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结束了?”当子临走进来时,兰斯朝他投去一个满怀恶意的笑容。

    子临则是不以为意,他双手插袋,神情轻松地行来,随口回道:“都说了是公事了。”

    “哦?这么说来,你对伊小姐不感兴趣啊?”兰斯接道,“那我对她出手,你应该也不会有意见吧?”

    “呵呵……没意见啊。”子临知道兰斯这是在试探自己,沉着应道,“你要是成功了,记得跟我打声招呼,到时候我再帮你跟她还有卡门小姐安排个‘三人约会’,岂不是美滋滋?”

    兰斯闻言,脸上依旧保留着笑容,但那笑已经有点僵硬,而且他也没有再接话了。

    子临也是微笑相迎,眼神中流露出的是几许得逞之色。

    两人这么对视了几秒,然后同时将表情一变,朝对方竖起了中指。

    竖完之后,他俩又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一样,停止了互相耍弄,双双正色望向了前方。

    此刻,他们正待在一间“观察室”中,这房间的其中一面是单向玻璃;而玻璃的另一方,还关押着一个人。

    那不是别人,正是——猎霸。

    “他这几天情况如何?”沉默了片刻后,子临又一次开口。

    “扫描显示其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已趋于稳定,最后一次‘失控发作’已是在四天前了;且那次的情况也不算很严重……至少跟刚来的时候比不算,当时给他用了少量的抑制气体,很快就压制了下来。”兰斯回完这句,顿了顿,即刻又道,“怎么?这是准备对他进行实验了吧?依我看……先丢一个凶级的俘虏进去,让他吞了看看有反应。”

    “想什么呢?那两位副监狱长都还有用的。”子临当即就否定了兰斯那丧心病狂的建议。

    “哈?”兰斯邪恶的玩笑又开始了,“女的你想‘用’也就算了,男的那个你也‘有用’吗?”

    “你这家伙是不是每说三句话就要往那方面的笑话上拐啊?”子临道,“我看你需要去跟莉莉娅学习一下硬核女权……”

    “那就算了,她那个类型我驾驭不了……”兰斯说着,还将手肘搭在了子临的肩上,一脸欠揍地笑道,“再说,我怎么能夺人所爱呢?”

    “你还没完了是吧?”子临歪过头,给了兰斯一个嫌弃的眼神。

    “干嘛?老子在这儿给你当了半个月的‘小白鼠管理员’,调戏你一下怎么啦?”兰斯还不爽了,提高了嗓门儿道。

    “我这不是给你带任务来了吗。”子临说着,就从裤袋里拿出一支I-PEN,举到了兰斯面前。

    “哼……”兰斯冷哼一声,一把从子临手上夺过I-PEN,转身就往外走去,“那‘小白鼠’就由你接手了啊。”

    说罢,他就出了门;看起来……他早就是一秒都不想在这儿待了。

    待兰斯走后,子临默默地观察了猎霸一会儿,随后,再上前几步,微微俯身到桌上的麦克风前,摁下了操作台上的一个按钮。

    “莱文先生。”一秒后,他的声音便传到了单向玻璃对面的那个房间里。

    此时,猎霸正在屋里徘徊踱步;此举并不是因为他情绪上有多焦急,只是因为他的身体机能过剩,躺着反而难受、运动一下会比较轻松。

    “你又是谁?”来到这里、并恢复意识之后,猎霸还没有听过兰斯以外的人的说话声,故而有此一问。

    “子临。”子临回答。

    他们两人虽是用“心之书”交流过,但那都是以文字形式在传递信息,所以猎霸对子临的声音还是感到陌生的。

    “哦……”猎霸点点头,“把老子害成这样的就是你咯?”

    “呵……”子临笑了,笑声带着几许不屑,“莱文先生,何出此言呢?”

    “要不是你这家伙煽动我去吞噬人类的DNA,我怎么会变成这种半人不鬼的模样?”猎霸冷冷问道。

    “首先,要不是我煽动你去吞噬人类的DNA,在越狱发生时,你就已经挂了……”子临淡定地回道,“你要么就死于那只EF研发出的怪物之口,要么就死于秋正一之手……正因为你在吞下第一个人类后体内的突变能力发生了暴走,你才能活到现在。”他顿了顿,观察了一下对方脸上的表情变化,再道,“其次,你现在不是好好儿的吗?哪里半人不鬼了?在最初的‘暴走’过后,基因序列终会稳定下来,变成一种可控的力量;实际结果……你反而变强了不是吗?”

    “哼……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猎霸冷笑,“什么‘可控的力量’,我现在即便是催动很久以前就掌握的、从动物身上获得的能力,也会有丧失理智的风险,这能力哪里稳定了?”

    “那是因为你的‘基础’太差了,才控制不了。”子临却是回答得有条不紊,“别忘了,你的异能不是天生的,而是一次‘分子传送实验’失败后所产生的附属品……跟那些从纸级慢慢修炼升级的先天能力者相比,你当然是有缺陷的。要比喻的话……这事儿就像当厨子,别人都是从洗菜、配菜、切菜一步步做到颠勺的,而你却是直接上灶,炒出的东西当然会糊。”

    听着子临的解释,猎霸的敌意渐渐也不那么强烈了,虽然他内心还是有点担心自己正在被忽悠,但因为找不到话里的破绽……他也没理由全盘拒信。

    “另外,你别忘了,把暴走状态下的你控制住、从九狱带出来、并给你治疗的人,也是我们。”子临那恶魔的低语还在继续,“若我单纯是想在利用你,那当我的人逃出‘禁区’之后,我还有什么理由要留你活口呢?”

    “瞧这意思……我还得谢谢你咯?”猎霸在逻辑上无法反驳对方,但心里还是有点不爽,所以瞪着眼恶狠狠地回了这么一句。

    “不用客气,感谢组织就行,这不是我个人的功劳。”没想到,子临却是微笑着全盘接收了,“我们也不过就是救了你的命、给了你自由、还加强了你的能力而已。”

    “切……”猎霸撇了撇嘴,基本已经被忽悠住了,“那你现在关着我又是什么意思?”

    “我们得等你的身体基本稳定下来,才能放出你出去啊。”子临早就等着对方这么问了,答案是脱口而出。

    “那我什么时候能出去?”猎霸又问道。

    “问得好。”子临道,“我今天来就是通知你,你马上就可以出去了。”

    “哦?”猎霸也不是傻瓜,谈到这里,他还是嗅到了一些子临的意图的,“让我猜猜……你放我出去,是要让我替你去卖命对吧?”

    “不,我暂时还没有那个需要。”子临道,“但我的确对你有所安排。”

    “哼……”猎霸又哼一声,“那你是要我去干嘛?”

    “学习。”子临说这两个字时的语气,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有点嘲讽的意思。

    “你小子这是看不起我吗?”猎霸听罢,当即面露不快地应道。

    在成为“猎霸”之前,莱文在那个分子实验室里所担任的职务是……清洁工;而且他被招揽进去的最大原因就是:他的文化程度出奇得低,基本上,就只是识字而已……别说物理学了,中学以上的理科他就一窍不通,即使你把实验数据和各种图纸放他面前,他也不可能看懂或泄密。

    这件事,子临自然是知道的,在联邦的档案库里也是记录得清清楚楚;当年抓捕猎霸的那些人中也曾有人用这事儿嘲讽过他。

    “不要误会。”子临微笑着应道,“我不是让你去学习文化知识,而是让你去学习如何控制好自己的异能;我相信你也没理由拒绝,毕竟……这直接关系到你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学控制方法?”猎霸将这话重复了一遍,疑道,“跟谁学?跟你?”

    “我?呵……不不不。”观察室内的子临连连摇头,虽然对方也根本看不见他摇头,“我是个很糟糕的老师,在教人这件事上,我的耐心很差,所以我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不再教男学生了……”

    猎霸总觉得他这话有点微妙,但好像也不是什么跟自己有关的事,所以没插嘴。

    “……我给你安排的老师比我强多了,他可是目前全宇宙最强的变种人,机会难得哦。”而子临的后半句话,也成功引起了猎霸的兴趣。

    “哈?最强变种人?”猎霸也是知道一些联邦方面的情报的,他还以为子临说的是,“难道是‘护卫官’纳坎沃?”

    “纳坎沃……呵,别说笑了。”子临说出这个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名字时,却好像在谈论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那种家伙,怎能跟‘史三问老师’相提并论呢。”

    …………

    与此同时,开罗,某公寓中。

    一个看着三十岁上下、发型邋遢、穿着睡衣睡裤的男子,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

    他睁开眼,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然后一边确认自己是不是又睡到地上去了,一边顺着声音伸手去摸手机。

    在这个过程中,他摸到了很多奇怪的东西……用过的纸巾、喝空的易拉罐、已经凝固在地摊上的油腻污渍、吃剩的食物、以及缺了键的游戏手柄等等。

    终于,在沾了一手脏东西后,他才用那只本来就很脏的手抓起了手机,迷迷糊糊就放到耳边:“谁啊?”

    “是我。”对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史三问立刻就清醒了几分,然后……他便按下了“挂断”键。

    “妈的……”通讯终止之际,史三问还摆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骂了句脏话。

    可几秒后,手机又响了。

    “不接!”屋里明明只有他一个人,但史三问不知为何像是跟人吵架一样喊了起来,“不接不接不接就不接!滚!”

    他就这么一边对着空气嚷嚷,一边走向了卫生间。

    接着,在几乎不间断的手机铃声中,他故作镇定地完成了洗漱。

    从卫生间走出来时,果然……手机还在响。

    “唉……”史三问叹息一声,终究还是过去重新把手机捡了起来,摁了接听键,“说——”

    他火气很大,并透出一种无奈。

    “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啊?”电话那头的天一倒是心情不错的样子,愉快地跟他打着招呼。

    “我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史三问拉长了嗓门儿回道,“不清楚去翻翻你那破书不就知道了吗?”道完这两句,他就话锋一转,用不耐烦的口吻道,“少套近乎,赶紧说你要干嘛。”

    “给你找了一徒弟。”天一也不再拐弯抹角,说明了要求。

    “是美女吗?”史三问也是直来直去,不说虚的。

    “抱歉,美女都被子临收了,能给你的只有男的了。”电话那头的天一这会儿笑得可欢了。

    “我毁灭地球了啊!”史三问的不爽也是溢于言表,他直接就给出了一个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威胁。

    “哎~你这又是何苦呢,凭阁下的颜值,随便收拾一下,去泡个吧,美女什么的至少也能带走十个八个啊。”天一接道,“你自己要当一个整天屯在屋里的死宅,怪谁呢?”

    “你这个整天屯在书店里的死宅有资格说我?”史三问不服道。

    “好好,那我不说了,先把那位的照片传给你。”天一这句还没讲完,一张猎霸入狱时拍的美照已经弹到了史三问的手机屏幕上。

    “哼,糙汉的照片有什么好发的。”史三问虽是这么嘀咕的,但还是瞥了眼屏幕,再问道,“这次又是什么要求?”

    “这位已经是狂级了,但因为不是先天能力者,需要你教教他怎么控制容易暴走的力量。”天一道,“时间嘛……眼下是用人之际,四个月之内搞定可以吧?”

    “只要你能保证在他出师后的至少八个月内,我不会再受到任何来自你或其他方面的骚扰,就可以。”史三问应道。

    “呵呵……那我可不敢保证。”天一用闲聊般的语气回道,“你天天上网,肯定也看到新闻了吧,最近这时局有点乱呐。”

    “废话!时局是为什么乱的,你的心里就没点逼数吗?”史三问道。

    “行行,那我尽力而为。”天一最终还是给了个承诺,但听着就像是在敷衍。

    “切……”史三问也懒得再听了,最后留下一句,“真烦了我就毁灭银河!”便又一次将手机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