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这是“慢哥”从直升机上下来时,问的第一个问题。

    慢哥是罗斯的同事,也是“缨侍”的两名副队长之一。

    他的真名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无法用汉语或英语中已有的音标表述,反正读出来时的动静大概就是舌头轻击口腔上壁的声音再加以些许微妙的变化,而后半部分则可以写作“mango”。

    如果你对语言学有所涉猎,一听这名字你就该知道这位仁兄的祖先来自非洲。

    当然了,大部人看他的肤色就能知道这一点。

    之所以被称为“慢哥”,除了本名的谐音之外,最关键的是……这家伙人如其号,性子特别慢。

    他是EAS史上最“水”的战斗部队副队长,智商只是普通人平均水平,身体素质甚至低于平均水平;局里的各种训练和测试虽然他也很努力地参加了,但成绩有一多半都是不合格的;平日里无论说话还是做事,他也都是一副慢吞吞的样子……

    你说他是故意磨洋工吧,也不对,以他的角度出发他已经是尽力了,但旁人看着他这样就会觉得“不麻利”,很膈应人。

    不过,慢哥既然能坐上现在这个位置,自然是有原因的。

    那原因也很简单……他的“能力”很强。

    和大部分能力者一样,慢哥也是在极度的“压力”之下觉醒的。

    慢哥生长在一个比较底层的工薪家庭,小时候,他就读的学校十分糟糕,而他的性格……也很容易让他成为校园霸凌的受害者。

    被霸凌的孩子,没有太多的选择,常见的应对方式只有转学、自杀、或者……忍耐。

    人们总是喜欢在一些骇人听闻的恶性霸凌事件被曝光之后去发表一些诸如“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寻求大人的帮助”这样的马后炮评论,但他们似乎忘记了、或根本不去思考——霸凌本身就是一种在成年人的漠视中滋长出来的东西。

    每一件耸人听闻的霸凌事件,都是由无数件被忽略的轻重程度不一的其他事件堆积而成的。

    这种堆积,需要“时间”、需要“环境”……而造就了这种环境的,正是“大人”们。

    孩子们所展现出的“恶”,是粗鲁的、单纯的、幼稚的……远没有大人们那肮脏的“恶”来得复杂,所以,这种动机简单的恶行,也时常会表现得很露骨、很原始。

    慢哥就经历了很多这种性质的欺凌:被殴打、被逼迫接触秽物、被当众脱去衣物羞辱、被当作危险行为的实验品去残害等等。

    在这一次次“超越忍受界线”的体验中,有的人能适应并扛过去、有的人则可能精神崩溃患上疾病,而慢哥……被催生出了异能。

    他的能力叫做——英雄。

    这个所谓的“英雄”,是一个由慢哥的心灵能量制造出的战斗实体,是他“想象中的弱者的守护神”,其形象是一个戴着图腾面具、身形健硕、穿着非洲土著战衣的高大黑人男子。

    根据录像资料来看,该实体初次显现时,身高大约在五米左右,其身体能力至少已达非体术型纸级能力者的巅峰。

    当时这个实体只现身了六十秒,导致了四名未成年人和一名成年人的死亡。

    事发后,EAS便介入调查,将慢哥控制了起来,并对涉事的其他相关人员进行了善后处置。

    这件事……是在二十年前了。

    如今的慢哥,已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召唤“英雄”,并指挥其完成任务;而如今的“英雄”,不但高逾二十四米、力量和速度峰值皆难以检测(至少以EAS现有的手段无法测出),还具备例如“快速复原”、“精神抗性”、“钢铁皮肤”等诸多特殊能力。

    虽然“英雄”的存在时间这么多年来也未变长、依然只有六十秒,但慢哥这些年的行动记录显示……其实六十秒已经足够了——就算是罗斯这样的高手,在EAS内部的模拟战中也无法与“英雄”对抗超过三十秒。

    因此,在今天这种局面下,罗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慢哥来帮忙。

    若是慢哥也解决不了问题,那可就真的麻烦了……因为EAS里比他们俩还强以及和他们同级的人一只手就数得过来,且这些人里没有一个能在短时间内赶到枫叶郡的。

    “你自己看吧……”在慢哥提问的同时,罗斯已递上了一台I-PEN,并指着屏膜道,“第一个视频文件,点开就行。”

    慢哥接过I-PEN,照对方说的打开了文件,紧接着,一段街面摄像头拍到的画面就开始播放。

    镜头中,一辆校车以正常的速度行驶着,突然,其侧前方的一条小巷里爆发出了火光,随即就有一道人影横着飞出,摔在了车前。

    校车司机显然是被吓了一跳,急踩刹车之余还打了方向盘,但饶是如此……沉重的校车还是从那个人的身上轧了过去,因为轮胎被垫了两下,加上刹车和急转的作用力……校车斜着朝前滑了一段后便发生了侧翻。

    大约十秒后,一只巨爪从内部撕开了校车厚实的车皮,随即就有一条巨臂从车内探出。

    这一幕已然很骇人了,但更让人觉得大跌眼镜的是:同一秒,地上那位半边脑袋不知被什么爆炸物给炸没了、且被几吨重的车结结实实碾压了两下的仁兄……居然站起来了。

    他起身的同时,校车里的怪物已把头伸了出来,并狂吼一声,听到这嚎叫,那人回头看了一眼,接着……就捂着脑袋、一瘸一拐地开始逃跑。

    视频到这儿,镜头切到了邻近的另外一个路口的摄像头上,画面中,还是那个人……在前一个路口还一瘸一拐的他,跑了这十多米后,姿势就变了,仿佛他的伤腿在这几步之间就已复原了一般……

    再到下个路口时,仅从身体的动作来看,已看不出他有伤在身,只是其头部的损伤好像没什么变化,所以他仍是用一只手紧紧捂着头。

    至此,视频结束。

    慢哥看完后,慢悠悠地等了几秒,才用他那不温不火的口气问道:“那你是要我对付这个自愈者呢,还是那个怪物呢?”

    “你说呢?”罗斯用一种不置可否的表情看着他。

    “呵,这倒是奇了啊……”慢哥干笑一声,“以队长你的作风,这种状况难道不该是亲自上阵刚了再说的吗?”他顿了顿,“我记得你上次在开打前就叫增援,还是几年前追捕‘猎霸’时……”

    “行了行了……这说来话长,等事情完了我再跟你解释。”此刻,他们周围还有不少FCPS的人马在呢,罗斯可不想让这货滔滔不绝地曝光各种EAS的内部消息以及他个人的黑历史,故而赶紧打断道,“总之,现在这怪物已经在城里活动了二十分钟,虽然我已在第一时间通知市长启动了紧急疏散的预案,并用我的‘鬼兵’配合FCPS的武装部队去吸引怪物的注意力,但伤亡数字和财物损失还是在飙升,你得赶紧了。”

    “嗯……”慢哥闻言,沉吟一声,点了点头,“好的,让我先看看……”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这种慢条斯理的反应真的让人很想打人。

    “是那个方向吧?”过了几秒,慢哥看向西面,如是问道。

    “是的。”罗斯几乎是咬着对方的句尾在回话。

    这也是很明显的事情了,就算只是站在警局天台这种不算很高的地方,也已能望见市区那边有一片黑压压的浓烟一路升到天上。

    “好……”慢哥又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就在周围的探员们在心里吐槽这货是不是准备站那儿思考人生时,忽然……一道人形巨影从天而降,双脚落地,站定在了警局门口的大街上。

    还没等附近的人问自己一句“我产生幻觉了吧”,这个“巨人”就已经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别看“英雄”身形巨大,其速度可是能轻松超过两马赫的。转眼之间,他就从警局那边来到了事发地点、来到了……那头“怪物”的面前。

    得见此怪,虎身牛角、蝠翼蝎尾,鳄鳞猬毛,爪利牙尖。

    虽然在这个时代已鲜有人知,但这异兽的形象很明显是应了龙郡古代传说中的“四凶”之一——穷奇。

    因是四足站立,穷奇看起来没有“英雄”那么高,但其头至尾的长度展开也足有六七丈,且体重方面也不在“英雄”之下。

    仅从体型判断,二者应是势均力敌。

    砰——

    说时迟,那时快!刚一照面,“英雄”便借着前冲之势,一个膝撞顶向了穷奇的肋部,先下手为强。

    六十秒的时间可不长,虽然“英雄”的主人叫“慢哥”,但“英雄”可是一点都不慢,他每次都是以极快的速度去解决战斗的,这次也不例外。

    而刚刚还在跟地上的“鬼兵”缠斗的穷奇……突然就被不知从哪里杀来的一个巨人一膝盖怼在了身侧,并且被那股撞击的巨力推飞了出去、在半空翻滚了半圈……作为一只暴走中的异兽,它的反应也是可以预见的。

    就这样,一场短暂、但规模惊人的恶战,在这基奇纳的市区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