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科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纣临 > 第二十三章 全面突破
    三点五十五分,九狱,出口层。

    这是九狱与地面相连的一层,接近大门的那块区域几乎都是通道,只有少数几间有用的房间;而继续朝内走去,便是狱警的生活区域和武器库的所在。

    当子临将九狱的大门化为了一滩金属液后,门后走廊中出现的景象毫不令人意外——数十名身着战斗铠甲、举着武器的狱警已经严阵以待。

    这些狱警可没有跟入侵者打招呼的意思,在门被毁掉后的两秒,用视觉直接确认了目标的狱警们立刻就开火了。

    因为从一开始就知道入侵者是能力者且战力很强,所以这会儿守在这里的狱警全部去武器库里给铠甲换上了重火力组件,这类组件主要由光线型武器和小型飞弹组成……很显然,他们根本不考虑使用子弹那种东西,直接就把敌人当成装甲车来怼。

    不料,面对这样的攻击,子临却只是举起一手,手掌微张,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所有的飞弹、包括光束……全都因他的能力而在半空中凝止,再难寸进。

    数秒后,当飞弹和光束积攒到一定数量时,子临手势忽变,打了个响指。

    那一瞬,通道中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然,爆炸的动能丝毫没有往入口的方向前进,而是尽数朝着九狱内部涌去;那些爆开的弹片和粒子则像是被打碎的玻璃一样……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四散窜动,也全部都朝着自己飞来的方向逆飞而去。

    眨眼间,便是一阵血火横飞。

    这场面,要形容的话就是:有人将一支军队在一定时间内输出的所有火力揉成了一团有形的实体,并朝发射者们扔了回去。

    若是这些炮火按正常节奏轰来,狱警们靠着身上的战斗铠甲没准还能招架一二,但这如便秘陡畅般的火力倾泻,别说是铠甲了……城墙也顶不住。

    不消片刻,子临他们前方的那一段路就像是被冲刷了一遍似的,一路向内被火力“扫荡”了上百米,沿途的摄像探头和自动防御武器也都遭到了这股火力流的破坏,狱警们的尸体也都被卷得粉碎,散得不见踪影。

    “我说……既然你这么厉害,又掌握着可以中和异能受限气体的药剂,那还有必要搞那么多计划什么的吗?”在等待火力流消退的那几秒间,榊转头对子临道,“我怎么觉得你直接一个人强攻进来也能把这狱给劫了呢?”

    “呵……”子临闻言,当即就笑出声来,并反问道,“人用手也能吃饭,那为什么用筷子?”

    “嗯……”榊沉吟一声,“所以我们这帮人就是你的筷子咯?”

    “也可以这样说吧。”子临回道。

    这时,车戊辰忽在旁边插嘴嘀咕了一句:“我只希望不是一次性筷子……”

    “这话说的……”子临看都没看他一眼,一边说着,一边已迈开步子朝前走去,“仿佛非一次性的筷子使用寿命就有多长一样……”

    孟夆寒一听就觉得这话味儿不对,赶紧追上去道:“喂……喂!这什么意思啊?”

    但对于这种追问,子临自是笑而不答的。

    …………

    另一方面,九狱最底层,“禁区”。

    被生生“拖”下来的秋正一并没有因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而感到慌乱,他在半空中就已快速做出了应对;他先将体内大部分用于防御的能量聚到了脚踝处,以避免肢体被人折断,同时,自己也在空中调整身形,屈身朝下,欲展开反击。

    但当秋正一的视线下移,看到拽自己的那个“生物”时,心中也是不由得一惊。

    若只看整体轮廓,那“生物”应该是一名高大健壮的成年男子,且穿着九狱的囚服,但是,这个囚犯所露出的脸和手全都像在发霉一样,长满了青色的、散发着异味的物质;那些物质有些是蘑菇形的、有些是肉芽状的、还有些则像是外露的筋和肌肉纤维……

    “猎霸?”数秒后,秋正一愣是认出了那个生物,当然了,不是通过长相认出来的,而是通过囚服上的编号以及对方的能量形态辨认的。

    “嗄——”但猎霸却只是用野兽般的嗥叫进行了回应。

    吼声未尽,猎霸臂上的那些肉芽就蠕动起来……在这落地前的两秒之间,那些肉芽快速伸展、蔓延到了秋正一的腿上,并逐步向上包裹而去。

    也正是在这两秒间,秋正一借着从天花板那个窟窿里照下来的光看到了……这一层地面上,已是七零八落的横躺了数个看起来干瘪枯萎的巨大肉茧。

    “你这家伙……”下一秒,秋正一异能倏开,运指一击,“……终于连人都‘吞噬’了吗……”

    低语之际,秋正一出三寸之指,展崩山浩力。

    轰然爆响中,猎霸的右臂被秋正一用指尖一点,便爆裂成了漫天肉酱,猎霸本人也被能量的余威震飞疾退,落地后踉跄数米方才立稳身形。

    反倒是在这轮交锋中处于后手方的秋正一,最后稳稳地落定在了地上,且脸上是一副理所当然之色。

    这就是秋正一的实力,同为狂级,他对能量的运用、对体术的锻炼,都要远胜猎霸,而他的能力“破坏”更是一种让人闻风丧胆的力量。

    秋正一之所以用“手指”作为攻击的媒介,并非因为他擅长什么指上功夫,单纯是因为他如果用拳或掌……所产生的破坏力可能会超出他本人的控制,引发难以预估的结果。

    “啊!噶啊——呃……”而另一边的猎霸,也不是省油的灯,刚一站稳,他嘴里就叽里咕噜发了几声怪响,随即就有一坨肉芽和肌肉纤维迅速从他的断臂处“喷”出,形成了一条全新的、更加粗壮的胳膊。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干的……”秋正一整了整衣领,又瞥了眼地上那些肉茧,“但看样子……其他的犯人都已经被你‘处理’掉了……”他干笑一声,脸上浮现了一丝寒意,“呵,说实话,我还真担心他们恢复能力之后联起手来……可能会对我产生点儿威胁,这下我倒省心了。”

    “咳啊——”此刻的猎霸,心智早已被“吞噬的本能”所遮蔽,除了“把附近强大的DNA吸收掉”这个念头之外,他已无法思考其他的事……就连基本的语言能力,他都失去了。所以,他也不可能去跟秋正一对话。

    又一声嘶吼后,猎霸将嘴张开到了一个常人绝对无法开到的角度,接着,从他的喉咙里探出了一根如小号号管般的东西。

    看到这根管子时,秋正一的脸色就变了……变得如临大敌。

    一秒后,伴随着“锃——”的一声,从那根管子里喷出了一道肉眼难见的细线。

    同一瞬,十几米外的秋正一身形一晃,由实化虚,躲开攻击的同时,他已俯身从正面冲向了猎霸,并疾运一指,猛攻对手腹部。

    这一击,秋正一是抱着将对方直接轰成粉碎的念头施展的,故而用上了比方才高出数倍的能量。

    但攻击的结果……并未如他所愿——“破坏”之力触到猎霸的身体之后,后者仅是腹部发生了粉碎爆散的现象,而其他的部分虽有损伤、却无大碍。

    招落之时,猎霸胸腔以上的部分被震飞而起,胯部以下则迅速倒落在地。

    秋正一本还想追击上去给对方的头部再补一击,没想到……猎霸的头飞到高点时竟在半空中短暂悬停了一秒,就是这一秒之间,猎霸强行扭颈垂首,用喉中之管再度喷射出一道细线,正好迎上追来的对手。

    这下,秋正一终究是没能躲过去。

    “原来如此……”中招的刹那,秋正一的心中已在念道,“这就是你能杀掉其他囚犯的原因了吧……”

    战至此刻,秋正一有些后知后觉地明白了,眼前的“猎霸”,吞噬掉的可不仅仅是他那些“邻居”的肉身而已。

    别看两人过招的时间不长,但秋正一已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愈”、“高速再生”、“断尾现象”、“七绝蛰”、和“漂浮”这五种能力。

    这其中,只有“自愈”和“高速再生”是猎霸在被关进这里之前就已掌握的力量,而另外三种,都是其他几名犯人才有的异能。

    “断尾现象”来自于一名能量转化型的能力者,当然了,这招并不是其能力的全部,但无疑是他的运用技巧之一。

    “漂浮”能力来自于一名变种人,因为其能力与“引力”有些许关联,且成长效率很快,所以才强级就被关到了这抑制剂浓度最高的“禁区”里来。

    “七绝蛰”则来自一个由EF产出的强大实验体,它由数名变种人、食蚁兽、和数种昆虫的基因混合而成,最终的成品有着接近人类的智力以及对所有活物无差别的敌意,而其能力“七绝蛰”正是刚才猎霸喷出的“细线”。

    那些线的真面目其实是一种由能量和分泌物混合而成的细针,当这种针击中人类时,会产生“递进式”的影响,简单地说——每一针会剥夺掉人的一种感觉。

    第一针为“触觉”,随后的二到五针分别是“视”、“听”、“嗅”、“味”;第六针稍有些不同,如果这中针的是能力者或变种人,那他们会被剥夺的就是“能量感知”的能力,而如果中针的是普通人,被剥夺掉的就是所谓的“直觉”。

    至于中了“第七针”的人,毫无疑问,会被夺走性命……故而名为“七绝”。

    眼下,秋正一中了一针,也就是说……其触觉已经被剥夺了,除非对手主动解除能力或失去意识,否则秋正一始终会是这种状态。

    “再中一针就是‘视觉’了……”那电光火石之间,秋正一的脑中飞快地盘算着接下来的对策,“虽然没有视觉我也不是不能战斗,但势必会变得极为不利……必须速战速决才行。”

    事已至此,他也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并不是在跟“猎霸”战斗,而是在跟这个“禁区”里所有犯人的“战斗本能”在对决。

    即便是对秋正一来说,这也绝不是一件十拿九稳的事……

    …………

    凌晨四点,第六狱,“幽泉煞伐”。

    薛叔赶到这里时,恰好与几名穿着囚服的犯人擦肩而过;他没有与那些犯人打招呼,那些犯人也只是看看他,有些朝他点头示意,有些则无视他直接往外走。

    又往前行了一段,薛叔便看到了正在检查狱警尸体的杰克。

    “我还以为得到下一层才能追上你呢。”薛叔走向杰克时,已开口跟对方攀谈起来,“说起来……为什么你搞定第五狱只花了几分钟,而在这水准低一些的第六狱却又慢下来了呢?”

    “我到第五狱的时候,中和剂还没有生效,所以那边的狱警都是我亲手处理的……”杰克回话时,并没有停下手头的事情,“但我到这第六狱时,犯人们的异能已经开始恢复,且已经跟狱警打起来了……”

    听到这儿,薛叔已经明白对方的意思了,于是接过话头道:“所以你现在是在检查那帮囚犯们有没有留下纰漏?”

    杰克没有回答这个答案昭然若揭的问题,他直接问道:“上头的进展怎样了?”

    “至少在我路过第九狱时还很顺利。”薛叔回道。

    两人对话至此,杰克才抬头瞥了薛叔一眼:“你周围的时间流不是很稳定……是在第五狱遇到什么了吗?”

    “嗯。”薛叔用十分稀松平常的语气回道,“有个家伙提着你的脑袋来找我茬儿,我就跟他玩了一下。”

    他这话乍听之下有点莫名其妙,但杰克很快就理解了:“幻术类的能力者吗……”

    “可不是嘛。”薛叔摊了摊手,“我在还没回溯时间的状态下,就已经知道他是在搞障眼法了。”

    “是因为‘时间’吧。”杰克接道,“根据中和剂的生效时间、以及我离开第七狱的时间……不难推测出这个人是在我处理完了第五狱之后才恢复异能的。”

    “不。”薛叔却道,“我的理由没那么复杂……因为你是杀神,你不可能死在那种货色的手里,所以当他亮出你的头时,我就知道那绝对是幻觉。”

    “好吧。”杰克耸肩道,“那么……他的动机呢?”他顿了顿,又道,“第五狱的狱警在我离开那里时已经悉数阵亡,阻拦你的那个能力者无疑是个犯人……作为犯人,在这种时候他不逃跑,反而留在那里的理由又是?”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薛叔道,“等行动结束再说吧。”

    既然薛叔这么说了,杰克也就不再追问,他点点头,从一具尸体旁站起身来道:“好了,我检查完了,咱们去下一层吧。”

    “第四狱那边不去了吗?”薛叔问道。

    “既然中和剂已经生效,那一到四狱的犯人自然会有办法逃出来的。”杰克回道,“我们就别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了,直接去‘禁区’进行‘下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