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科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纣临 > 第十八章 赴约(下)
    挂掉电话后,榊没有急着走出房间。

    他先是打开行李,换了件颜色不同的外套、戴上了一顶鸭舌帽,再将酒店房间里赠送的一份纸制旅游指南揣进了兜儿里。随后,他又轻启一条门缝,确认了一下走廊里是否有监视或埋伏。接着,他才走出门去,绕开电梯,通过楼梯一路下到了一层。

    到了一层之后,他也没有直奔前台,而是在往来行人的掩护下,沿着条不起眼的路线溜进了酒店大堂,并来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他一边低头假装看旅游指南,一边观察着大堂里的情况;看了大约十五分钟,基本确定了没有人在盯梢后,他才走向了前台。

    榊向前台的小姐出示了房卡、表明了身份,对方很快就将信封给了他。

    他再度询问了一些关于那名送信者的特征,比如衣服的颜色、发型等等,可惜……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

    几分钟后,榊拿着信封,来到了一楼的自助餐厅。

    他找了个半径五米内没有其他人的位置坐下,便准备拆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之所以选择在这种公共场合开信封,是因为他担心这里面会有机关之类的东西;万一他一打开就被微型炸弹或者某种有毒气体给伤了,附近的人很快就会发现,并将其送往医院。

    “嗯……貌似是没什么问题……”榊坐在那儿,将那信封摇了摇、闻了闻、听了听、又透过光线看了看……并没有察觉任何可疑之处。

    于是,他就将信封拆开了。

    里面的确是没什么异常的东西,有的只是一张纸。

    纸上的一面上印有一张地图,图上有一个用逆十字图案标记出的坐标,另一面上则写着一句话——“今晚八点,所有的答案、一切的源头,皆在此汇聚、皆在此揭晓。”

    榊一眼就看出,这张地图和自己那张卡片上的浮现出的地图是一致的,只不过这张地图更大、更细致,而且还给出了具体的路名和坐标。

    “八点吗……”榊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这个距离……考虑到魔都的交通,我马上就得出发了呀。”

    他可以理解为什么对方在时间所剩无几的情况下才把具体坐标交到自己手上,因为这样能防止他提前跑去目标地点。

    但他还是心存疑虑……万一自己没有及时看到信封里的内容,错过了时间呢?难道对方就这么有把握,认定他一定会在半小时内取信封、并且拆开查看?

    诸如此类的问题,恐怕在得到更多的信息之前是无法得出切实的结论的;或许真如那张卡片上所说——所有的答案都在那里,只有去了才能知道。

    …………

    榊走出酒店的时候,太阳已完全落山了。

    魔都是一座夜晚比白天更有活力的城市,夜幕初临之刻,方是其苏醒之时。

    而榊,也是一个习惯于昼伏夜出的人;作为一名活在黑暗世界中的赌徒,他和这座城市有着相当高的契合度。

    仅仅是呼吸一口魔都夜晚的空气,他就有种如鱼得水之感。

    在酒店门口打车是很容易的,不需要用手机软件,直接拦招就行。因此,榊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并把地图交给司机看了看,就上路了。

    一路无话,大约一小时后,车便来到了市区西南方某地。

    魔都的市区很大,榊的目的地虽然不算是郊区,但比起市中心来已是相对偏僻了。

    晚上七点四十分,司机把车停在了一条冷清到有些诡异的小街上,停在了……一家书店的门前。

    “到了。”司机把车停稳,如是说道。

    “好的,我付现金吧。”榊没问“多少钱”这种废话,自己扫了眼计价器,就直接告知了支付方式。

    不料……

    “不用了。”司机回这句的同时,竟还顺手熄了火、拔了钥匙(除了部分高端出租车外,这个时代的大部分公共交通用车仍然使用传统的钥匙解锁方式;因为司机们经常要轮班换班,换线路乃至换单位也很常见,反复登记和修改指纹记录会很麻烦),并给自己点上了一支雪茄。

    别说是榊了,随便来个人也能看出这情况不对劲儿。

    “不用了……”榊在重复这三个字时,全身都是紧绷着的,就好似自己的座椅随时会爆炸似的,“……是什么意思?”

    “我本来也要来这儿,只是顺路捎上你而已。”司机抽着雪茄,语气平静地回道。

    “不对吧……”榊接道,“是我主动拦招的你,地图也是我给你……”

    嘀——

    这一瞬,司机的手边发出一声轻响。

    榊还以为对方掏出了什么自动化武器要丢过来,但他循声望去,却发现对方只是按了一下驾驶席前的触屏。

    数秒后,一段由电子合成音叙述的,来自出租公司通讯频道的录音从那里传出:“再过五分钟,街对面的酒店里会有一个穿深色外套、戴鸭舌帽的男人走出来。你把车开过去,他会拦招你,并给你看一张地图,地图上的坐标就是你赴约之处。”

    “瞧,我没骗你吧。”录音结束后,司机又接道。

    榊又不是傻瓜,这种录音很可能是这司机的同伙在他们行驶过程中录下传过来的,他自不会轻易相信:“嗯……那我姑且多问一句,您来这里是为了?”

    闻言,司机把雪茄换到左手上,用右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卡片,并朝着右侧举起(龙郡的出租车驾驶座靠左,且有玻璃挡板阻隔,故而只能往右递东西,且用左手递不方便),向榊展示了一下。

    “我还想问你呢。”司机给榊看的卡片,毫无疑问,也是一张黑色的逆十字邀请卡,而他那张卡上的号码是——“3”。

    “呵……”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一幕,榊不禁笑了,“我猜猜……你不是什么正经司机吧?”

    “‘摆渡人’……孟夆寒。”孟夆寒边作自我介绍,边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摘了,转过头去看向了榊。

    由于榊是坐在后座儿上的,上车之后也没怎么在意司机的长相,到了这会儿他才看分明……这司机的样貌还是挺特别的:其帽子下,藏着一头过肩的黑发,还特意戴了个发箍将刘海束成了背头,以免额前的头发从帽檐下露出去;他那张脸也是长得颇为秀气,看起来有那么几分阴柔,若不是明显的喉结和男性嗓音,恐怕榊都要怀疑对方的性别了。

    “‘祸榊’……榊无幻。”榊回话时,也拿出了自己的卡片,将那个数字“13”在对方视线中晃了晃。

    “有幸~有幸~”

    “客气~客气~”

    “敢问兄弟在哪条船上讨生活?”客套完之后,孟夆寒先问道。

    “好说,宝案(黑话,就是赌桌)上混口饭吃,兄弟你呢?”榊回答完,也提问道。

    “好说,一十九行唱凤凰(三十六行由‘一耕二读三打铁’开始,到第十九行是‘十九道士唱凤凰’)。”孟夆寒接道。

    这俩就用诸如此类的行话,彼此试探了几句;确认过眼神,都是出来混的人……这才双双松了一口气。

    这年头,不怕遇上同行黑吃黑,就怕摸不清对面什么路数;眼下大家都亮明了身份,知道都是出来坑蒙拐骗的,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又聊了几句场面话之后,眼瞅着时间也快八点了,两人便一同下了车。

    “请。”

    “请。”

    装模作样的互送一个“请”字后,这俩老奸巨猾的家伙几乎在同一秒推开了自己左手边的车门下了车。

    “请。”

    “请。”

    走到书店门前时,他俩又来一遍。

    但这回……因为这书店的门比较窄,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去,两人皆没有率先迈步。

    “要不……”榊面带三分笑地看着孟夆寒,“……咱们赌一把,谁输了谁先?”

    “不不,时间紧迫,我看……”孟夆寒说着,就把手伸进怀里开始掏东西,“……还是由我算一卦,看谁先比较合适。”

    “不不不……赌一把用不了多久。”榊也赶紧开始就地取材,四处张望,想找些可以利用的玩意儿;实在找不到,赌一赌下一个出现在街口的人是男是女也行啊。

    但他终究是不如孟夆寒那么快,那自称道士的家伙还没等自己的话撂地下,便已然把一个八角形的小罗盘拿在手上,开始掐诀念咒了。

    数秒后,孟夆寒两眼圆睁,轻喝一声:“好!有了。”

    榊无奈地虚起眼,准备听这个神棍扯淡一番,然后讲几句忽悠自己先进去的台词。

    没想到……

    “卦象分明,这里必须是我先!”孟夆寒竟然来了这么一句。

    “哈?”榊愣了两秒,“你真算呐?”

    “可不是真算吗?”孟夆寒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不……我的意思是……”榊摇了摇头,“你算完了还真信啊?”

    “废话,你赌完了难道不认吗?”孟夆寒反问道。

    “呃……”榊一时语塞,虽然他认为赌博和算卦是两码事,但此刻的这个问题好像是关于职业操守而不是业务性质的。

    “那不就得了?”孟夆寒道,“我也是专业的,相信我,这里就该我先。”

    说罢,他也不等榊回话,迈步推门就进。

    见状,榊犹豫了一秒,在脑中将“这家伙是不是送卡片给我的人请的托儿啊”这个问题迅速思考了一遍,然后耸耸肩,趁着那门还没完全关闭时,用手挡了一下,也跟了进去。

    然而,紧接着,异常就出现了。

    当榊迈进那扇门的刹那,其眼前的景物就突兀地发生了变化。

    孟夆寒的背影消失了,在门外时还能看到的书架、书堆、墙壁等等事物也全都消失不见。

    榊的视线中,剩下的只有一片空阔的黑暗,唯一能让他感受到空间感的东西就是从背后的门外照进来的些许亮光。

    “不好!”惊觉有诈的榊猛然转身,想要逃出门去。

    但当他回过头时,却发现门和他之间的距离竟然变远了,就好像……那扇门的下面长了两排他看不见的轮子,并以上百公里的时速飞快地朝远处开去。

    短短几秒后,连最后的一丝亮光都已消失……

    榊的眼里,看到的只有黑暗;耳边,听到的只有寂静;慢慢的,他连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听不见了;其触觉好像也开始变得模糊。

    一种奇特的感觉拜访了榊,让他感到……榊无幻这个“存在”,仿佛正在从这个世界上被抹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