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是个思维缜密的人,他知道,像这种既没有厕所(或者说连个桶都没有),地上也没有任何食物残渣的牢房,不会把他们关很久的。

    结果,也如他所料。

    凌晨三点,也就是他和史三问来到这里大约一个小时后,有人来了……

    那些人拿着枪,以及三副塑料制的缚手带,其来意不言自明。

    五分钟后,史三问、张三和萨利赫便被押送到了一个“祭坛”前。

    看到那个所谓的祭坛时,史三问差点笑出声来,因为他一眼就看出祭坛前方屹立的是一尊圣母像,只不过圣母的脸被二次加工成了骷髅状。

    “看这雕像……这基地以前应该是‘钢铁戒律’的据点吧。”在祭坛前跪着时,史三问轻声跟自己身旁的张三攀谈道。

    “啊……”张三也是随口应道,“我也早就看出来了,不过一般民众对两百年前的反抗组织内部信息几乎一无所知,随便换套说辞就能用当时的资源出来骗人了。”

    “不过……”史三问道,“还是有疑点啊……”他微顿半秒,再道,“联邦成立后,当年那些反抗组织的秘密据点应该都已经被查出、或是由掌控方自行交代出来了;即使还有极少数没有被官方知晓的据点存在,其安全级别也不是那些民间的江湖骗子可以轻易发现并突破的。”

    “有道理。”张三点点头,“但我想这个疑点不会困扰我们太久了……”

    他的话说到这儿时,一个身着长袍,头上包着圆巾的男人已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纳萨尔大师的年纪看起来也不小了,至少在五十五岁以上,但在他脸上的那些褶子当中,是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

    这双眼睛里充斥着贪婪、欲念、得意和精明。

    史三问这一生中看过无数人,他了解人性,所以……仅仅是和纳萨尔对视了一瞬,他就已知道,这是一个自己十分厌恶的人。

    “愚鲁的凡庶们呐!感恩吧!”纳萨尔一张口,就是一种演讲腔,他用高高在上的神态俯视着被倒绑双手、跪缚在地的三人,朗声道,“今天,你们有幸被选中,成为了穆神教献给先祖们的活祭,马上……你们就能脱离尘世和地狱的轮回之苦,进入天堂,成为伟大的代治者们的仆人!”

    对于他的扯淡,史三问冷眼相对,待其说罢,史三问便开口道:“你就是纳萨尔?”

    噗——

    话音未落,在后方端着枪指着史三问的那名看守就狠狠踹了他一脚,踹完还呵斥道:“贱民!谁允许你跟大师搭话的?”

    “哎~巴克勒兄弟,不要这么粗暴嘛。”下一秒,纳萨尔就用一种十分“大度”的语气对手下说道,“这些人只是无知而已,他们和过去的你们一样,承受着祖先留下的罪恶,被谎言蒙蔽了双眼,所以才不知道代治者的尊贵。”

    他这么一说,巴克勒立刻毕恭毕敬地俯首称是:“是,大师您教训得对,下回我会注意的。”

    另一方面,纳萨尔则是和颜悦色地来到史三问跟前,微笑着言道:“凡庶啊,我就是纳萨尔,伟大的代治者末裔,穆神在世间的唯一代言人,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哦……确定是你这就好办了。”史三问一边说着,一边用单纯的力量轻松挣开了手上的绑带,并站了起来。

    见此惊变,纳萨尔倒是没显出什么慌乱,依然面带从容地站在原地,但他的手下们很是激动,当时就一片鼓噪,大喊着“别动”之类的台词,纷纷拉开枪栓瞄准了史三问,准备射击。

    “安静!”数秒后,纳萨尔张开双臂,大喝一声,瞬间稳住了局面。

    接着,他便冷笑着,望着史三问道:“这位兄弟,看起来……你还有点儿能耐,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穆神教?”他这时的语气和表情,显然都另有所指,“只要你诚心皈依,我保证你能在这里得到世间凡人们梦寐以求的救赎。”

    “没兴趣。”史三问的回答则是直截了当。

    纳萨尔并不是一个习惯被拒绝的人,所以,这一刻,他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很难看。

    “哼……那就没办法了呢……”话说一半,他突然伸手,抓住了史三问的手腕,“呵呵呵……”成功接触到对方皮肤的刹那,纳萨尔便安心了,这让他放松地笑了起来,“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请你好好当个祭品吧!”

    纳萨尔虽然只是个并级能力者,但他的能力非常强,其效果是——可以让他用手掌接触到的生命迅速“死亡”。

    现阶段,他这个能力的判定标准是“自己的手掌和目标(通常是人)身体的直接接触”,也就是说,隔着衣服是不行的,一定得接触到对方的皮肤才能生效,当然了,触到毛发、肌肉、粘膜或者骨头……也都可以。

    利用这个能力,以及并级能力者超人一等的身体素质,纳萨尔已经在穆神教的教徒们眼前表演过很多的“神迹”了。

    眼下,他虽然也看出了史三问很可能是个能力者,但他并不认为对方有多厉害,因为纳萨尔觉得……真正厉害的人,是不可能被自己那帮普通人手下给抓回来的,所以他判断,史三问最多就是个纸级能力者;而成功抓住对方的手腕,也让纳萨尔更加确信了自己的体术也在对方之上……

    此刻,纳萨尔已然发动了能力,在他眼里,对方已经是个死人了;他只要再等个几秒,待史三问倒地身亡,便能解决这次小小的风波,并再次巩固自己在教徒们眼中的形象。

    然……

    “呵……是不是有点久了啊?”大约五秒后,史三问仍旧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并用轻松的语气问了纳萨尔一个问题。

    “你……”这会儿,纳萨尔的手仍未从史三问的手腕上松开,见情况有异,他慌忙又将自己的异能连续发动了数次。

    “连高位能力者体表的能量防护都察觉不到的人,自信心倒是挺足啊。”史三问说这话时,站在他身后的几名持枪教徒忽然毫无征兆地陆续倒地。

    见此情景,纳萨尔赶紧撒手后退,边远离对方边道:“你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呀。”史三问回道,“是他们自己突然脑溢屎了而已。”

    纳萨尔没听懂对方的意思,但他已经察觉出眼前的能力者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他赶紧连滚带爬地往出口跑去,并在途中大喊:“来人!来人啊!”

    就在纳萨尔即将跑到出口时,突然!一阵猛烈的便意袭向了他,他这一生中都没有感受过如此突兀、狂烈、不可阻挡的便意,如果把那种“再忍三十秒感觉就要拉到裤子上”的便意视为一,那么此刻纳萨尔感受到的便意大概是五左右。

    这股难以抵抗的痛苦让他双腿一软,滚倒在地,并本能地用双手捂住了腹部,整个人蜷成了一团,不断地呻吟着。

    “不用叫了,除了这里的四个人之外,整个基地里已没有其他活人了。”史三问说话间,悠然地帮张三和萨利赫解开了手上的绑带。

    他这话可不是虚张声势,在被关押的那一个小时里,史三问已经通过萨利赫提供的情报以及自身的能力确定了这个基地里全部都是穆神教徒,所以,刚才那一秒间,突发“脑溢屎”的并不只是他们身后的几名守卫,而是此基地内所有的守卫。

    “知道为什么要留下你吗?”走向纳萨尔时,史三问稍稍减轻了一些对方的痛苦,以便对话能正常展开。

    “放……放过我……”纳萨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迫不及待地开始求饶,“我只是混口饭吃……你若肯放过我,多少钱我都……”

    “那些女人在哪里?”史三问没有听他继续废话,直接打断他并问道。

    “哈……哈哈……明白!明白!”纳萨尔听到这儿,愣是笑了起来,“我带你去,她们都在我别墅下面的密室里,你要的话全归你!”很显然,他以为史三问是个好色之徒,只要投其所好,自己的命应该能保下了。

    在他们对话的同时,张三则从一名死掉的守卫身上翻出了一部智能手机,并用死者的脸解锁了屏幕,然后就拿着手机走到了纳萨尔的跟前:“你的别墅在哪里,指出来。”

    纳萨尔很听话,他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他很快就在电子地图上指出了自己别墅的位置。

    得到坐标后,张三又来到萨利赫的面前,确认了纳萨尔给出的地址的真实性,顺带问了下这货总共有几间别墅。

    而史三问则继续审问纳萨尔本人,问出了很多关于穆神教的细节,比如他开创和发展这个教派的过程、教会共有几个秘密据点、除了今晚在这儿的人以外还有多少教徒、除了他纳萨尔以外还有没有别人在其他地方开设分舵等等。

    史三问一边问,旁边的萨利赫也在一边听着,没多久,这名在被“活祭”前都始终很虔诚的穆神教徒就意识到……自己曾经笃信的一切,全部都只是一个骗子信口胡诌的谎言,而且是并不怎么高明的谎言。

    他愤怒地暴起,咒骂着纳萨尔,若不是张三拉着,他怕是已经上前把纳萨尔活活打死了。

    然而,他的愤怒并不能挽回什么,加入了穆神教的萨利赫,在过去的几个月内丢了工作、捐了家产、跑了老婆;某种意义上来说,老婆跑了还算好事了,因为如果她不跑,可能已经变成了纳萨尔那众多的泄欲工具之一。

    史三问和张三可以理解萨利赫的悲愤,但并不同情他,毕竟……那曾经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

    早晨六点,猎霸回到了旅馆。

    他打开门,第一眼看到的是瘫在床上玩掌机的史三问,第二眼看到的就是……本应属于自己的那张床上,此时居然躺了个人。

    “所以……那是你给我准备的早餐,还是你已经吃完的夜宵?或二者兼之?”跑了一夜,口干舌燥的猎霸,也只能通过这种玩笑来缓解一下自己渐渐上升的虚火了。

    “那是个男的。”史三问回这话时,眼皮都没抬一下。

    由于沉睡的萨利赫盖被子盖得很严实,所以站在门口的猎霸的确没看清床上是男是女。

    但一听是个男的,猎霸看史三问的眼神又变得怪异起来:“哦……那就是你的夜宵咯?”他顿了顿,“你总不能强迫我这种喜欢吃油条的人改吃香蕉吧?”

    史三问对这种直弯笑话并不感冒,他只是撇嘴回道:“这事儿说来话长……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听我跟你慢慢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