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正一,原来并不叫秋正一。

    他的本名是秋青平,那“正一”二字,是他自己改的。

    因为他觉得,自己才是“正一道”真正的传承者。

    很多人都有他这种毛病——越是缺什么,越是要现什么。

    卑鄙之人总强调着道德;下流之人想伪装得高尚;自卑之人容易盲目的自尊自大;窃盗之辈最爱问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

    种种原因,让这些人即使身居上位,也难以拥有那份上位者的“从容”。

    而当我说“种种原因”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在指一些不光彩的过往,AKA——黑历史。

    秋正一,不……应该说,秋青平,无疑就是个有黑历史的家伙。

    他少年时便拜入正一道门下,因天赋过人,学艺十余载后,便已成门中第一高手。

    然而,秋青平并不安于仅仅当个独善其身的道士,更不甘终其一生只做些驱邪避祸、行侠仗义之类的事情——那些事的回报实在太低了。

    秋青平想要的是扬名立万、是富贵荣华,而且他也很清楚,凭他所学到的道术,要实现这些很容易。

    于是,他就跟师父提出,想将他们的宗门做大、广纳门徒……最好呢,是直接投靠联邦,依托政府的力量成立一个特殊的部门;届时,肯定会有不少权贵子弟来求这些“不需要身体改造就能学到的神通”,而他们呢,只要给这些人传授一些粗浅的入门道术,即可收敛大量的钱财……至于那些核心的知识,则继续把控在自己手中,成为他们跻身上层阶级的筹码。

    从这番规划就能看出,秋青平的确是一个有野心、也有能力的人。

    可惜,他这种与道家“无为”、“不争”的思想明显背道而驰的主意,被他的师父断然拒绝了。

    当然了,这也是在秋青平意料之中的……他在向师父提出这个建议时,自认已学会了门中的所有道法,所以有没有这个“师父”在,对他来说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若师父答应了他这套计划,那秋青平念在两人的师徒情分上,还可以让对方多活几年,毕竟老头子那“正一道正统掌门”的名号还是有点儿用处的;但既然对方“不识抬举”,秋正一也就“不客气”了……在被训斥之时,他直接就突下那杀手,将恩师当场格杀。

    在这个时代,正一道门徒稀少,掌门死后,门中除了秋青平外只剩五人,一个是秋青平的师兄李炳乙,一个是李炳乙刚收几年的小徒弟孟夆寒,另外还有秋青平的师弟三人。

    秋青平弑师之后,立即就去威吓自己那几位同门,让他们尊自己为掌门正宗,并加入他的计划;他那三个师弟都还年轻,个个儿都是当场就跟他翻脸,要替师父报仇,结果也都死在了秋青平手下。

    唯有李炳乙,老奸巨猾;他表面上虚与委蛇、满口答应,一副贪财无德之相……但等秋青平反应过来时,李炳乙早已带着孟夆寒和门中遗宝“天机盘”不知所踪,走时还留下一张纸条,上写歪诗一首——

    正一今逢灾劫倾,弑师逆徒恶满盈。

    禽兽尚有五常在,畜生不如秋青平。

    那天,秋青平站在人去楼空的房间,惦记着被人拿走的宝物,又看着这骂自己的诗,差点儿气得胃穿孔。

    后来……又过了些年。

    秋青平加入联邦的志愿是实现了,毕竟他比起普通人来要强很多,但他推行“正一道”的事儿进展几乎是零,因为没人鸟他……

    虽然秋青平在道术方面的天分很高,但对于观星卜卦、阴阳风水、道心道理这些东西,他非常不擅长。

    说得再直白些,就是——口才差、忽悠能力极弱、江湖骗子那一套基本不会玩儿。

    这事儿若换成他师兄李炳乙出马,根本不用展示什么真东西……光凭一套嘴把式功夫,顺带变几个戏法儿,李炳乙就能从联邦政府那里骗到一笔资金,成立个合法的教派,没准还能申请到免税的道观用地……

    但李炳乙是有自己的底线的,用坑蒙拐骗之法去伸张正义、劫富济贫……他做;消费宗门的事情,他坚决不做。

    反观秋青平,那是想做做不成。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讽刺,到这个时候,秋青平再后悔自己杀同门杀得太草率,已经晚了。

    于是,他只能改变策略,找别方式让自己往上爬,并在不久后想到了——“借尸还魂”。

    此后的几年,秋青平一直在物色“新的身体”,最终,他盯上了一个并级的能力者;这个能力者不算很强,但其能力“破坏”却有着非常可观的潜力,最关键是……这个能力者还很年轻。

    秋青平略施手段,就将这个人控制住了,当天,他就用“借尸还魂”之法夺走了对方的身体。

    当然了,这种“借尸还魂”肯定是有代价的,那代价就是秋青平原本的道法修为……或者说“道力”……在转移到新的躯体后会散尽,只有相关的知识还保留在他的记忆中。

    换言之,他若想把道法恢复到当初的实力,就得从头开始修炼。

    秋青平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事实已经证明了,他当初所学的东西,无法让他在联邦混出什么名堂;比起练这些,他觉得还不如去修炼异能。

    从那天起,他便化名秋正一,以这个新的身份加入了联邦军。

    凭借着自己的道术知识,他修炼起异能来也是事半功倍,短短十年左右,他就从并级练到了狂级。

    也顺理成章地爬到了现在这个地位。

    至于道术方面,秋青平唯一重新练回来的一门本领,就是“借尸还魂”……只要有这手在,哪怕他意外死亡,只要在其死后的一炷香之后、到一天之内,附近有别的活人靠近,他就有机会趁虚而入。

    可以说,这个男人……什么都算到了。

    即使是被杰克刺杀,他也没有彻底死去。

    按照秋青平的设想,根本不用一天、三个小时不到就一定会有人来到这个禁区的……至少负责来善后的联邦军肯定会下来看看;那时,他就可以随便找个倒霉蛋儿“夺舍”还魂了。

    可就连秋青平也没有算到的是——此刻,最先来到他面前的人,竟会是孟夆寒。

    这个“意外”,可以说让他十分惊喜。

    方才,秋青平一眼就辨识出了孟夆寒身上的正一道力,结合其年龄还有长相,不难猜出这就是当初师从李炳乙的那个小鬼。

    如果是占据了孟夆寒的身体,秋青平就不必重新修炼多年去再度获得“借尸还魂”的能力了,因为这个身体本身就有道力存在,他可以随时再去找更强的身体进行转移……

    念及此处,秋青平又不禁想道:“刚才那个刺杀我的家伙,好像就挺厉害的,他用的似乎是时间系的能力……这种身体若是被我得到,结合我的道术知识修炼一番,那我势必是天下无敌了。”

    他这边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缓缓欺近对方,而孟夆寒那边呢,自也不会坐以待毙。

    “你这个败类,来得正好,今天我就要替正一道清理门户!”

    很难得看到孟夆寒会这么一本正经、大义凛然地朝人大喝这种台词。

    但这家伙着实是“帅不过三秒”的那种类型,前一句刚说自己要“清理门户”,后一句立即就转头对两名同伴道:“来,左右护法,你们上!”

    “哈?”榊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我们上?”他又转头看了眼正在“飘”来的秋青平,接道,“那你是要我们冲他吐口水、撒盐、还是撒豆子啊?”

    砰砰砰——

    车戊辰就没他那么啰嗦,闻言后,举枪便射。

    但……子弹肯定是打不到“魂魄”的,故而射击无效。

    “真他娘的见鬼了。”攻击未果,车探员也只得放下枪,来了句与实际情况结合的脏话。

    “哼……别白费力气了。”秋青平见状,冷笑道,“我跟你们已经不在一个维度了,这种攻击怎么可能有效呢?”

    说罢,他又看向了孟夆寒:“师侄,你也可以省去虚张声势的力气。

    “我早已看出……你摆的这是瘟癀封煞大阵;以新鲜尸骸的血秽画下阵图,内布逆转乾坤阵象,请戾化的周天星斗坐镇、吕岳正帝为首,阵眼处再压上道门至宝‘天机盘’……这等阵势,你无疑是准备封闭此处的冥界大门。

    “眼下你凶阵已开,顿则蓄,蓄则破,退则亡,转则泯……俨然已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仅仅是停下来跟我对峙,对你已是极为不利……而你若退出阵来,或是将道力从阵中抽来对付我,那你和你的同伴都会当场死去。

    “所以……我劝你,还是乖乖让我夺舍算了……那样,我还能帮你完阵,说不定还会放这两人一条生路。

    “你要是执意反抗,那我就进阵;‘异物’一入,阵毁人亡,届时我直接夺你的尸身也是一样。”

    他说得这段话,只有孟夆寒全听懂了,车戊辰和榊虽不是全都明白,但带有恐吓意味的核心主旨还是听得出来的。

    事已至此,他们貌似已是退无可退、也别无选择了。

    也就是在此刻……车戊辰,做出了惊人之举。

    砰——

    伴随着又一声枪响,车探员居然将一发子弹打向了榊的脖子。

    虽然车的枪法不敢说像杰克那么准,但在这个距离上打一个固定的目标还是很稳的。

    一秒后,那发子弹便从榊锁骨和颈项的交界处贯穿而过,打断了他的颈外动脉。

    一脸惊骇的榊当即跪地,用双手死死摁住伤口止血,并抬眼瞪向了车戊辰。

    “你……”孟夆寒也被这一幕震惊了。

    别说孟夆寒了,就连秋青平也惊了,他都看不懂这是在演哪出。

    “别紧张。”车探员还没等孟夆寒把话说完,就开口应道,“……这是子临的意思。”他顿了顿,再解释道,“来之前,他给了我个人一条秘密的指令,让我在‘局面陷入绝境时’就立即去攻击榊……最好是打出那种可以致命、但又不会立即致命的伤势……”

    他说到这儿时,已经侧躺在地上的榊特意腾出了一只手来,朝他竖了发中指。

    车戊辰不以为意,接着说道:“子临说,只要我那样做了,很快就会出现某种‘极端现象’将我们面临的危机解决。”

    “哼……哈哈……哈哈哈哈……”车戊辰话音落后,秋青平放声大笑,“你们的长官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不……应该说有病的是你们吧?上头跟你们说什么都信吗?哈哈哈……”

    他的笑声很快就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蝴蝶。

    黑色的蝴蝶。

    通体漆黑到看不清细节,发出幽幽黑光的蝴蝶。

    传说……在另一个空间,存在着一种叫做“冥蝶”的生物,它们负责为死者引路,为生命的消逝而起舞。

    “什……”一息之间,秋青平的视线就像是被磁铁吸引的金属一样不由自主地跟随着那些黑蝶移动起来,他循着这些奇特生物的移动轨迹望去,很快就在自己的身后……看到了一道空间裂隙。

    “不……不……你已经……”紧接着,秋青平用极度惊恐的表情开始自言自语。

    在场的另外三人并不知道秋青平究竟看见了什么,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并不存在什么蝴蝶或裂隙。

    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去,在接下来的几秒内,秋青平的“鬼影”就像一团被吸入某个窟窿的有色气体一样,呈螺旋形在半空打了几个转转,顺带哀嚎了几声,接着就消失不见了。

    “还真管用啊。”车戊辰见状,神情稍展,他一边念叨这话,一边已快步走向了榊,并从口袋里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医疗用品。

    “你也别愣着啊,赶紧把法作完呐。”在给榊处理伤口时,车探员还不忘提醒一下不远处的孟夆寒。

    回过神来的孟夆寒也不及多想,重新开始掐诀念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