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科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纣临 > 第十三章 有意见冲我来
    索利德觉得最重要的那个问题,自然就是“罗德里戈是否能解读这里的壁画”。

    因为这才是一切的关键,至少也是一块敲门砖……

    无论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种种异常,还是他们逃出这里的方法,答案显然都藏在这个诡异的空间里,而这些壁画,则是目前为止他们所能获得的仅有的信息。

    罗德里戈也不负其所望,他的确能看懂……一点点。

    作为一个研究南美古文明的专家,罗德里戈对于玛雅和奥尔梅克的文字肯定都有所涉猎,但这座遗迹所蕴含的东西,可能要比人类现阶段所知的所有古文明都要久远和发达;幸运的是,玛雅人似乎比现代人更早发现了这个文明的冰山一角,所以他们的文字中有一部分模仿和借鉴的痕迹。

    教授对这些壁画的解读,基本就是基于这一层关系上的……就好比一个研究日语的人,或多或少可以揣测到一些汉语的意思,只是未必准确罢了。

    根据教授的说法,他们现在所在的房间功能类似于“博物馆”或者“档案室”,壁画上记录的东西分两种,一种是该文明过去所经历的历史见闻、另一种就是科技知识

    对于“知识”的部分,教授几乎完全看不懂,想必当年的玛雅人也没能理解这些深奥的学识,所以这部分内容在他们的文字里留下的痕迹极少;而关于“历史”的部分,教授就能看懂些许了,结合上下文、再加上几分猜测,他读到了一些让人十分震惊的内容,如果这些内容都是真实的,很可能会对现代考古学产生一次巨大的冲击。

    当然了,这些事怎样都好,索利德现在关心的是他们还有没有命出去……要是他们仨都死在这儿了,知道得再多也没用。

    教授被他提醒后,才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讲课欲”,将话题引回了“手印符号”上。

    那些手印符号,每一个边上都有类似“传送标识”的文字,只不过索利德看不懂罢了;教授也不是每个词都懂,但有一个词他能确定,且这个词出现了多次——“中心”。

    这个词也可以是“源头的”、“重要的”、“枢纽”之类的意思;总之,在教授和士兵二号此前到过的那五个房间里,全都有标有“中心”字样的手印符号,当前这个也不例外。

    这……就是他们现在仅有的线索了。

    教授表示,他本来是打算无视这些符号、随机进行传送的,因为在他看来,这遗迹的空间肯定是有限的,所以他想尽可能多探几个房间。

    但在听了索利德的经历后……他改变主意了。

    也许这个遗迹里的时间、空间概念都和外界不同,也许这些“传送”花去的时间比他们感知到的要久,反正不管真相如何,继续瞎转悠肯定不是个好主意。

    三人商议停当,很快就决定了接下来只用那标有“中心”字样的手印符号进行传送;不出意外的话,在若干次以后,他们应该就会被传到某个特定的、重要的地点,随后……他们再见机行事。

    结果,事情的发展也的确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

    这之后,他们又经历了二十九次传送,在第二十九次过后……他们来到了一条走廊中。

    这是一条笔直的、一眼望不到头的走廊,走廊的两侧并没有壁画和文字、也没有手印符号,取而代之的是两条青芒铺成的光轨。

    很显然,这里和他们此前到过的那些房间不一样。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打起精神,继续前行。

    到了这会儿,索利德的冷静和斗志都已回来了,尽管前途仍然未卜,但遇到两个活人、再加上事态有所进展,这些都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

    他们沿着这条走廊行了许久,由于周围的黑色金属壁和青色光道别无二致,而且在这个空间里丝毫不会感到疲劳,所以也很难判断他们到底走出了多远。

    好在,在他们的耐心磨光之前,这走廊的尽头也出现了……

    那里,有一堵墙,和周围没什么区别的黑色金属墙;那堵墙上,有、且只有一个手印符号。

    “看来我们别无选择。”索利德回头望了望跟在他身后的两人,随即就把手摁在了那个符号上。

    强光又一次亮起、并消失。

    这一次,他们三个被传送到了一个非常开阔的地方。

    这是一个堪比足球场的巨大空间,有着平坦的地面和一个半圆形的穹顶,地板上纷杂的青色光轨绘出了一幅幅山川河岳的景致,穹顶上则点缀着如繁星般的文字;另外,在穹顶两侧还各有一个十分显眼的发光图形,看起来分别代表着太阳和月亮。

    在这个空间的中心地带,耸立着一座高二十多英尺巨大人头雕像;说是“人头”,其实也并不确切,因为这雕像的面部看上去和现代人类有些不同:其眉骨和鼻梁都比较突出靠前,但自上而下的弧度却是垂直、平缓的;其眼眶很扁,眼睛几乎长在了脸的内部,不过眼球的大小比例是正常的;其鼻下没有人中,下巴和嘴倒是没什么特别;耳朵略显奇特,比一般人类的耳朵生长的位置要高出些许,形状也更长。

    在很远的距离上就能看到,这座雕像的嘴是张开着的,而其嘴里……还含着一个发光的物体。

    索利德他们三人谨慎地靠了过去,走到近前时,才发现那东西是一个比橄榄球略大、形状不规则的青色晶体,其发出的光芒和这遗迹里随处可见的青芒一致,不过看起来更加深邃和强烈。

    “你们想的跟我一样吗?”站在雕像前看了几秒后,索利德便开口道。

    “啊……看起来,这八成就是整个遗迹的能源核心了。”罗德里戈接道。

    “呵……”索利德苦笑一声,“我对这玩意儿的功能并不感兴趣,我的意思是,你们应该也猜到了吧?联邦这次派遣我们过来挖的东西……就是它。”

    “这个嘛……”罗德里戈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冷,“……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唷。”

    比起这句话的内容,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反而让索利德更加的惊讶。

    “哦?”索利德的声音也冷了下来,多年的战斗本能已让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其全身的血液都高速奔流起来,“这我倒是没看出来啊。”

    “你当然看不出来……”罗德里戈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向了索利德,“你只是个士兵而已,一个被置于终端的工具……”他顿了顿,“工具再好,也只是工具,使用者是不会让工具去知道太多事的……因为工具并不需要思考,你们要做的只是服从、遗忘,并最终……被遗忘。”

    在教授说这段话的时候,索利德注意到,士兵二号已经不声不响地走到了他和教授之间,并且用一种准备战斗的姿态,面向了……他。

    “看起来……不仅是我擅长保密。”索利德沉声道,“教授你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啊。”

    “哼……保密?你还能有什么秘密?”罗德里戈微微仰头,用一种近乎蔑视的口吻应道,“你以为‘视觉屏障’的事情,你不说……我就发现不了了吗?”

    索利德闻言,心中又是一惊,原来……他此前观察到的、“鹰在高空消失”的异象,罗德里戈已经知道了。

    “不必露出那种表情,不管是你发现的、还是没发现的……我们都发现了。”罗德里戈道,“虽然只是为了身份不暴露而配合吉梅内斯带来的那个娘儿们,但我们也确是按照她所说的……带着一堆装备,试图走出这个区域去求援。”他露出一个略显无奈的表情,“我可以告诉你,这二十多天里,我们发现的可远不止是干扰屏障之类的东西……这个区域里连‘时空折叠’的现象都有,也难怪过了那么久外人都找不到我们。”

    “嗯……”索利德沉吟一声,再道,“我对大家保密,是怕我的发现会引起骚乱。”他顿了顿,“但你知道得比我多,却也什么都不说,又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我跟你们这些家伙说不着啊。”罗德里戈回道,“挖掘队里要么就是你这种来帮派来的士兵,要么就是吉梅内斯的人……就算我告诉你们,你们已经闯入了一个超古代文明遗迹的防御圈,除了信号和磁场干扰外,还有各种光学屏障、时空回路等等……那又能怎么样呢?”

    “这么说来……”索利德从这话里听出了一些新的信息,“‘工人们都是吉梅内斯安排来的’这件事,你也是早就知道了……真正一直在演戏的,是你……”他说到这儿时,又将视线移到了士兵二号的身上,“……还有你。”

    “还好吧。”士兵二号这时用调侃的态度应道,“我也并没有怎么演,毕竟我的角色只是个士兵,充其量算个没有名字的龙套……不像教授,是挖掘队里的焦点人物之一,戏比较多。”

    “说到这个……”索利德话锋一转,接道,“你又是怎么回事呢?我可是亲自检查过你的档案的,你的士兵身份没有问题啊。”

    “哼……”士兵二号冷哼一声,“你能查到的任何一份档案里,都不可能记录着我‘真正的职位’,因为……”

    这一秒,罗德里戈接过了他的话头:“……因为,我们都是‘茶宴’的座上宾。”

    “‘茶宴’?”索利德是头一回听说这个组织的名称,故而面露疑色。

    “怎么?你以为……联邦政府中权限最高、实力最强的机构是哪一个?是内阁十辅?FCPS?还是监督者?”罗德里戈看出他的疑惑,故言道,“我可以告诉你……若是仅靠这些人的话,这个世界的秩序恐怕早在二十年前就已被‘逆十字’所颠覆了。”

    “这话我可是越来越听不懂了。”索利德道,“不过重点我明白……简单地说,你们俩都是一个叫做‘茶宴’的组织的人,立场方面嘛……貌似还是站在联邦这边的。”他的目光分别从那两人脸上扫过,“至于身份……‘教授’也好,‘士兵’也罢,都是一种掩护罢了。”

    “也不尽然。”罗德里戈纠正道,“因为我是先当上教授,再加入茶宴的,毕竟‘学识’这种东西很难伪装出来。”

    “随便了。”索利德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接道,“我只想知道,你们现在在我面前突然亮明身份,又是什么意思呢?”

    “那自然……”士兵二号的神色忽地变得阴沉起来,“是为了让你死个明白咯。”

    “呵……”索利德又笑了,“我倒要听听,二位要杀我的理由是什么?”

    “很简单。”罗德里戈回道,“眼下‘永恒核心’已经找到了,而我们并没有将其上交给联邦的打算;你不是茶宴的人,又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之一,想让你永久替我们保密……最好方法无疑就是杀了你。”他耸耸肩,“事实上,此前在传送房间里遇到你时,我就在考虑是不是直接干掉你算了,但我担心这遗迹内部也存在一些防御机制,所以才想多留你一会儿,充当炮灰。”

    “那你何不干脆再晚点动手?”索利德道,“比方说……等我们逃出了这个遗迹再……”

    “所以说你什么都不懂啊。”罗德里戈打断了他,“一旦我把‘永恒核心’从那个雕像里拿出来,这个遗迹就会失去动力,也就是说……届时这里绝大多数的防御机制和屏蔽功能都会停止运转;到那会儿再动手,万一你身上的‘狗牌(即军用识别牌,通常都挂在士兵的脖子上贴身携带,而这个时代联邦士兵的狗牌里都是带芯片的)’记下了某种信息并发送了出去,岂不是节外生枝?”

    “嗯……的确。”索利德点点头,“想得挺周到的。”说话间,他已朝侧面踱了几步,活动了几下手腕和脖子,“在动手前,我姑且再问一句……你们就不考虑一下,把我也发展成‘茶宴’的成员吗?那样就不用杀我了不是吗?”

    此言一出,罗德里戈和士兵二号皆是愣了一下,随即面面相觑,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罗德里戈乐得直拍自己的肥腿。

    士兵二号也是笑了好一阵儿,才缓过劲儿来,接道:“索利德·威尔森……说实话,我很同情你,”他克制住笑意,接道,“这样吧……我就当做件好事,在你死之前,再告诉你一些事情好了。”

    索利德想调查茶宴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茶宴的人想查他……很容易。

    士兵二号和罗德里戈在此行之前,就已对每一名同行者的情报了如指掌,所以此刻,二号用一种近乎讽刺的语气,把索利德的身世给讲了出来。

    “明白了吗?”说完后,看着神情复杂的索利德,二号再道,“像你这种出身的人,莫说是茶宴了……即便是联邦的那些机构,也不会轻易提拔你的,因为一旦有人把你的身世告诉你来进行策反,那你立刻会成为一个重大的隐患。”

    听完了对方的陈述,索利德陷入了沉默。

    于情于理,他都能看出对方说的是实话;面对一个马上就要去杀死的人,对方完美没有理由即兴去编造这些内容,索利德这些年里的经历和境遇,也是对这番话很好的佐证。

    索利德动摇了。

    素未谋面的父母死于联邦政府之手,他们给了他生命、并用最后的一点尊严和血肉来保护了他;而他从小就遭到欺骗,这些年来还一直在为联邦卖命,服从于一群被他鄙视的渣滓,麻木地执行着一个又一个自己不感兴趣的任务。

    他的心中常年都有一股无名之火,好似是冥冥中的一种力量在催生他的愤怒,可他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所以他压抑着这股怒意,用冷静和理智将自己桎梏起来,他将那股怒火宣泄在一次次任务和杀戮之中,希望有朝一日这种情绪终会消失。

    但此时、此刻,他好像突然就明白了很多事。

    短暂的动摇后,是一份畅快,随即又有一股巨大的悔意涌上心头,并在瞬息之间转化为了复仇的怒火。

    而这次的这团火,有着明确的目标……

    “好的,我明白了。”半晌后,索利德终于开口,“全都明白了……”

    “也就是说,你可以安然去死了是吗?”士兵二号说着,已迈开步子、朝着索利德逼近而去。

    “你把杀我这件事挂在嘴边,轻描淡写地说了半天……”索利德侧目朝对方看去,“想必是对自己的战力很有自信啊?”

    “呵……”士兵二号笑道,“你是不是觉得……一个以‘普通士兵’的身份作为掩护的人,必然只是个组织里的小角色。”他停顿一秒,脸上的笑容骤冷,杀气陡升,“但很遗憾……我可是‘凶级’的能力者哦。”

    话音未落,其右手突展,一记斩空的手刀生生带出一道连空气亦可撕裂的远程斩击,直袭索利德的胸颈。

    索利德也是早有防备,瞬时拧身仰旋,单手撑地一翻一跃,便避过攻击、重整态势。

    “嗯……虽然早就知道你只是‘强级’,但后天能力者里能像你这样把身体素质练到当前境界顶峰的人也确是不多。”士兵二号看着索利德的动作,饶有兴致地念道,“可惜……你遇上了我。”

    他这个“我”字刚一出口,一个闪身就到了索利德身后。

    虽然索利德已做出了最快的反应,回拳相迎,但还是士兵二号的动作更快一线,一记向下的肘击便把索利德轰趴在地。

    从索利德的角度来看,那一瞬,只觉有千钧之力砸在了自己的背上,那“痛”的感觉尚不及传达全身,自己的脸就已经贴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受击后,索利德全身的血液、呼吸、甚至是能量,都出现了凝滞的现象,整整五秒后他才能重新感觉到血液恢复了流动,但他的肺还是无法呼吸,身体自也无法动弹。

    “纸、并、强、凶、狂、神……”士兵二号不紧不慢地绕到了索利德的身前,“虽然‘强’和‘凶’之间只差了一个级别,但这一级,正是最难逾越的一道天堑……这世间的绝大多数能力者穷其一生也只能止步于‘强级’,这自然是有理由的,因为从‘凶’这一级开始,每一次、每一分的进境,都会让人更接近‘神’的领域。”

    其实,就算他不解说,索利德此时也已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了,所以就算对方像这样蹬鼻子上脸地刷时髦值,他也无可奈何。

    “我说,差不多就可以了啊,该杀就快杀。”两秒后,远处的罗德里戈催促道,“我知道你看他不爽,但也要懂得适可而止啊。”

    “哼……我就是看他不爽,多虐他几下怎么了?”士兵二号还来劲儿了,回应教授的同时,他抬起一脚就踩断了索利德的右臂,“怎么?你不叫吗?还是说叫不出声了?”他用居高临下的、恶狠狠的目光瞪着索利德,“什么‘老兵’?什么传奇人物?说白了不就是个能力者士兵吗?论‘权力’,茶宴便是这天下的顶点,论实力,客观的能力等级比起你们这些吹出来的虚名要靠谱得多!”

    他越说越激动,并绕到一侧把索利德的左腿也踏断了。

    “我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些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家伙!”说这话时,士兵二号的眼中也闪过一丝仇恨的火焰,“真正的男人应该用背影说话……‘老兵’?哼……我呸!”他啐完这口,一脚就朝着索利德的后脑勺跺了下去。

    不料,就在此刻。

    “你对我们强级以下的能力者有意见吗?”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这空阔穹顶下响起。

    罗德里戈脸上的表情微变,士兵二号的脚也停在了半道儿上。

    一秒后,两人双双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个穿着短袖T恤和七分裤,踩着人字拖的年轻人,和一个全身黑色、如同立体的影子一般、皮肤质地像是黑色皮革的黑色人型生物。

    “你是谁?”士兵二号看了那年轻人一眼,接着又看向了黑色的那位,“还有你……是什么?”

    “要‘吃掉’他吗?”黑色人型生物根本没理他,只是低声向身旁的年轻人询问了一句。

    “别着急嘛。”年轻人笑了笑,轻声回道,“先跟他耍耍。”

    说罢,他缓步上前,冲着士兵二号道:“我叫子临,天子之子,君临之临。”

    说这十二个字时,子临勾了勾手指,用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地上的索利德“拖”向了自己,拖离了士兵二号的脚下。

    “哦?”见状,士兵二号的脸上,即现戒备之色,“‘分子影响’吗?还是说……是‘未知领域’呢……”

    “需要思考得那么认真吗?我只是个纸级能力者而已,你还需要分析我是什么系的?”子临说着,朝身后的黑色生物打了个手势,后者心领神会,立刻上前将索利德保护了起来。

    “你是代号‘毛峰’的那位吧……”待那黑色生物开始给索利德疗伤时,子临心中稍定,继而对着士兵二号道,“你对咱们低级别的能力者有意见是吗?”他双手插袋,稍稍歪过脑袋,微笑道,“有意见冲我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