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5年,春。

    水晶郡,某商业区。

    一名年轻貌美的少妇正推着婴儿车在街上走着。

    和暖的阳光洒到车里,照亮了婴儿那稚嫩的脸庞。

    这是个很可爱的孩子,甚至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父母给予他的这份基因,本应是一种幸运,然而……

    那天,这个孩子被人抢走了。

    两个娴熟的人贩子互相配合,一个上前分散母亲的注意力,另一个趁机抱走了熟睡中的婴儿。

    四个月后,这位母亲积郁成疾,不久后便离开了人世。

    孩子的父亲本是一名有着体面工作的公务员,但在痛失妻子的双重打击下,他选择用一瓶烈酒和一发子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

    尚未记事的婴儿在人贩手中是抢手货,尤其是男孩儿;如果再加上长相可爱、养得健康等因素,那价格可以抬得更高。

    在这次案件中,这个婴儿无疑就是件抢手货,在被拐走十几天后,他就被送到了龙郡的某座城市,由一对姓车的夫妇领养了,或者说……是被“买下养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依然算是走运的。

    “愿我那被拐走的孩子在某个地方被他人当成亲生的一样抚养,好好长大成人”是绝大多数孩子被拐的家庭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然而现实是……大部分被拐走的小孩并没有那么好运。

    就以车戊辰为例,如果他被拐时是个已经记事的孩子,那他很可能会被割去舌头、打断双腿,变成乞讨的工具。

    而如果他是一个女孩,他可能会被一些有着特殊嗜好的变态买走,也可能被当成童养媳圈养在某个闭塞的环境中,终其一生作为一个生殖和劳动的工具。

    …………

    买下车戊辰的那对夫妻,家里还算是有点儿钱的,即使够不上中产,至少也好过工薪。

    那个男方的家里的封建守旧思想根深蒂固,而女方的家里也是见钱眼开,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这对男女的结合与其说是婚姻不如说是买卖——让两个思想狭隘的家庭双双满意的买卖。

    既然是这样的家庭,那自然是抱着“必须养儿子传宗接代”的理念的,但很遗憾,男女双方的身体都有问题。

    若这问题仅出在女方身上,这男的很可能就会找代孕、找小三、甚至会去找女方家里索赔并离婚;但问题出在男方身上,他们家就有不同的标准和应对策略了。

    起初,这对夫妇也打算走法律规定的领养程序,然而,由于这两人各自都是从学生时代起就有了很多的不良记录,即使经济条件尚可,他们依然被领养机构拒之门外了。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儿,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按规定走流程不行,“找人帮忙”就是了。

    他们贿赂了一名地方领养办事处的负责人,对方表示,“虽然在明面上、根据你们的材料,我无法帮你们向上头递交申请,但我可以介绍别的路子给你们……等孩子到手了,我还可以帮你们搞定他的出生文件,只看档案他就跟你们亲生的一样;不过……这事儿要抽取一定的佣金,不便宜。”

    能把这话撂下,就说明这名负责人已不是第一次操作这样的事了;他在联邦高层自然是有靠山的,要不然也不敢在体制内推销这贩卖人口的生意。

    可以说,这已是一条很成熟的产业链、利益链。

    且这根肮脏的、以无数家庭的毁灭为食的链条,养活了、养肥了很多人。

    …………

    车戊辰的童年并不好过。

    随着他一天天长大,他和“养父母”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仅仅是看到那张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脸,他的“父亲”也会莫名恼火。

    再加上……那几年间,车氏夫妇各自都做了些失败的投机买卖,几乎败光了家底;由奢入俭的两人都开始酗酒、赌博,脾气也都越来越差。

    在两家人老一辈眼里,车戊辰也只是个“无奈的选择”,不仅是外貌,车戊辰的智力、性格……也都跟这个家庭的所有人格格不入。

    当他在成长过程中对“养父母”灌输的一些理念提出质疑,乃至做出有力的反驳时,得到的往往不是理性的探讨、而是恼羞成怒的打骂。

    终于,到了初中时,正值叛逆期的车戊辰开始让他的“养父母”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畏惧”。

    他就如一匹委身于畜圈内的虎狼,随着眼界的开阔和心智的成熟,他那锋利的獠牙逐渐显现。

    也正是在这一年,车氏夫妇将他送入了“阳光青少年行为矫正中心”,期望着可以借汤教授之手,将他“矫正”为一个“听话的孩子”。

    像车氏夫妇这样的人,其实是十分典型的——眼界和器量的狭隘,还有那种浸透在骨髓里的自私、愚昧、反智、无能……让他们不断做着错误的人生选择。

    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毫不犹豫、心安理得地将他人推入不幸的深渊,但当自己遭遇不幸时,他们则会极度心理失衡、怨天尤人、乃至报复社会。

    他们永远不会明白……将自己引向毁灭的,就是他们自己。

    …………

    数年后,车氏夫妇死于一场事故。

    至少当时所有的证据都显示这是一场“事故”,且没有任何警员看出什么疑点来。

    既然是“事故”,便也不会有太过深入的调查,很快就结案了。

    那之后不久,车戊辰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家乡。

    他自己打工赚取学费,并迅速和老家斩断了联系。

    多年后,当上“巡查官”的车戊辰,自是查出了自己并非车氏夫妇所生,也知道了亲生父母在多年前就已死去。

    不过这时,他对这些事,也已没有什么感觉了。

    这些调查的结果,也无非是验证了他在少年时就已确信的事实罢了。

    …………

    时间,回到现在。

    九狱,女监侧,第六狱,“幽泉煞伐”。

    那个让车戊辰看到死去的“养父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九狱的四名副监狱长之一——“梦师”,萨拉·安布罗林。

    她也是目前仅存的一名还在抵抗的副监狱长了。

    而她的能力,从其称号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即“侵入自己制造的梦境之中,并在梦境中将人击败或杀死”。

    某种角度来看,其实和车戊辰的“白日梦”差不多,不过……细究起来,还是有些区别的。

    首先,车戊辰的能力……至少在他目前的级别,还需要用手触碰到对方的身体才能发动,但萨拉的能力已可以在中距离上直接发动。

    其次,车戊辰的能力可以对任何精神状态的人立即生效,但萨拉的能力一定要在某个目标“睡着”或是“走神”的瞬间才能乘虚而入。

    其三,也是最大的区别,他们在“筑梦方式”上有着根本的不同:车戊辰的“白日梦”是由施术者“完全掌控”的,他在梦境中制造的场景并不需要丝毫的逻辑或者受术者记忆的支持,唯一的限制就是他自身的想象力;而萨拉的能力是“以受术者脑中的‘印象’和‘记忆碎片’为支点展开梦境”,好处是……这样做出的梦境往往直击要害,可以很高效地将人的意志击溃,坏处就是梦境有所限制,不可能出现受术者认知以外的东西。

    “哦?你居然能看到我?”在车戊辰对着空气说了那段话后两秒,萨拉现身了,并回应道,“不简单啊……不愧是亲手杀掉双亲的男人呢。”

    萨拉在审讯领域也是很有造诣的,她知道怎么用语言去刺激别人,让人失去冷静、失去情绪控制力……最终将其心理防线摧垮。

    “你也不简单啊。”然,车戊辰闻言,却是面无表情地回道,“都什么年代了,还制造出这么无聊老套的梦境……想必是看了不少二流的家庭伦理剧和恐怖片吧,这就是大龄剩女的日常吗?”

    如果说萨拉是一名合格的审讯官,那车戊辰就是审讯界的摇滚巨星;虽然车探员读不了对方的记忆碎片,但凭借着事先看过的人员档案,他就轻易的、精准地找到了一个让对方极为在意的痛点。

    “嘁……”果然,听到“大龄剩女”这四个字之后,萨拉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至极,愤怒和杀意全然写在了其脸上;就连周遭的梦境也因她的情绪变化发生了些许扭曲,顷刻间便有一股无形压力从四面八方涌出,让车戊辰仿佛置身于一个逐渐攥紧的拳头之中,透不过气来。

    “怎么?被我说中了,就这么不愉快吗?”车戊辰见战术有效,立马乘势接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我只是很同情你这种人……要不这样,你现在马上投降,我保证能求组织放你一条生路;另外我还可以顺带帮你介绍几个好男人……你要是有迫切的生理需求,等不急跟他们混熟,我本人还可以勉为其难,暂时担当你的炮……”

    乒——

    这一瞬,一声尖锐、响亮的、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打断了车戊辰那不带脏字儿却又不堪入耳的嘲讽。

    紧接着,那股无形的压力就变成了有形之力,将车戊辰压得直接跪倒在地、汗如雨下。

    “口无遮拦的渣男……”萨拉望着车戊辰,用杀意昭然的冰冷语气道,“本想从你那里套一些情报出来的,但既然你自己找死……”

    她这是实话。

    事态发展到了这一步,萨拉肯定也很清楚靠自己是无力回天了,但如果她能在逃命之前、从劫狱组织的某个成员身上获取一些情报……那她逃回联邦后自然也好交代一些,没准还有功劳可领。

    抱着这样的想法,萨拉才会埋伏在此。

    几分钟前,最先途径此地的凯九和暗水,一个很强、另一个根本不是人,萨拉自不会对这两位动手;而后来赶到的车戊辰、榊无幻和孟夆寒这三人,又有两个感觉太弱了……

    按照一般的逻辑,杂鱼知道的应该不多,所以,萨拉最终选择了实力中等的车戊辰下手。

    “呼……”车戊辰调整着呼吸,喘着粗气回道,“你……以为……哈啊……自己能……杀我?”

    “呵。”萨拉冷笑了一声,她都懒得回答对方的问题。

    下一秒,车氏夫妇的幻象急速变化,双双七窍流黑血、十指长成钩,俨然就是恐怖片中常见的厉鬼形象;同时,车戊辰身下的地面则变成了一片血色的泥沼,他还没能做出任何反应,沼中就伸出了数十条纤细的胳膊,将他全身都覆盖住,并缓缓向下拖去……

    四肢、躯干、最后是头。

    短短数秒,车戊辰就被拖入了血沼中,连个泡都没冒。

    三分钟后,萨拉解除了能力,从藏身之处走出,绕过一个房间,来到了车戊辰的尸体旁。

    在“梦境”中死去的人,现实中会是类似的死法,但未必会有相应的“外伤”。

    比如在梦境中被砍头的人,现实中其脖子肯定还是连着的,但其大脑则认为自己的头已经断了,他/她的身体也会停止对大脑的供血及供氧,继而造成死亡;又比如在梦境中溺水的人,现实中其肺部也会充血并停止活动,最终缺氧而死;还有在梦境中暴食而死或饿死的人,那现实中自然就是胃部穿孔或体内糖分、脂肪等急速流失而亡。

    眼下,车戊辰的体征就显示……他在充满空气的环境中“溺死”了;他的睑结膜、粘膜、浆膜都有瘀点性出血,口鼻处还都流出了些许淡红色的泡沫状粘液。

    像这样的尸体,萨拉见得很多,可以说见怪不怪;不过出于谨慎起见,她还是走了过去,蹲到尸体旁,伸手摸了一下对方的脉搏。

    就在她确定对方已经死透了的这个瞬间……车戊辰的眼睛,竟是猛然睁开了。

    这一变故,让萨拉不由得失声惊叫起来。

    她此时恐惧,与战斗能力无关,就算有活人用枪指着她,她都不会这么害怕,但一具刚刚被她确认已死的尸体在这么近的距离突然睁眼瞪过来,她不可能不吓一跳。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看着踉跄后退的萨拉,车戊辰的“尸体”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面色平静地接道,“你真以为……自己能杀我?”

    “不可能的……”一息过后,稍稍冷静下来的萨拉停止了退却,凶级能力者的自信让她重拾了战斗的勇气,“刚才在梦境里,你绝对已经被我杀死了……”她顿了顿,想到了一个假设,“你这家伙……莫非是有复活的能力吗?”

    “你是这么考虑的啊……”车戊辰点点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后悠然地接道,“那么,又是什么让你认为……此刻你已经脱离‘梦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