开来的SUV还停在原处,但原本在驾驶座儿上等候的橙先生此时早已被制住并押走,取而代之的,是两名正在车旁待命的警员。

    燕无伤跑出来时,一眼就确认了这一状况,他立即决定……放弃车子、扭头跑路。

    因为橙先生已不在车上、SUV也已熄火,所以车上的钥匙(他们选的车自然也是有指纹启动功能的,但由于是抢劫用车,事后八成会被缴获,故而不可能会有人傻到在这种车上登陆一个自己的指纹)也很有可能已经被警察给拔掉了。

    燕无伤可不想浪费时间去放倒那两名警员然后去车上碰运气看看钥匙还在不在,切下警员的手指去抢警车这种傻事他也是不会干的(他看车型就知道这种警车可以远程锁死),比起那些……用自己的双腿跑路才是当下最稳妥的办法。

    逃跑,是燕无伤的强项,在那些“既发生过也没发生过的星期五”中,他肩扛着两个装满现金的旅行袋也能轻松逃脱追捕,何况是现在?

    片刻后,当罗斯从电浆手雷的压制下缓过劲儿后,他第一时间就用能力将银行大堂内那三名仍未投降的劫匪搞了个两死一伤,紧接着就转身跑到了门外。

    当然了,这会儿……燕无伤早就连影儿都跑没了。

    “啊——”认清了自己已经失败的罗斯单手掩面、压着嗓门儿呻吟了一声,用懊悔的语气念道,“玩儿砸了呀……”

    就在他郁闷之际,忽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罗斯的手机自然是工作专用的,只要响了就是有事,所以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就接了起来,并收起了所有的情绪,沉声应道:“我是罗斯,请讲。”

    “是我。”不料,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竟是……

    “薛先生?”罗斯愣了三秒方才反应过来这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号码的?”

    比起这个问题来,被关押在警局的薛叔此刻是如何打出电话来的这种事已经被罗斯选择性地忽略了……

    “是你告诉我的。”薛叔回道。

    “我什么时候……”罗斯这话说了一半,某个念头忽从其脑中闪过.

    这个念头,让他的话戛然而止,并让他怔在原地,神色陡变。

    “对,你想得没错。”而薛叔则像是能读心一般,在罗斯沉默后接着说道,“我骗了你们……”他顿了顿,“这不是我的‘第七次星期五’,早就……不是了。”

    “那这是究竟第几次了?”罗斯道,“刚才在警局,又是我们第几次见面?”

    “你觉得呢?”薛叔的语气满是疲惫,“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骗你和探长?一次次被你踹还假装那是头一回很好玩吗?”

    罗斯不笨,他很快就想通了:“次数已多到你得把自己的‘故事’精简一下来节约时间了?”

    “这也是原因之一……”薛叔念道,“更让我无奈的是……比起罗宾逊探长的‘顽固’,你的‘自大’是一个更难搞定的问题。”

    “嗯……对不起。”罗斯这道歉还是比较诚恳的,毕竟他是在对方事先警告过他、而且也调查过目标的情况下仍旧把人给放走了。

    “无所谓了。”薛叔应道,“过去的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眼前的这一次,我们能不能把问题解决。”

    “呼……”罗斯长出一口气,“你说吧,薛先生,接下来都听你安排。”

    “很简单。”薛叔回道,“二十分钟内,找一个比你强的人过来,让他/她去对付怪物,看看能不能搞定……”

    “等等……”罗斯从这话里听出了什么,“连我都不是那怪物的对手?”

    “你可以拖延它,但赢不了,战斗拖久了你就会死。”薛叔道,“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你已经死过两次了,从过程来看第三次也会是一样的结局,所以我建议你这次就不要再去尝试了。”

    “呵……”罗斯苦笑,“好吧……”他说到这儿,忽又想起了什么,“诶?慢着……刚才嫌犯是步行逃走的,若是我现在立即下令各单位停止对他的追捕,这样是否就能避免车……”

    “不是车祸的问题。”薛叔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直接打断了接道,“即便没有车祸,怪物暴走依然会发生,我对探长用的那套说辞……只是为了方便他能理解状况;事实上,今天这一系列事件里面的水……远比你想象中要深得多。”

    …………

    同一时刻,银行以西数公里外,某小巷中。

    即便跑到了这儿,燕无伤也没有摘下滑雪面罩。他可不想被街面摄像头拍摄到“一个戴着面罩的人走进一条小巷,几十秒后一个有着相同身形体貌、但没有戴面罩的人走了出来”这种画面。

    嗞——嗞——

    就在燕无伤准备找个没有监控的角度换个方向逃跑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号码,上面显示着“烟土俱乐部”这样一个备注名。

    “喂?”犹豫了两秒后,燕无伤接通了电话。

    “你那边好像出了点意外啊。”电话另一头,一个男人的声音如是说道。

    “放你妈的狗臭屁!”燕无伤当即就是一句脏话。

    “注意你的措辞,邮差。”而对方不但没生气,反而语带戏谑地回道。

    “注意你老母!”燕无伤毫不客气地追着骂道,“老子早就觉得这趟买卖有问题了……这种金额的订单,居然会有四个我听都没听过的杂鱼来跟我组队……这也就罢了,今天我刚进去两分钟,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员和一个超强的能力者就冒出来了,还有……你怎么知道出事了?老子几分钟前刚逃出来,你就一个电话打过来,你敢说这不是你故意在设计我?”

    “哈哈哈……”下一秒,电话那头的人忽然笑了起来,“好啦好啦,真拿你没办法,行……我就是在设计你,行了吧?”他微顿半秒,用一种充满恶意的语气接道,“那么……既然你已知道我是在设计你了,是否应该思考一下,此时此刻,你拿着的这部……由我提供给你的手机,会不会也不太安全呢?”

    嘭!

    话音未落,那手机就在燕无伤的耳畔爆炸了。

    刹时,燕无伤的脸被炸得稀烂,其整个人都因头部受到的冲击而失去了平衡,从小巷中横着摔倒了出去,倒在了……马路中间。

    恰在此时,一辆校车刚好驶到这个巷口,在刺耳的刹车声中……硕大的车轮已朝着燕无伤的身体轧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