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张三的规划肯定是以合理和效率为前提的,但为了配合史三问那包括“看风景”在内的一系列任性需求,他们最终商量出的路线并不十分安逸。

    从开罗东出来的三人,将沿着地中海东岸的一路向北,先到耶路撒冷、再去大马士革,然后途经霍姆斯、阿勒颇、阿达纳、尼代、阿克萨赖、安卡拉、博卢、萨卡里亚等等本文的大部分读者不看地图绝对没听说过的中东城市。

    最后,他们将于伊斯坦布尔,连人带车地登上一列名为“东方快车”的特殊交通工具,这玩意儿特殊在哪儿……后文再表;总之,“东方快车”是目前唯一一条可以穿过黑海沿岸的反抗军领地的联邦陆路运输线,乘上它,就能从伊斯坦布尔一路直抵巴黎。

    …………

    仍是3月7日,晚,九点。

    史三问的那辆破拖车总算是抵达了耶路撒冷。

    这一路上,有好几次经过加油站时,猎霸都想用或合法或非法的手段去给他们换辆别的车,但史三问就是不同意。

    理由是:其一,他是不想节外生枝;其二,他说这车他开着顺手。

    知道争辩不过他的猎霸,只能一路上都假装不经意地轻哼着“老爷车,沉默多少年,说起话来先冒黑烟”这样的歌词,来宣泄一下心中的不满。

    无论如何吧,在九点多的时候,他们仨还是顺利地在一家旅馆下榻了。

    曾经是三大亚伯拉罕宗教圣地的耶路撒冷,因为经历了二十一世纪初帝国对各大宗教势力的大清剿,如今已变成了一座普通的、没落的小城。

    活在这个平行宇宙二十世纪的人绝对没有想到,原本不可开交的巴以冲突、以及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分歧,在维克斯托克帝国的初代“皇帝”治下,只花了短短几个月就全部搞定了,而其方法简单地说就是——谁再宣扬宗教就满门抄斩。

    失去了宗教光环的耶路撒冷是凄凉的,因为其在宗教史上的特殊意义,当年帝国把这里的教堂、清真寺、甚至很多知名的古迹(如西墙、圣殿山等)都给夷平了(其他地方的教堂大多改为了旅游景点和博物馆),而为了信仰给这些建筑“殉葬”的人也是不计其数……

    当然,对二十三世纪的人来说,这些,都已经是两个多世纪前的老黄历了。

    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对宗教都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就像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人对奴隶制度的感觉一样;他们所处的环境、学习到的知识,都告诉他们宗教只是一种文化现象,是在政体还不够成熟、科技还不够发达的年代里诞生的、部分取代政治职能的衍生品……所以,他们基本无法理解宗教信徒的心态,更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为了一些虚构的故事而争论、争斗、流血、赴死。

    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中,耶路撒冷慢慢于废墟中被重建起来。从一座市区面积仅有126平方公里的小城,扩建成了总面积大约八百多平方公里的小城。

    史三问他们,就住在了这座小城南区的一家汽车旅馆里。

     是夜,九点三十分。

    张三开了个单人间,已经去休息了,而史三问和猎霸则同住一个双人间。

    进了屋子,猎霸刚把行李箱放到床上,准备换件衣服睡觉,就被史三问给叫住了。

    “不用浪费时间了。”史三问往自己那张床上一躺,双手枕着头道,“你今晚不会睡的。”

    “嗯?”猎霸闻言,当即表情微变,朝着墙角连退了三步。

    虽然猎霸这一生中经历过很多让他感到“有点慌”的时刻,但这一刻,无疑是最可怕的。

    “你现在就出去跑步,等天亮了再回来。”史三问的下一句话很不讲理,不过确是让猎霸松了口气。

    “哈?”猎霸疑道,“为什么?”

    “修炼已经开始了,同学。”史三问道,“以你的资质,我认为在旅途中就可以练起来了。”

    “跑步算什么修炼?”猎霸道,“难道你不该先从异能的理论知识开始教起吗?”

    “理论知识,我明天会在车上跟你讲的。”史三问回道,“今天因为是我开车,我不想一心二用才没讲,明天换张三开,我就可以讲了。”他顿了顿,“至于跑步算什么修炼,等你听完理论知识,就会知道了。”

    猎霸听到这儿,还是将信将疑:“我……现在出去跑步,跑一宿……不睡觉,明天在车上还要听课?你就不怕我累死?”

    “你会吗?”史三问反问道。

    “嗯……”猎霸道,“不知道啊。”

    “你连续不睡觉的最长记录是多久?”史三问又问道。

    “四十几个小时吧,记不清了……”猎霸回道,“在我成为能力者之前,曾经因为轮班顶班连续工作过两天一夜,第二天下班感觉自己已经要死了……不过这种疲劳感在获得异能之后就再也没体会过了。”

    “哦,底子还不错嘛。”史三问接道,“那你从今天开始,都不要睡觉了,也不要吃饭喝水,每天晚上就出去跑步,白天在车上休息听课。”

    “什么?”猎霸听完都惊了,“不让睡觉也就算了……还不吃不喝?别说跑步了,哪怕坐着不动,三天左右也得渴死了吧?”

    “不会的。”史三问道,“我见过拳击手为了减重不吃不喝拼命跑步,实在渴了就含一片儿干香菇促进唾液分泌,然后再把香菇吐了出去跑步,跑到最后流不出汗、尿不出尿……这样持续个两三天,照样没死。”他微顿半秒,“哦,当然了,他们是可以睡觉和休息的……考虑到人家是普通人,你是能力者,加大点强度也是应该的。”

    “所以说这样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啊?”猎霸不知不觉声音就高了起来,“减肥吗?”

    “我不是说了嘛,明天听我讲了理论,你自然就懂了。”史三问说着,从自己的随身行李里拿出了一台掌机,俨然是准备开玩了。

    猎霸不爽归不爽,但他一时也找不出拒绝这种安排的理由,他知道,史三问不会无缘无故就让他做这种“修炼”,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会说出“你今天不说明白我就不去”台词来的人,所以他终究还是去了。

    “对了……”走到门口,正要出去时,猎霸忽又想到了什么,随口问了句,“既然我压根儿就不用睡觉,那你为什么还要开一个单人间和一个双人间啊?直接开一个双人间或者俩单间不就完了?”

    史三问连头都没抬,边打游戏边老练地回道:“我不想被前台误会是GAY啊。”

    猎霸心里当时就吼道:“就你这身打扮还怕被人误会?”

    但他嘴上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只是道了句:“行行……算你狠。”就开门出去了。

    …………

    半夜无话。

    至凌晨一点,刚睡下不足一个小时的史三问,突然睁开了眼睛。

    如果你们认为史三问只是一个靠着欧米伽级能力才位居强者的人,那就大错而特错了。

    他之所以能成为逆十字钦定的异能导师,并不是因为他那天生的能力,而是因为……他除了是个欧米伽级的变种人外,还是一个运用能力战斗的天才、大师。

    此刻,他会醒来,自然不是为了起夜上厕所——不用我说你们也该知道,他可以凭自己的意愿在睡前彻底排空肠道和膀胱。

    史三问会醒,是由于有人触发了他在房间周围布置下的“异能防御机制”。

    这套机制的原理很简单:首先,他先在整个房间所有出入口(比如门前的走廊下,门板靠上的区域、窗沿、窗沿外的地面等等)以及与自己所睡之处相对的八个方向的墙壁上……全部都先埋下非常微量的屎。

    微量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正常人吃下去也不会注意到的程度。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不可思议,难道吃下这种玩意儿人也不会察觉?是的,不会……只要量足够少的话。

    举例来说,一个成年人每天无意中吸入或摄入的土壤和尘埃,平均下来大约是100毫克,这样算,每年你都会吃下36500毫克的土,也就是三分之二个鸡蛋的大小;这种量,人自是察觉不到的……

    即使更大一些的量,也未必能被差距;比如说,你每喝一杯纯天然果汁,极有可能已经吃下了三只果蝇;每吃一碗饭,可能就吃进了四五只米虫卵……

    总之,史三问布下的防御网,除非遇上嗅觉接近德国牧羊犬的异能者,否则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接着……布屎完毕后,史三问会让这些物质和自己产生一种连接,当那些微量的屎受到一定程度的压力或者进入人体环境时,他就会感应到。

    眼下,史三问即使不用看也知道,有人站在了他的门口。

    从体重和肺活量就能判断,来者共有两人,且皆是高大健壮的成年男子。

    而且这两人肯定不是张三和猎霸,因为史三问已经在那两位的肠子里留了“跟踪物”,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

    他当即又确认了一下两名同伴的位置:此时,猎霸还在挺远的地方,估计是怕在城里夜跑会被摄像头拍到或被警察盘问,所以奔郊区去了;而张三,还在走廊另一头的单间里。

    然,就在他确认的同时,忽然发现,张三的房间门口……这会儿也站着人呢,且是三个人。

    “不至于吧……”史三问心中念道,“难道是开罗来的追兵?但我们干掉的可是护卫官啊,他们至少也得再派一个护卫官级别的人到场、或者让EF和EAS派出特殊作战部队才会展开搜捕的……况且开罗自身的防务已经捉襟见肘,哪儿还有多余的战力分出来追击我们?”

    他思索之际,门外的两人,开口说话了。

    话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冲着通讯装置讲的,且声音压得非常低。

    “我们就位了。”

    “我们也就位了。”

    “他们来的时候是三个人,有个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要再等等吗?”

    “不用了,两个就够了,走得那个看起来还挺壮,真在屋里反倒不好对付。”

    “那……第三个人回来发现同伴不见了,去报警怎么办?”

    “报警怕什么,咱都得手那么多次了,只要别在同一个地方连续抓人就没事。”

    “对对,而且……这次这三个家伙,本身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八成是逃犯什么的……刚才我去搜了他们的车,在后座儿底下发现了一个反追踪装置,还是个高级货,可以屏蔽联邦通用的交通摄像头的视觉信号,黑市上得卖好几万呢。”

    “哼……这下发了,有了这个,我们以后做起事来就更方便了。”

    “行了,先抓回去再说吧,明天正午就要‘开祭’了,这两个人一定是我主送来的礼物,都是天意……事不宜迟,动手吧!”

    史三问的听力是可以达到和远程监听仪器一样的水平的,这点……只要是把能量控制练到“入微”之境的能力者都可以做到。

    从些人的对话里,史三问听出了颇多有用的信息:其一,办事靠谱的张三先生在上车时就已经默默地帮他们把反追踪的工作做好了;其二,这帮人绝对不是联邦的人,也不是反抗组织;其三,他们做的事情……或许和宗教活动有关。

    别看史三问外貌上是三十岁左右年纪,他的实际年龄可是非常、非常老了……老到足够他经历过那个宗教还存在的年代。

    所以有些事,他比这个年代的老人更懂;他很清楚人在所谓信仰的旗帜下能干出多么违反常理、丧心病狂的事情。

    咔嗒——

    就在他思考这些事的时候,房间的门已经被打开了——用钥匙打开的。

    他和张三几乎是在同时受到了相同形式的突袭:被人突然摁住、捂住嘴、并朝着脖子注射了一针镇静剂。

    史三问可以抵抗,但他没有这么做,他选择继续装死,以便看看这帮人要把他带去哪里,以及……用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