榊的话音未落,兰斯便笑着接道:“呵……有意思,我对这个赌局的结果也是颇感兴趣呢。”

    “但是……”车戊辰这时说道,“要验证这个结果……唯一的方法就是将其假设的情况变为现实。”

    “喂喂……”厉小帆闻言,赶紧高声插嘴道,“我可不打算为了这么个假设就去拼命啊。”

    “谁也没这个打算。”榊笑道,“不过……推演一下总没关系吧?”

    “这种事靠推演是很难得出准确答案的。”车戊辰又道,“‘混战’涉及到的因素太多了……每个人的策略、习惯、反应、异能、甚至是座位的排列、以及运气……都有可能对最终的结果产生影响。”

    “不不,不用那么复杂。”榊说道,“你说的那种‘推演’是立于第三方视角的客观分析,那的确需要大量的数据支持才能展开;而我的想法是……我们每个人仅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推测自己能否在这个‘假设的情景’中活下来。”

    “无聊。”隋变瘫在椅背上,“说到底这是‘他’和你的赌局,我们为什么要为了配合你而去掺和这么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怎么你很忙吗?”榊反问道,“我们坐在这里本来也是在讨论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啊。”

    “哈!说得好!”兰斯这时突然笑着抢道,“小哥,有前途,我看好你哦。”

    “过奖。”榊回应得很敷衍,很显然,这会儿他并没有明白兰斯这句话背后的另一层意思。

    “我说……我坐在这儿是不是有点多余了啊?”位于榊和兰斯中间的隋变用嘲讽的语气吐槽道,“你俩干脆去开个房聊吧。”

    “呵……你坐在这儿是否多余,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兰斯冷笑着回道,“至于开房什么的,真要开的话,我也不会找他啊……”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搭上了隋变座椅的椅背,“……找你多好啊。”

    他这话一出口,在座的人里有半数以上露出了异样的神色。

    当然了,并不是嫌弃或者厌恶的神色,而是类似于“哦~懂了”的那种表情。

    “你离我远点儿行吗?”一秒后,隋变就斜眼瞪着兰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来。

    “开个玩笑嘛。”兰斯这人也是没脸没皮,演了这么一出之后仍能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那么……言归正传,我先说吧。”他舔了下嘴唇,正色道,“如果在座的十三人打起来,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我……绝,对,不,会,死。”

    他一字一顿地将这句话讲完,旁边的隋变一听,当即冷哼道:“哼,你还挺有自信的嘛。”其语气中透出的不屑昭然若揭。

    “‘不会死’是吗……”而杰克则是从这话里听出了一些别的讯息,“能做到这点的‘异能’,其实也是蛮难缠的。”

    “唉……你就好啦。”数秒后,孟夆寒接道,“我呢……不用算也知道一旦打起来自己是必死无疑的。”他说着,还指了指自己左手边的杰克,“而且我估计我很有可能会在开打后的五秒内就被这位大叔秒杀。”

    “杀你可用不了五秒。”杰克偏过头,看着孟夆寒,用他那种“平静地陈述事实”的口吻接道,“当然了,在‘突然爆发混战’的情境中,我存活的时间也不会比你久很多的。”他微顿半秒,再道,“保守估计,在座的诸位当中,至少有两位具备着在遭遇战中屠杀我们其他所有人的实力,还有好几位可以依靠能力从这里稳妥地脱身……总之,如果那个假设成立,最后活下来的人,肯定不会是我。”

    “那应该也不会是我了。”车戊辰这时接道,“混战中我没有什么优势可言的。”

    他说完,就轮到暗水了。

    “我会先杀死一号、三号、五号、十号、十一号、十二号,然后依次杀掉九号、四号,二号和十三号。”暗水的发言,显然是以其自身真实实力为基准来说的,和他所假扮的影织的实力无关,“杀完这十个人之后,房间里应该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他这番话里,忽略两个人。

    忽略七号的原因大家都能明白,因为七号可以通过时间回溯避免卷入战斗、并直接消失于大家的记忆中。

    而他忽略八号的原因……其原因本身也被大家所忽略了。

    “我就不多说了吧。”暗水说完后,薛叔便接道,“对你们来说是‘假设’的事,对我来说只是一种‘选择’而已,而我做出选择之后,原本的假设也就不存在了。”

    他话音落后,八号没接话,九号方相奇直接接过了话头:“虽然我觉得这个话题很无聊,但我得承认……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既然六号觉得她能杀我,那我就当是真的好了,所以我应该也不是活到最后的那个。”

    他话音落地,众人很自然地就把视线移到了十号的身上。

    “都看着我看嘛?”鼻青脸肿的富兰克林博士瞪大了眼睛,边握拳敲桌子边嚷道,“把我惹毛了我就毁!灭!地!球!”

    “行,你毁灭地球前通知我一声,我试试能不能靠摸电门穿越到别的世界去。”厉小帆借坡下驴,接了句玩笑般的话语,算是在示弱了。

    “我和四号观点一致。”索利德也接道,“如果给我足够的情报和时间,去制定计划、做好准备,也许我能把你们一个一个都干掉,但若是突发的混战……我应该也是活不到最后的。”

    “嗯……”待索利德的话说完,榊点头沉吟了一声,然后思索了片刻,才念道,“除了‘不想配合我’的一号之外,各位的观点我都记住了,谢谢你们提供的信息……”

    榊也忽略了八号什么都没说的事实。

    “慢着。”一息过后,隋变突然用质问的语气对榊说道,“你自己好像也什么都没说吧?”

    “我没有必要说啊。”榊耸肩应道。

    “为什么?”隋变追问道,并在一秒后又补了一句,“凭什么?”

    榊笑了,他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已经被他折起来的那支I-PEN,应道:“因为‘他’想跟我赌的,根本就不是‘在座的十三人展开混战后谁会活下来’这件事……”

    此言一出,隋变就心中一惊,一种“被算计了”的感觉也隐隐升腾。

    数秒后,他开始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一些问题……

    首先,方才兰斯对榊的夸奖,很可能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兰斯或许从一开始就看穿了榊的谎言,所以才会笑着说出那句话来。

    其次,兰斯对隋变说的那段“你坐在这儿是否多余,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还有“要开房的话,找你多好”的言论,此刻再去细琢磨,则更像是一种恶意的、猥琐的暗示……暗示他已经识破了隋变的身份和能力。

    还有更关键的——从解锁I-PEN、到用十分轻松的态度说出误导信息,榊总共也只花了一分钟而已,这一分钟里他究竟想到了何种计策?他从I-PEN里到底看到了什么?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又是真是假?会不会又是新一轮的试探?

    这些疑问,让隋变的心绪愈发的混乱和焦急……

    做贼心虚也好、城府不足也罢,就算是早已把卧底任务当成日常生活的“模仿者”,也是头一回遇到如此凶险和莫测的局面。

    这一桌人,每一个人的“智”或“武”,都让隋变感到不安、感到迷茫……这种感觉,甚至比直接被人揭穿更让他透不过气来。

    就在隋变犹疑之际,榊的后半句话出口了:“他真正想跟我赌的是……”似乎是为了避免众人的怀疑,榊一边说着,一边已重新拿起了I-PEN,将刚才自己所看的文档展示在了众人面前。

    那上面写着——【在座的十三名陪审员中,有一个人是某组织派来的卧底,如果你能在十分钟内将其找出来,就算你赌赢了;届时,我会亲自来见你,并将本次审判的目的告诉你】

    “原来如此……”厉小帆看完那段文字,当即言道,“为了找出卧底,你便想出了用虚假信息来试探我们的主意。”他朝前坐了坐,转头看向榊,“话说……你的脑子转得还挺快嘛,几乎没怎么思考就编了个挺有效果的瞎话出来。”

    “说谎这种事肯定是越快才越自然,想得越久越容易引起怀疑。”榊接道。

    “那你现在把真相告诉我们,是否表明了……”索利德这时接道,“……你已经有了结论呢?”

    “我就按照号码顺序一个一个来说明吧。”榊说着,就转头看向了身旁的索利德,“就从大叔你开始好了……”他抬起一手,朝着对方做了个介绍的手势,“平心而论,你从头到脚都透出一股子老兵油子的气息,无论坐姿还是手上的老茧都显示你在联邦军队服役过很多年,再加上你那张仿佛老派动作片演员的脸……谁要是选了你这种特征鲜明、让人一眼难忘的人当卧底,那真是瞎了眼了。”

    吐槽完了索利德,榊就把手肘撑到桌上,倾斜身子,将视线投向了厉小帆:“再说十一号这位兄弟,你的问题和十二号大叔类似,你在不说话或少说话的情况下或许不算是个很扎眼的人,可你那白种人长相加上异常地道的龙郡口音着实让人无法忽视……你是卧底发概率的确有、但我认为不高。”

    “小哥,我稍微打断一下你……”此时,厉小帆忽然笑道,“你怎么知道文档所说的、或者说‘他’所传达的信息……一定、且‘全部’都是真的呢?”

    “呵……你说呢?”榊把问题抛了回去。

    “因为你是‘文档中描述过的人’对吧?”厉小帆明白榊的回应是一种试探和博弈,他也不介意把话挑明,“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榊无幻。”

    “正是。”榊也没打算隐瞒,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大部分人应该都已经猜到了。

    “榊君,如果我告诉你……”厉小帆又道,“关于‘他’给出的信息,我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呢?”

    “哦?比如……”榊示意对方接着往下讲。

    “比如说……二号根本不是判官。”厉小帆回道。

    此言一出,众人又一次露出了各异的神色;冷静的、冷笑的、茫然的、不置可否的……

    随着讨论的深入,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陪审员们无法断定“他”的话是否确切,也无法断定厉小帆的话又是真是假,即便有着缜密的逻辑和过人的魄力,也很难在这种信息缺失的情况下做出确凿的判断。

    “这么说来……你认识真正的判官?”榊继续试探着。

    “不认识。”被调整过记忆的厉小帆自是不认得“坐在这里的这个兰斯”的,记忆的偏差让他产生了另一种认知,“但我知道真判官的下落……他根本就不在龙郡,而是在美洲。”

    “哦!”听到这话,孟夆寒也是反应了过来,“所以在我读完‘第三份(实际是第四份)文档’、四号宣告二号的身份时,你特意问了一句‘是不是那个干掉了FCPS欧洲总部部长的判官’。”

    “我问是问了的……”厉小帆接话时,将目光投向了暗水,“但他本人还没有回应,六号就好似要给他打掩护一般……顺势把话题带到了‘复仇保险’上;然后,七号一看气氛不对,为了阻止杀人事件的发生,突然就跳出来投了‘有罪’票。”

    “呵……”兰斯笑了,“那你说我不是判官,又有什么证据呢?”他摊开双手,歪头看着厉小帆道,“要我说,你现在的行为,完全可以解释为‘卧底为了洗清嫌疑而混淆视听’……假设你的描述成立,‘他’的话即失去了公信力,我们也就失去了目前为止唯一一条还算可靠的信息准绳……一旦走到那种局面,‘有没有卧底’这件事就已不重要了,因为我们所讨论的一切话题都将失去意义。”

    “OK~OK~”厉小帆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手势,“那我不说了……免得加大自己的嫌疑,我们继续听榊君的分析吧。”

    被他打断了这么一段后,众人之间的不信任进一步加深了,榊的身份也被挑明了;可以说,除了隋变之外,并没有人觉得厉小帆干了件好事。

    “那我就接着说了……”榊的视线继续朝前推进,“嗯……十号和九号不是卧底的理由我就不提了,我没有歧视的意思,富兰克林博士你别这么看着我……”他赶紧把目光和话题一块儿移走,“然后,七号……”

    榊很自然地把八号也给跳过去了,且没有人表示任何的异议。

    “你是最先被我排除的人之一,因为你的能力太强了……至少在我这个赌徒看来简直逆天。”榊望着薛叔说道,“如果你是卧底,那我们现在根本就不应该在讨论谁是卧底这个话题。”

    榊又看向了六号:“至于这位姐姐,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有多强,但你描述的那个杀人顺序已经说明了很多事……”他的语气变得很严肃,眼神也认真起来,“我要是没猜错……你的杀人顺序是建立在‘知道在座所有人的异能’这一基础上去排的,所以我被排在了最后一个,而七号压根儿就没被提起。

    “尽管我也相信‘一个好的女特工能够发挥的能量,要超过男特工十倍、甚至百倍(——戴笠)’这个理论,但我依然认为你是卧底的概率极低。

    “真正的卧底,是不会对我给出的假命题做出你那种回应的——既不虚张声势也不浑水摸鱼,这不符合欺诈者的逻辑。”

    榊那套在赌博世界中磨练出的、分析人心的本领,在其他的地方确实也适用。

    就连兰斯也对其露出了颇为欣赏的神情,可以说兰斯的确是越来越“看好”榊了。

    “接下来是车探员。”榊停顿了几秒,便看向了车戊辰,“明面上看,你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文档里已经曝光了你FCPS探员的身份,十号也证实了这点,而且你本身就有卧底的历史……但正因如此,我觉得你并不是‘他’所提出的这场赌局的‘正确答案’,最多……就是个障眼法吧。”

    “可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在利用你的这种逆向思维故意给你下套?”车戊辰问道。

    “当然,我也考虑了这种可能。”榊接道,“但我随即就回想起了……在身份被公布后,二号所说的那句关于‘卧底’的话,以及你在听到那句话后的反应。

    “想到这儿……我便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认定,第一份文档里提到的、你参与过的那项卧底任务,就是在判官的身边潜伏,并且,你的身份早已被判官给识破了,只是当时的你还不知道罢了。”

    “哦?”车戊辰仍是面无表情,对榊说道,“我怎么不记得自己在听到那句话后有任何的反应呢?”

    车探员的心理素质极其过硬,他可不会被对方诈出什么来。

    “是啊,没有反应,恰恰就是你的可疑之处啊……”榊回道,“那个时候……二号的身份刚刚被揭露,他立刻就冒了句明显意有所指的台词,还特意补了半句‘你也不用太在意了’,好似就是说给在场的某个人听的,这种时候……任谁都会朝他看一眼,确认一下他在看谁;唯有你,完全避开了与他的视线接触,且脸上也是毫无表情,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

    接下来,是五秒左右的沉默。

    “唉……”五秒后,车戊辰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明白,这回真是被抓了破绽,也是心服口服:“不愧是职业赌徒,观察和分析能力地让人刮目相看啊。”

    “巡查官大人……客气了。”榊对联邦的探员没什么好感,在这儿用个尊称明显是在讽刺,“那么……再来说四号这位大叔……”一秒后,他还没等车探员还嘴,就赶紧把话揭了过去,看向杰克道,“要是七号没有骗人的话……在另一条时间线上,你已经搞定了一场谋杀和一次谋杀未遂……而据我所知、或者说众所周知,干卧底这行的,一般都是在结束潜伏时才杀人、而不是在开始潜伏时就动手,所以你也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下一秒,榊还没开口呢,仅仅是眼神一对,孟夆寒就自己抢道,“我是重点怀疑对象没跑了。”

    “对,你这家伙超可疑的,没有理由……”榊像是讲段子抖包袱一般回了这么一句,然后耸耸肩,真的“不说”他了,而是直接转向兰斯道,“至于你嘛……”他虚起眼,用怪怪的语气接道,“卧底你倒是不像,反而有点像是这个所谓‘审判’的幕后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