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吃饭这件事上被整过一次后,影织的监狱生活便进入了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

    她毕竟是“酆泉号令”里的囚犯,平日里除了吃喝拉撒也没什么别的活动了,所以被整的机会着实不多。

    当然了,真有意向的话,没机会也能制造出机会来……只不过,萨拉·安布罗林也不是那么丧心病狂的人,身为副监狱长的她公务也挺繁忙的,不可能因为一个犯人在入狱时让自己觉得有点不爽就长期咬着人家不放……所以,在立过下马威之后,她也就不再把影织放在心上了。

    就这样,日子匆匆过去。

    转眼就到了1月15日,影织入狱已有一个多月了。

    对她来说,这段日子哪里是“过了一个月”的感觉,分明像是过了一年。

    很多人认为酷刑是击垮人类精神的最有效方法,但其实,那只是“比较快”的方法“之一”罢了;这种通过在生理上施加痛苦来击垮心理的形式,对大部分人都有效,但还是会有些铁骨铮铮的家伙能扛过去的。

    然,还有一种方法,却是几乎没有人能扛得过去的。

    这种方法,说出来也很简单,就是“囚禁”,但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坐牢”,而是类似于关押在牢内“禁闭室”中的那种体验。

    具体点说,就是将一个人关在一个狭小的、可以维持基本生存需要的空间里,不与其进行任何交流,并明确地告诉他/她,这个过程会永远持续下去。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是的,被这样关几个小时,乃至几天,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一旦日子长了,这就会变成一种极度恐怖的体验。

    当一个人被监禁起来,且长期无法获取任何新的信息时,最先开始衰退的,是他/她对于时间的感觉……然后,他/她的思考能力也会慢慢下降,变得越来越迟钝;这时,大脑为了自救,会翻找出各种短期或长期的记忆,通过回忆的方式来解决“无法获得新信息”的问题,但这却是饮鸩止渴……在缺少外部信息刺激的情况下,人脑能随时取用的记忆是极为有限的,当那些回忆被反复地拿出来“使用”后,大脑会陷入一种更为“饥渴”的状态,这个时候,人就已经处于疯狂的边缘了。

    在这个阶段,有些人的大脑会开始创造“幻觉”,建立一个虚假的信息获取渠道;还有些人会产生强烈的自杀倾向,寻求解脱;另外也有制造多重人格来解决问题的例子……

    简而言之,在“击溃人的精神防线”这件事上,“监禁”是远比“酷刑”更加残忍、且成功率更高的一种方法。

    而“酆泉号令”,是一个将这种方法视作常规关押手段的地方。

    影织在这里住了没多久就发现了,顿顿都有人送饭上门未必是什么好事,每天都得去排队参加集体活动、跟人打架斗殴骂街撕逼也未必是什么坏事……当一个人被剥夺了与外界交流的权利、并被封闭了所有获取信息的渠道后,时间就会变成一种无解的毒药。

    好在,对门儿还有个外星人,时不时会跟她聊聊天,这也算是她在这里唯一的娱乐活动了。

    尼尼是一个很务实的家伙,在测试过了影织的“器量”之后,他就很直接地表示自己想要越狱,并需要影织的配合。

    影织对此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她本来就是在等着子临来救自己的,她可不想在这儿呆一辈子;但万一子临没来、或者营救没能成功,她跟尼尼合作准备个“后备计划”总归也不亏。

    然而……当尼尼把自己“酝酿多年”的计划说出来之后,影织的期待值立刻就降到了冰点。

    在说这个计划之前,这里还是先介绍一下尼尼的基本情况——

    正如尼尼所说,他是一名外星人;事实上,他还不是一般的外星人,他是一名“超级英雄”,属于一个叫做“宇宙超级英雄”的组织。

    大约十五年前,身为“城市级英雄”的尼尼在一次团体外勤任务中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变故:原本在后方负责支援的他以及其他几名英雄遭到了敌人的突袭,一场激战过后,他的同伴悉数阵亡,他自己也身负重伤;最后时刻,眼瞅着重要的科技飞船即将落入几名超级恶棍之手,尼尼毅然决定引爆飞船的动力炉,与敌人同归于尽。

    结果,飞船是炸了,敌人也死光了,而尼尼却在爆炸前的瞬间被卷入了过载的迁跃引擎中,并奇迹般地生还了下来。

    当他醒来时,便发现自己已到了一个叫地球的地方。

    据尼尼所知,这里是位于银河系边界的一个极为偏远的星球,这个星球上的智慧生命体并没有加入任何星系所建立的,所以他在这里想对外星球发求救信号都做不到。

    更糟糕的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个星球的科技还远没达到可以制造出“曲率发信器”的水平,也就是说,就算他知道怎么做发信器,以地球上的能源、芯片和原材料加工技术,也不足以支持他把东西做出来——这就好比让一个工程师穿越到东汉末年去做个智能手机,没戏。

    有句话叫“人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这话用在外星人身上也一样……尼尼来到地球后面临的问题可不仅仅是回不了家而已。

    他在地球上才活动了一天不到,还没怎么被平民目击到呢,就被联邦的人给逮住了,事后联邦也就随便发了几条类似“有人在公共场合COS铁血战士”的花边新闻就把他这事儿给糊弄过去了。

    联邦可不跟他讲什么外星人权……那时候哪怕他们想讲,尼尼也还没学会地球上的语言呢……于是,尼尼立马被关进了“EF”里,成为了一个活体实验品。

    惨遭实验的那几年间,尼尼慢慢掌握了人类的语言,于是他对那些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的官僚们表露了自己的身份,还讲述了很多关于“宇超联”的事情。

    至十年前,基本上已经被“实验完了”的他,要求联邦以“地球合法政府”的身份履行宇宙基本法,尽全力协助他返回原本的星域,并对施加在他身上的所作所为正式道歉……而联邦对此表示呵呵,并且把他关了起来。

    他们没有将尼尼杀死并解剖的唯一理由就是……联邦对他所说的那个“宇超联”还是有点忌惮的;按尼尼的说法,那个组织里能爆星的家伙也不在少数,且有着“时空级”的侦缉技术,毁尸灭迹都无法妨碍调查,万一哪天这帮超级英雄真的追查过来了,留下一个活口,事情便还有斡旋的余地。

    就这样,尼尼这个“英雄”,愣是在没有做错任何事的情况下,被人类的统治者们丢进了这个星球上级别最高的监狱。

    由于他不是异能者或者变种人,九狱里的“抑制气体”对他无效,所以他的关押措施也是特别制造的。

    被人做了五年活体实验的尼尼,会被什么样的物质所抑制,肯定早就被试出来了……因此,尼尼所待的这个牢房,在全合金的外壁内,还嵌了一层固态的锇涂层,包括他牢门内也有锇;待在这种环境里,尼尼非但无法使用自己的特殊能力,还会感到全身无力。

    至于他的伙食,则以石油制品为主,考虑到成本,大多数时候都给他吃塑料或者石蜡、喝劣质的柴油,当然,他也不挑……因为他并没有味觉。

    除了味觉之外,尼尼的其他四觉都比一般的人类灵敏很多,所以即便隔着一个牢房他也能清楚地听到影织的心跳、脉搏、和呼吸……借此来判断对方的身体状况。

    另外,尼尼的智力,以人类的标准来说,也是相当高的,就是在这样的智力支持下,他才想出了一个极为高明的越狱计划——“拆门”。

    虽然这看起来是一个类似于“挖地道”的耿直方案,但实际上却有着极高的技术含量和可行性。

    酆泉号令标准牢房的牢门,用的都是传统的平开门,而非电子门;且这里的任意一扇牢门都需要一名副监狱长以上级别的长官在场才能开启,钥匙也是由副监狱长以上的五人亲自保管的,就连这层的狱警长都无法开启这些门。

    在设计上,这些牢门的锁可说是毫无破绽;曾经有一名犯人用勉强能使出的异能将自来水灌入锁眼,并迅速凝固成了一把坚硬的冰钥匙,但依然无法将门打开……因为这里的门锁早已把二十三世纪泛滥的“灌注式和弹出式万能钥匙(两种常见的未来万能钥匙,原理都是在锁眼内依靠填充来完成塑形,前者用的是可迅速凝固的泡沫状物质,后者则是利用金属针,正因为这两种钥匙的出现,让装配了传统锁的门在数年之内就被电子门所淘汰)”防了个严严实实,锁内的“海胆式”陷阱和“倒钩嵌层”让任何撬锁手段都失去了意义。

    而牢门门体本身,也是坚固无比,甚至比房间周围的墙壁更难攻破,就算是门上方小栅栏窗上的铁杆和门下方送饭口的挡板都具备极高的硬度。

    那么,这种门的突破点究竟在哪儿呢?

    答案就是……门轴。

    这是所有平开门在设计层面上绝对绕不开的一个点,这里的牢门也不例外。

    酆泉号令的牢门门轴有一部分是露在门外侧的(一般家用门的门轴都在屋内侧,但牢房相反),即走廊这一侧;虽然包括轴心在内的各个部件都由净合金打造,但因为有弹簧和轴承的存在,上下相嵌的两轴之间必定会有缝隙……如果在一个适当的角度对其施加外力,将轴心弹出,就可以使这部分的门扇从门框上脱离下来。

    尼尼……打得就是这个主意——既然没有办法从门锁的那一边把门打开,那就从门轴的这边把门卸开。

    而要做到这点,必须依靠“工具”。

    尼尼的力量虽是被限制了,但他还有些“生理特性”是无法被抑制的;就像我们人类会长指甲、会产生分泌物并结成耳垢一样,尼尼的口腔中也会分泌一种类似于“蜡”的物质,这种物质可以互相黏连、自由塑形,并在接触水之后变成极为坚硬的状态。

    尼尼的计划,就是将这种蜡积累起来,做成一根长度可以横跨走廊的蜡杆儿,并将蜡杆儿顶端做成类似撬棍的形状,然后,从牢门上端的小栅栏窗里把这杆子伸出,撬开对面的牢门(由于小栅栏窗的空隙很小,无法弯过来撬自己这边)……然后,再让住在对面的人用杆子把他这边的门也卸开。

    一旦尼尼从这“锇牢房”里出来,单凭他的力量也可以搞定这里的狱警了;只要他们能趁着副监狱长级别的人物到来之前,尽可能多地放出酆泉号令里的囚犯,并设法逃到监狱的其他狱级里去把水搅浑,就很有机会能够越狱。

    只是,这整个计划,存在一个非常麻烦的技术性问题——尼尼每天可以分泌出的那种“外星人口水蜡”是有限的,或者说……少得可怜,那速度基本上就跟人类积攒耳垢的速度差不多;他想出这个计划是在八年前,可这八年过去,原本住在影织那个牢房里的、答应配合尼尼的人都已经老死了,他那蜡杆儿的长度还是没攒够。

    再退一步讲,据影织所知……这个监狱的监狱长和四名副监狱长全部都是凶级以上的能力者,就算尼尼和她成功卸掉了牢门,并放出了足够数量的囚犯引发监狱暴动……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一群能力受到限制的囚犯在那五人面前也仍是待宰的羔羊。

    所以,影织在听尼尼说完整个计划后,心里已经凉了半截儿;比起等这货把越狱工具攒出来,貌似还是等待子临的救援更靠谱。

    说到这个……当初子临对影织说过,如果一切顺利,两个月之内,他就会亲自率领一群凶神恶煞攻入九狱来营救影织。

    他这话,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认真的。

    就在今天,他,或者说“他们”……已经来了。

    …………

     1月15日,凌晨,切尔诺贝利西北,普里皮亚季河流域。

    一艘外部没有任何标识的老旧渔船,正在河面上徐徐而行。

    驾驶这艘船的人,是个臭名昭著的疯狂科学家,道儿上都称他为“富兰克林博士”。

    除了他以外,船舱里还有另外几位乘客,分别是:

    “判官”,兰斯。

    “杀神”,杰克·安德森。

    “选择者”,薛叔。

    “穷奇”,方相奇。

    “祭者”,厉小帆。

    以及“老兵”,索利德·威尔森。

    他们今天的任务,总结起来其实也就四个字——“端掉九狱”;可这四个字背后的意义,以及执行起来的难度和凶险程度,实是难以言表。

    另一方面,在切尔诺贝利南部的乌日河对岸,也有一队人马正乘着一架中型的装甲飞梭靠近了那座雪原上的死城。

    这架飞梭上的乘客则是:子临、孟夆寒、车戊辰、暗水、榊无幻、莉莉娅、凯九和以及“枪鬼”K·R·施瓦茨。

    …………

    凌晨,两点十五分,装甲飞梭中。

    “你说什么?”莉莉娅拍着桌子,冲子临嚷道,“老娘好不容易才从里面跑出来,你现在又让我一个人潜进去,帮你给一小妞儿递小纸条儿?”

    “你不递给她也可以,反正用法你熟,由你拿着也一样。”而子临则是一脸平静地应道,“当然,除了‘心之书’的书页之外,还得请你带上另外的几样东西……”说着,他就拿出了一个手提箱,摆到桌面上、打开,随即指着里面的东西逐一说明道,“这根针筒里装的是博士花了一周才制作出来的‘突变烷烃原液’,你得在第一时间把这支针剂交给影织对面牢房里的、一个长得很像铁血战士的家伙,并让他给自己来上一针……记住,能不能越狱成功,这一步是非常关键的,千万别搞砸了。

    “这一步成功后,你就用那个家伙提供给你的‘工具’把他给放出来,只要他走出了自己的牢房,仅凭蛮力就可以破坏其他牢房的门、放出那些犯人。

    “而在其制造混乱的时候,你就带上影织,前往动力室附近的机房;在去那儿的路上,你先给影织吃一粒这种胶囊,这可以使她的能力在数分钟内恢复到正常水平。

    “接着,你就把这几串糖葫芦型的玩意儿交给她,让她开启能力,带着这些东西进入空气循环澳门银河娱乐官网,并在管道内将这些装满液体的珠子一个一个摔碎……”

    子临并不跟她解释每一步行动的目的,只是告诉她该怎么做,这样反而能避免不少麻烦。

    莉莉娅也是很仔细地把话听进去了,但这并不表示她就欣然接受了这种安排。

    “我说,你让我一个人进去搞定那么多事儿,就不给我准备一套战斗铠甲什么的吗?”莉莉娅随即问道。

    “不行,每一层的主要出入口都有金属探测器,那玩意儿跟‘智能探头’可不一样,探头只会在发现异常时‘跟随目标’,而探测器则会直接启动警报;即便你本人依然处于‘无存在感’的安全状态,但警报一响,所有出入口都会封闭,监狱的防御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也会提升到新的警戒级别,你接下来行动也就无从谈起了。”子临一边说着,一边就合上了手提箱,推到了莉莉娅面前,“顺带一提,正因考虑到了这点,这个箱子以及里面的东西全都不是金属制品。”

    “切……”莉莉娅接过箱子,一脸不爽地啐道,“你想得那么周到,我还得谢谢你咯?”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为了把事情办成。”子临微笑着接受了对方的“道谢”,并回道,“你就放心地去吧,你那边进行到‘触发警报’的步骤时,我们自然会在‘正面战场’上配合着展开行动的。”

    “哼……”莉莉娅闻言,冷哼一声,接道,“我当然放心啦~”说话间,她放下手提箱,两步就绕过了桌子来到子临面前,双手齐出,当即就捏住了子临两侧的腮帮子,“你小子那~么强,又那~么阴险……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呀?你还能坑我不成?”

    她说话的同时,用手肆意地揉捏着子临脸上的皮肉,自己的脸上则是一副要吃人的凶恶表情,这霸凌般的行为……很明显就是在发泄不满。

    不过,子临也没有怎么反抗……其一,装甲飞梭内部的空间很有限,他不想为了躲避这种孩子气的行为而到处乱窜;其二,在内心深处,他十分不愿意跟这个莽夫似的女人一般见识。

    至凌晨两点三十分,子临他们乘坐的飞梭停在了“深渊之壁”警戒视野外几十米的地方,并开启了光学迷彩。

    此时,整装完毕的莉莉娅,从飞梭上跳了下来,踏着脚下湿润的土壤,朝着那曾经关押过她的地方……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