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科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纣临 > 第十八章 巢魔(下)
    “隔离层”中的战斗仍在持续着。

    吃过一次亏后,卡尔便放弃了将全身都显露出来的战法,他不断地“潜入”合金柱和地面内部,每次只在很短的瞬间探出部分的身体对薛叔进行各种角度的突袭。

    由于速度、力量以及能量层面上的全方位差距,薛叔全程基本都在躲避和逃窜,即使他见缝插针地撒出“电浆蚁雷”进行反击,也并不能对卡尔造成什么致命的损伤。

    强级和凶级之间的差距,就是如此冷酷……

    薛叔无疑已是一个很强大的能力者了,但这份“强大”,主要是源自于其能力本身;要论修炼和开发能力的天赋,他只能算是普普通通。

    而且,薛叔之所以能把“回溯时间”这个如此逆天的高位能力练到强级,绝不是因为他的资质高,只是因为……他用得太多了。

    正所谓“勤能补拙”,这条至少在“强级”以下的能力者中是行得通的。

    理论上来说,任何一名能力者,只要肯下苦功,都可以练到强级;但这句话就像“任何智商不低于平均水平的人只要努力都能考上大学”一样……理论和现实之间隔着一片名为“客观因素”的战场,“懒惰”和“勤奋”两名大将在这片战场上日以继夜的厮杀,且在大部分时候勤将军都会铩羽而归。

    不过,薛叔的情况和一般人的不同。

    对他来说,摆在眼前“客观因素”基本都是——想要救人,就必须消减寿命、回溯时间;而回溯的次数多了,自然就成了一种“勤奋”的修炼。

    当然了,你也可以说:“他也可以不救人啊”。

    这就是个人生选择的问题了……

    薛叔的人生历经过许多磨难和考验,而他最后依然选择成为了一个“比较”无私的人——这里加上“比较”二字,是因为他的做法显然还不符合那些双重标准的道德绑架者们的规范要求。

    虽然薛叔早已放弃了“拯救每一个人”的想法、虽然他也不至于为了他人轻易舍弃自己的性命,但他现在所走的……也已经是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去走的道路了。

    其实薛叔大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并逃过任何会让他死于非命的危险,但他却选择了尽可能的避免用异能为自己谋私利,他宁愿在街上流浪,过着清贫的生活,做着一些非但不会被感谢,还会引来误会乃至敌意的事,只因为……那是他认为正确的事。

    人活在世上,不过就是这样。

    有些人觉得挣取财富、让自己和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就是正确;有些人觉得增长学识、用所学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是正确;也有人觉得来世间走一遭就该不遗余力地自我满足……这也没有什么不对。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标准,即使大部分人的标准都有所重合,也不能说这就是庸俗。

    选择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并付出相应的代价,是理所当然;因为代价巨大而妥协、让步、继而慢慢改变自己的标准……这才是庸俗、是软弱、是……我们。

    薛叔,一直走在一条我们曾经有机会去走、但最终只有少部分人才能坚持走下去的路上。

    他付出的代价远不止是寿命,还有他的整个人生。

    但只要能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他便觉得值得,即便他反而会被那些俗人们讥笑和蔑视,他也无怨无悔。

    “你的体力也差不多该见底了吧?”

    缠斗开始后大约七分钟,卡尔又一次开口说话了。

    方才那段时间,他正如薛叔要求的那样“闭嘴”了很久,只专注于进攻;而这会儿,因感觉到了薛叔的疲劳,他便再度展开了语言交涉。

    “你的能力的确很棘手,换成一般的凶级能力者或许真的会被你给杀了……”卡尔见薛叔没应话,便接着说道,“但我……恰好是你杀不掉的那种类型。”他顿了顿,“杀不死我,你就无法结束战斗……而这种逃不了、也赢不了的死斗,最后势必会演变成眼前这种消耗战;没有人能在与我的对抗中长时间保持集中力和体能,结局你我都很清楚,当你露出破绽、或是力竭的那一瞬……就是你的死期。”

    他分析得颇有道理,不过这些……薛叔也早就已经知道了。

    卡尔的能力在逆十字的资料中是有详细记载的:他可以将自己的身体变成一种类似“多维空间投影”的状态,以类金属材料作为媒介,在其中进行潜伏和移动,并将自己的触觉与一定范围内的媒介物融为一体。

    他之所以被称为“巢魔”,就是因为像九狱这种基本全部由合金构成的地方,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巢穴”一般……卡尔可以在其中以极高的速度随意移动并现身,且只要他的身体没有“100%”的脱离地面或墙壁,他就无法被彻底杀死……比如刚才,即使是被薛叔用枪爆头了,卡尔也没事,因为当时他的脚底还有一部分埋在地下没出来,只要这1%的身体还在“媒介”之中,他的整个身体就能重组。

    综上所述……卡尔·冯·贝勒真正的可怕之处,恰恰就是“消耗战”的能力。

    过去那些来到过这个地方的人当中,能靠着单纯的体术和反应力躲开卡尔偷袭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是……这些人最终也无一例外地葬身在此了。

    躲过一次偷袭或许不难,但在漫长的战斗中,面对一个几乎无法被消灭的对手,从四面八法不断使出的突然袭击,那集中力和体力的消耗是非常惊人的,几乎没有人能撑过十分钟去……

    这个合金柱林立的隔离层,可说是卡尔的完美主场,他就像一只盘踞在这里的蜘蛛,用一张无形的网,吞噬了每一个落入其中的猎物。

    “那么,你的下一句话就该是……”薛叔接道,“‘我看你的能力挺特别的,若你愿意投降、并跟联邦合作,我可以帮你去说说情,保你不死’对吧?”

    “呵呵……”卡尔闻言,当即笑出声来,“这话是你用预测未来的能力看到的吧?那我也不否认了,怎么样?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是不是傻啊?”薛叔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一个能预测未来的人,如果要投靠联邦,为什么不用别的形式?非得来这里临阵投降?”他微顿半秒,“还有……一个能预测未来的人,为什么会挑一个自己打不赢的对手进行较量?找死吗?”

    卡尔脸上的笑容仍未消失:“别再虚张声势了,刚才的战斗中……我早已看穿,你只能预测很短的未来,所以你说的这两个例子根本不成立!”

    “我纠正你两点……”薛叔却道,“其一,不是你‘看穿了’我只能预测很短的未来,而是我特意‘让你以为’我只能预测很短的未来;其二,我的能力……也根本不是预测未来。”

    “哼……嘴硬也没用。”卡尔道,“反正你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等我打出一击你‘即使预测到也无力避开’的攻击时,一切就结束了。”

    听得此言,薛叔却是面无表情,长吁一口气后,他回了一句:“你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吧。”

    说话间,薛叔便从开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形似遥控钥匙的东西。

    “怎么?你该不会是想自爆吧?”卡尔根本不慌这个,“我这么说吧,除非你风衣底下藏着核弹,否则……呃呃呃呃呃呃……”

    他的话又没能说完……

    这一刻,薛叔完全无视卡尔的言语,十分利索地摁下了手中的那个遥控器。

    开关启动的那个瞬间,在此前的战斗中所有被薛叔撒出来的电浆蚁雷,竟再次开始发电。

    “你的能力,显然已对你的身体造成了一种不可逆的负面影响……”此时,薛叔才悠然接道,“用拳头打你脸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与能量防护无关,你的皮肤在触碰东西时的感觉近乎是麻木的……”他说话的同时,已把遥控收回了口袋,卡尔则一直在被电着,根本接不了话,“当你发动能力时,与‘媒介’连接的感觉会覆盖掉你正常的知觉,因此,在这昏黑的环境中,你始终都没有意识到……周围环境的变化。”

    薛叔所指的“变化”,就是——“河水已经淹到他们脚踝了”这件事。

    由于他们所在的这个区域距离钻机口并不算很远,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战斗,从口子那儿涌入的河水已经渐渐蔓延了过来。

    换成一般人,早就意识到鞋子湿了,但依靠“环境触觉”来战斗的卡尔,并没有发觉这点……

    通过媒介传导而来的感觉自然是很糙钝的,且对温度的感知力几乎是零……要不然当卡尔潜伏在墙里时,附近若有人拿尖锐物戳几下墙壁,他就得疼死。

    通过媒介“浮游”移动也不会带起水声或是被沾湿,就好比……使用穿墙异能的人并不会蹭到一脸墙面上刷的漆。

    再加上……眼下这里唯一的光源就是薛叔身上的照明胸针,这玩意儿只能照亮前方一小片区域,所以卡尔在视觉上也忽略了河水的事。

    “我陆续撒下的这些电浆蚁雷,全都是蓄能型;在水中,它们可以只放出微量的电力就产生数十倍的效用。”薛叔道,“你应该也没有注意到,随着战斗的进行,你我渐渐移动到了一个由电浆雷布成的‘包围圈’正中间……”他耸耸肩,“是的,这种事靠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需要你的配合才行……毕竟发动攻击的人是你,而我是被动躲闪的一方。嗯……从你此刻的眼神我能看出,你终于明白了我的能力的确不是预测未来那么简单,可惜已经晚了。”

    薛叔一边说着,一边将左手伸进了上衣口袋,拿出了一副橡胶手套,戴在了双手上。

    “没有一开始就戴上手套,是为了防止你察觉我的意图。”薛叔说到这儿,又抬了抬腿,展示了一下自己了脚上穿的高帮雨鞋,“当然了,我的衣服、裤子、鞋子,包括里面的高脚袜,也全都是绝缘的。”

    言至此处,他开始逼近卡尔,后者也明白,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直被电着的卡尔完全动弹不得、且相当痛苦;电浆雷内释放的电流可不是对一般人实施“电刑”的那种强度,而是足够电死大象的级别,卡尔若不是凶级能力者,早就被电成焦炭了……但由于附近整块区域都已在一层带电河水的覆盖下,他连潜回地面都做不到。

    “别担心,我不会杀你的。”薛叔来到卡尔身边时,抬起了鸭舌帽的帽檐,望着对方说道,“如果我要杀你,你早就死了……”

    这是实话,在第一用电浆雷将卡尔控制住的时候,薛叔完全可以不用枪去爆对方的头;他可以像现在一样……先戴上手套,然后往对方嘴里灌几枚会爆炸的蚁雷,逼其吞下之后,再将卡尔的身体完全“拖”离地表,同时摁下起爆开关,这样卡尔必死无疑。

    “来之前‘上头’已经关照过我,说你这人的人品还算不错,让我尽量不要杀你。”薛叔说话间,已路过了卡尔的身旁,“我自己在脑子里翻译了一下,这话应该是‘这人还有用’的意思,因为我很清楚‘人品’这种因素远不足以成为他们放人一条生路的理由。”

    薛叔说归说,手上的工作也不停;在接下来的两分钟里,他从自己那件风衣的内侧口袋里掏出了几根金属管,逐一架设、固定在了卡尔周围的合金柱和地面上——而这些装置,可以在河水的帮助下,持续将卡尔压制住。

    “在我们完成劫狱之前,只能委屈你在这里‘电疗’一会儿了……”薛叔临走前,还回头补充道,“放心吧,跟我一起来的那些家伙,这会儿肯定已经在前方某处的地面上开了个窟窿,河水流到那边时,就会顺着窟窿往九狱里面流,再者……这个隔离层本身的侧边和底部空间也很大,所以这里的水位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涨的、绝对淹不死你,你就安心待着吧。”

    说罢,他便转身离去。

    没有战胜凶级高手的喜悦,也没有任何惊险刺激的感觉。

    薛叔的背影,诉说的只有一丝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