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科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纣临 > 第九章 被忽略的文档(一)
    2218年,11月26日,九狱。

    又到了午饭的时间,在铃声和广播的催促下,第九狱“凕泉考焚”女监部的数百名犯人纷纷来到了食堂中,自觉地聚到了派饭的窗口前,排起了长队。

    在九狱,无论是男监还是女监,犯人的数量都与“狱级”挂钩:被关在第九狱的犯人无疑是最多的、第八狱次之,这两个狱级……也是仅有的、设有大型食堂的地方。

    而再往上的级别,即第七狱到第四狱的那些犯人,吃饭时就有不同的规矩了……

    由于这四狱的犯人即使在监禁期间也得戴着特制的手铐脚镣,而且人数分别只有一百到三十不等,所以也没必要让他们搞排队打饭这一套;这些犯人,每天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到固定的用餐房间、坐在固定的位置上、吃已经摆在桌上的伙食就行了。

    至于第三到第一狱的那些犯人……基本都已被完全剥夺了自由活动的权利,尤其是第一狱里那些家伙,有不少都是用“特制牢房”关押的,其中还有几个“需用活物投食”……让他们走出来吃饭根本不现实;因此,他们可以享受到“送饭上门”的待遇。

    无论如何吧,被关押在第九狱的犯人们,要吃饭还是得排队的。

    不过,也有例外……

    莉莉娅,就是个例外。

    因为……她是这儿的“大姐大”,或者说,“大姐大之一”,所以她不必自己去排队,只需找个觉得舒坦的位置坐下,等着别人把饭端到她面前就行。

    虽然莉莉娅被关进来的时间不长,只有短短两个多月,但如今的她,无疑已是女监部第九狱里能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了。

    很多人觉得,在监狱里当大佬,靠的是“个子大”、“能打”……

    其实,这是一种典型的错误认知。

    在大家都是普通人的前提下,你再强壮、再能打,也敌不过人多势众。

    那种一个打五个以上、甚至在一大群人的围攻下还能有来有回的梦幻场面,是只有电影里才会出现的……

    现实中,即便是精于格斗之人,在面对身体素质与自己相差不多的对手时,以一敌四通常就是极限了。

    所以,再能打的人,进了监狱,也得低调点……并不是说你去找某个帮派的老大单挑一场,打赢了,你就是他们的新老大了……别做梦了,就算你真能找到机会把某个老大给揍趴了,随后等着你的也绝对不是臣服,而是一波GANK……

    在真正的监狱里,最管用的东西,永远只有钱,或者说……“来自外部的资金支持”。

    有了钱,你就能办成很多事,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贿赂狱警。

    搞定了狱警,你就搞定了这里90%的事儿——你可以挑选自己的室友,可以让惹你的人被关禁闭甚至被打残,还可以受到许多特殊的关照和保护……

    当然,除了钱以外,你在外面的名声和事迹也有一定的作用。

    在这个“种族歧视”和“旧宗教”几乎都已绝迹的时代,监狱里也早已不兴用“肤色”和“宗教”来拉帮结伙的那一套了;因此,你在外面的“事迹”,就成了别人区分和定义你的凭依——因“劫富济贫、报仇雪恨”而进来的那类人,自不会跟因“奸淫掳掠”被捕的那些家伙一起混。

    考虑完钱和名声的因素之后,接下来……才是看你这个人的能力;“能打”固然是好,但除了打斗能力外,智商、情商、谋略、城府、以及个人魅力……也都是很重要的。

    莉莉娅的综合能力就很强,打架水平就不说了,能开创“硬核女权”这种理念的人,脑子也绝对是很好使的;除了脾气有点爆之外,她的领导力、执行力和忽悠人的水平都不低。

    入狱以来,因为有着子临给予的资金支持,莉莉娅在女监这边获得了相当高的人望,俨然已成了女监部凕泉考焚狱的第一大姐大。

    但“老大”这一行,在享受权力带来的好处之余,也是有相应的责任的。

    这不……这天中午,麻烦又找上门来了。

    莉莉娅刚拿起勺子准备吃饭,另外一个帮派的大姐大就带着一大群人气势汹汹地杀到了近前。

    那位大姐看着三十多岁,拉丁裔,留着莫西干头,满身纹身……她径直来到了莉莉娅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一巴掌就朝后者桌上的饭菜扫去。

    哐啷啷——

    餐盘落地,剑拔弩张。

    莉莉娅的手下们和那位大姐带来的人马在这张餐桌旁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瞬间就展开了一副要开打的架势。

    见此情景,莉莉娅倒也不慌不忙。

    她先是略微抬头,看了一眼正在高处站岗的几名狱警,一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她便知道,这意思就是——“你们两边都给过钱了,所以今天这事儿我们得一碗水端平,至少得站着看一会儿再来处理”。

    想明白这点后,莉莉娅又看了看两边的人数,预估了一下打起来的后果。

    等到心中对各种可能的变故都有数了,她才开口言道:“婕茜姐,这是唱的哪出啊?今儿怎么这么大火气啊?”

    “少他妈给我装蒜!”婕茜抬起一腿,直接驾到了椅子上,摆出一个相当标准的地痞坐姿,再道,“你现在可嚣张了哈?明目张胆地从老娘手底下挖人……我看是我该叫你姐才对……”她啪啪地拍着桌子、一字一顿地嚷道,“你这是要一!统!江!湖啊?”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吧?”莉莉娅将双手的手肘撑在桌上,上身朝前倾了些,“这些姐妹都是自愿投到我手下的,我可没有主动去拉她们过来……”她顿了顿,用一种颇为不屑的语气接道,“另外……对你来说,在这破地方当个‘武林盟主’可能就是毕生理想了,但我可是一点兴趣的没有……就算这里所有人都认你当大姐大,你还不是个阶下囚?”

    “哼,嘴尖舌利……我早就知道你是不会承认的……”婕茜恶狠狠地念道,“你认也好,不认也罢,老娘今天就是要收拾你!”

    话音未落,她就翻过桌子朝莉莉娅扑了上去。

    婕茜显然是个打架老手,什么插眼、锁喉、抓头发、撩阴腿……管用的招儿都会。

    好在莉莉娅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进监狱她就主动要求剃了个寸头,现在俩月了头发也才一指长,所以抓头发这招对她基本就没啥用;而另外那几手,她也是司空见惯,防得游刃有余。

    事实上,轮单挑的实力,莉莉娅在这第九狱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她在外面领导的那个“霸王龙骑士”组织,平日里的掩护就是个女子综合格斗俱乐部,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跟她一对一只有死路一条。

    婕茜应该庆幸眼下是两大帮人在打群架,若不是周围的人多,让莉莉娅有所顾忌……莉莉娅只要把婕茜拖向地面然后随便来几个关节技就能让她去医务室躺上半个月(虽然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已非常先进,就算是骨折也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痊愈,但九狱会故意给犯人用落后的医疗手段,让犯人多受些苦)。

    长话短说,这场群架很快就结束了;一是因为真正的斗殴本来也不会持续太久(有规则的竞技格斗和电影里那种经过设计的套路打斗才会持续较长的时间,而现实中的街头斗殴大多都会在一分钟内就分出胜负,因为绝大多数普通人的体力和技巧根本无法支持他们完成长时间、高质量的搏斗内容,就算缠斗下去最后也只会变成打打停停、且双方都气喘如牛的闹剧),二是由于闹得太大了会让狱警们不好做……毕竟上头还有狱警长和副监狱长压着,即使收了钱,她们也不能完全不顾职责。

    于是,几分钟后,狱警们便从四面八方小跑着行来,装模作样地喝了几声“住手”,并将那些还在撕打的人拉开。

    穿着普通囚服的囚犯们自然不是身着全覆式铠甲的狱警的对手,人群很快就被冲散了。

    不多时,已经鼻青脸肿的婕茜和满脸写着“老娘还能打”的莉莉娅就双双被抓了起来,和她们一同被抓的还有她们各自帮派里的几名小头目;这些“出头鸟”无一例外都被送进了禁闭室,而那些被打得比较惨的囚犯则被陆续送进了医务室。

    短短五分钟,狱警们就轻车熟路地走完了这套“狱内群架处理流程”,对她们来说,这不过就是一个稍有些冗长的中午而已。

    …………

    嘀——叱——

    伴随着电子门关闭的声音,莉莉娅头顶的灯也亮了起来。

    禁闭室的灯,是只要有人在里面,就不分昼夜开启着的,且亮得刺眼。

    禁闭室里也没有床,有的只是角落里的蹲厕和一卷手纸。

    这无疑是一个被刻意制造出的、让人睡不好也吃不香的环境;而且,比起吃和睡这两方面的不适……孤独和乏味,才是更令人抓狂的问题。

    在这种环境里,时间的流逝往往会显得格外缓慢。

    但莉莉娅不这么想,因为她并不觉得无聊……

    当门外狱警的脚步声远去后,莉莉娅就来到墙边坐下,将手伸进了自己的领口;摸索了几秒后,她便从内衣中取出了一张纸来。

    准确地说,那是一封信。

    从进入九狱以来,虽然莉莉娅寄出的信已有不少,但她收到的回信就只有这一封,即子临写给她的那封回信。

    这封信莉莉娅总是贴身带着,信纸就藏在她自己缝出的、嵌于内衣内侧的夹层里,只有换洗衣服或拿出来“用”时,信才会离她的身。

    “子临,你在吗?”莉莉娅这句话,并不是通过嘴讲出来的,而是在心中默念。

    念完后,她便看着手中的那张信纸,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又过了数秒,那信纸上还真就浮现了一行新的文字——“在,前几天有些事,没能及时回应你,抱歉了。”

    看到文字出现,莉莉娅的嘴角也是略微勾起、露出一丝笑意。

    这两个月来,她一直都用这种方式和子临进行联络,根据子临告诉她的信息:只要她在心中把想说的话“默念”出来,子临就会在一张与这封信类似的纸上看到其内容,而子临的回话则会浮现在她手中的这张信纸上。

    如此一来,二人便可神不知鬼不觉地对话,根本无需通过一般的信件交流。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既然他们可以这样沟通,那莉莉娅为什么还要往外寄信呢?

    很简单……掩人耳目罢了。

    子临不回信可以,但莉莉娅如果也不往外寄信,那子临在外面帮她汇款的事情就没法儿解释了;所以莉莉娅的信还是要写的,也不用多说什么,把汇款金额写清楚就行。

    在这番操作下,那些收受贿赂、并负责检查信件的狱警们便产生了一种错觉——莉莉娅在外面有一个财大气粗的情夫;在狱警们的眼里,这位名叫子临的仁兄简直就是台人形提款机……莉莉娅要多少,他就给多少,半句废话都没有,两人除了汇款数额之外别的什么都不聊。

    “没关系,在就好。”莉莉娅稍微思索了一下,又在心中念道,“我今天又被关禁闭了,你陪我唠会儿磕嘛。”

    “可以啊。”子临回道,“我也正想问你呢,我教你的东西,你练得怎么样了?”

    看到这句,莉莉娅的眼中泛起了些许得意之色,心道:“哈!说出来可别吓着你,我现在已经可以‘抹除’直径两米左右的物件了哦。”

    “哦?”子临道,“你已经实验过了?”

    “是啊。”莉莉娅回道,“就在前几天,我把牢房的门给‘抹除’了,然后我就看着我的室友在房间外面的走廊上来回走了半天,愣是没找到进来的方法。”

    这句念完,子临过了片刻才回复道:“你进步很快,不过你刚才说的那种实验,以后还是不要再去尝试了,你也应该明白……关在第六到第九狱的犯人,按理说是不可能使出任何异能的,虽然你的‘无’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能力,也很难被察觉到,但万一有人观察到了异常、并推测出这是由能力者所引发的……那你的处境可就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