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科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纣临 > 第二十章 “冥界”门前
    在浩瀚的宇宙之中,我们人类所能感知到的、并能理解的事物,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当那些我们不能理解的部分被我们感知到时,“神话”便诞生了。

    古人们将那些超出他们认知的事物或现象改编为宗教故事,用一套更易被大众接受的说辞进行解释,并使之流传下去。

    而在众多这样的故事中,有一个概念,可谓频频出现,虽然它也有很多种不同的表述方式,但在绝大多数传说中它都被称为——冥界。

    人们将这个“概念”简单地解读为死者去往之地,灵魂归栖之所。

    但实际上,这个所谓的“冥界”,只是一个以人类现有的科技能力尚不能完全解构和探索的虚数空间罢了。

    那些多元宇宙中的没有具体存在形式的物质,构成了这个空间;换言之,这是一个与有形世界或者说“存在世界”相对的概念化维度。

    莉莉娅的异能“无”,即是一种与其有着相似性质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冥界之刻”会对她无效。

    虽然“冥界”和“现实”就如两个背靠背站立的双胞胎一样近在咫尺,但这两个世界之间的屏障却是非常严密的;这世上只有三种方法,可以在短时间内打破这屏障。

    几分钟前,在莉莉娅前往这底层禁区的途中,子临告诉她,“冥界之刻”已被藏在了她那个手提箱内的夹层中,因此,莉莉娅也猜到了这怀表跟眼前的黑洞有关;只是……她还不知道,子临要她去操作的,就是那连接冥界的三种方法之一——通过“时间维度”上的短暂同步,开启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

    …………

    子临并没有花太长的时间去做解释说明,因为他给莉莉娅传达信息靠的是心之书的书页,只要脑子够快,他完全可以在数秒内就将数百个文字念写到对方的眼前,而莉莉娅的阅读理解速度也是很快的,所以这事儿只花了一分钟不到就完成了。

    “按照你的说法,被联邦投进这个空间的‘怪物’们应该早就已经被‘冥界’所吞噬……变成虚无之物了。”莉莉娅又思索了几秒,对子临心道,“那么,你要我打开这个黑洞到底是为了把什么给放出来呢?难道是鬼吗?”

    “正常来说,通道打开以后,是什么都放不过来的,因为那边的东西没有办法侵入‘存在世界’。”子临回道,“不过,这边的东西倒是可以到对面去……虽然过去以后就会立刻被转化为‘不存在物’,但是……”

    “慢着!你该不会是想……”这一瞬,莉莉娅的脑中闪过了一个很可怕的推测。

    “没错,我需要你到对面的世界去一趟,然后带一个人回来。”子临接道。

    “滚蛋!”莉莉娅直接通过心念骂道,“你这是字面意义上的要我去死啊!”

    “不,你不会死的。”子临应道,“你的能力可以让你以及你所接触的东西在‘有’和‘无’之间自由转换,也就是说……你只要赶在通道封闭之前回来,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他说到这儿时,莉莉娅又想起了什么:“不对吧……你刚才不是还说,让我‘打开入口之后对自己发动能力,然后迅速离开就行了’吗?”

    “那是为了骗你先打开通道再说……”子临承认得倒也干脆,“别忘了,你眼前的可是‘黑洞’啊,开启的刹那除非你立刻抓住什么固定在地上的东西,否则一喘气儿的工夫你就被吸进去了。”

    “你这个……”莉莉娅刚想接着爆粗,但转念一想,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儿……

    “糟了!”一秒后,她灵光一现,赶紧转身一甩胳膊,猛地将手中的手提箱抛了出去。

    然而,她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就在那手提箱飞出她手掌的一刻,整个世界都仿佛定格了一般,且突然变成了黑白灰三色;那个飞出去的手提箱停在了半空,莉莉娅的身体也已动弹不得,就连眼珠子都转不了半分,但她的思维仍是在运转的状态。

    这种“停顿”持续了大约三秒,紧接着,一阵细微的、机械怀表发条律动的声音,传入了莉莉娅的耳中。

    伴随着这阵“嘀嗒嘀嗒”的声响,莉莉娅的身体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动作,身后那个黑洞已将她整个人拖离了地面、吸了进去。

    与此同时,一大段文字,浮现在了莉莉娅手中的书页上——

    “当你读到这番话时,你应该已经在对面的世界了。

    “首先,我想向你致歉。

    “由于你反应还挺快,所以要算计你,我就必须从一开始就给你缺失的、错误的情报,然后随着行动的展开不断传达给你新的、或真或假的指示和信息……再结合你可能做出的应对,最终才能走到当下这一步。

    “这会儿你自是已经想到了……你来到禁区之后与我进行的所有交流,包括你用‘拒绝执行任务’来要挟我解释‘黑洞’和‘冥界之刻’之事……以及我们刚才的几句对话,全都在我的计算之中。

    “关于‘打开两个世界的通道’这件事,我对你隐瞒了很关键的一点——只要‘冥界之刻’被带到‘通道入口’附近,根本不需要你把它‘从某个容器中拿出来’、或是做什么特别的事,它就会自动开始与另一个世界进行‘时间同步’。

    “综上所述,方才的种种,其实都只是我在拖延时间罢了……拖到‘同步完成’,我就成功了。

    “我不指望你会原谅我,但我相信,怀揣着求生的意志以及对我的复仇怒火,你一定会努力从那边回来的。

    “既然如此,就请你留意我接下来的话,因为这会对你回到我们的世界有所帮助。

    “一,不管你在那里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开口说话、不要去回复任何的声音,不要忘记自己是谁、在做什么……更不要迷失在美好的回忆或幻象中。

    “二,这张心之书的书页,是极为强大的超维科技,它是不受那个世界所影响的,我最后留在上面的这段文字,也不会被周遭的幻觉所改变,所以你要是觉得快要迷失了,就看看书页和我留下的这些话,稳定一下心神。

    “三,那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黑白灰三色,即使是幻象也无法制造出色彩,但我要你带回的那个人,会穿着红色的衣服……因为制造这张书页的纸浆里,曾掺入过一滴他的血,所以当你进入那个世界后,他立刻就会感知到你。

    “由于在那边没有‘距离’的概念,无需太久他就来到你面前。

    “一旦你看到那个‘红衣人’,就抓住他的胳膊,对他和你自己同时使用‘无’能力,用完后再迅速解除掉。

    “届时,他会由‘虚无’状态被转化为与你相同的另一种‘无’状态,继而再变为‘存在’的状态;用比较易懂的说法来讲……经历了这两道工序的他,会从‘死的’变成‘活的’。

    “只要他‘复活’过来,他的异能也会复原,而凭他的能力,很容易就能带着你返回这边的世界……

    “最后,祝你好运。”

    …………

    大约三十秒后,“跨维通道”连接时产生的巨大引力已有所衰减。

    那个装有“冥界之刻”的手提箱也早已落在了地上——不知为何,这个箱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受到黑洞的引力影响,就好似是绝缘体不会被磁铁吸走一样安然地躺在原地。

    反观被关在净合金囚笼里的猎霸,刚才那半分钟里……其整个人都被拉扯到了铁栅栏上,浑身都被勒得生疼。

    此刻吸力减退,他才重新坐回地上,长吁了一口气。

    “姓子的小哥,你要我做的事……我都照办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我弄出去?”两秒后,猎霸一边在心中念叨这句话,一边撕裂了自己手臂内侧的一层皮肤,从里面扯出了一张书页大小的纸。

    这个过程中,猎霸没有流血,纸上也没有沾血,看起来就好像猎霸的皮肤外面还有另一层皮肤般诡异。

    “别着急,再等一会儿,这里的抑制剂就会失效,到时候你自己出去就行。”子临的回复,很快就出现在了那张纸上。

    “喂喂……这层关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啊,用‘中和抑制剂’的方式,那几个家伙岂不也都出来了?”猎霸接道,“话说……你就不能让你那妞儿直接破坏掉我的笼子么?”

    下一秒,子临即刻回道:“其一,那不是我的妞儿;其二,她现在的实力根本打不破关你的那个笼子;其三,虽然她一会儿带回来的人可以打破净合金牢房,但这事儿还不好说,万一她没能完成任务,留在那里了呢?”

    “切……”猎霸用嘴啐了一声,随即心道,“好吧,我就当在做好事了。”

    他在意的,并不是自己的几位“邻居”出来以后会引发什么可怕的灾难,他只是觉得……只有自己为子临做了事,却让那几个完全不知情的家伙一块儿越狱了,有点不爽。

    “我知道你不服气。”没想到,一息过后,子临又发来了这么一句,“你周围关着的那几位就算逃出来了,也不会感谢你的……他们甚至不会知道你在这次越狱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和起到的作用。”

    “你想说什么?”猎霸知道,这话必然还有下文。

    但子临却似是忽然扯开了话题,言道:“作为一个因各种‘偶然因素’而迅速升到狂级的能力者,你对自己能力的开发显然是不太完善的,其中最大的一个盲区就是……你知道自己能通过获取‘动物’的DNA来强化自身,但却始终没有把这个星球上数量最多的那个物种划分到‘动物’的范畴中。”

    这段话,让猎霸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同时……却也让他感到头皮发麻,心中暗惊。

    “呵……你小子是恶魔吗?”数秒后,猎霸的额头已渗出了冷汗,但他脸上挂着的是一种严峻中混着笑意的神色。

    “为什么这么说?”子临却回道,“因为我暗示的事情,已经越过了你的某条底线?

    “然而,和联邦对你的所作所为相比,和你自己曾经做过的事相比……你觉得这差别又在哪里呢?或者说越界的程度又差了多少?

    “莱文先生,这世上的每个人都可以是恶魔,‘罪恶’从来都与我们如影随形。

    “我们从小到大都被灌输着一套普世的道德标准,根据接受程度的不同、以及一些关键时刻的人生抉择,我们又在内心深处各自设立了不同的底线。

    “但归根结底,底线只是一种主观上的枷锁……

    “它是为了帮助我们更好地适应自身所处的社会而存在的,它是会因人所处的环境、受的教育、经历的事情而产生差异的。

    “只要你能在主观上完全说服自己,你就能挣脱枷锁,而挣脱了枷锁的人……能做出任何事。”

    浮现在这张纸上的每一个字,都如同恶魔的低语,腐蚀着猎霸的思想,并试图将其拖入堕落和邪恶的深渊。

    且最终……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