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4日。

    这天,是猎霸绝食、断水、失眠的第八天。

    最初的三天并不算难熬,毕竟他的体质异于常人,但到了第四天,情况突然急转直下。

    脱水症状、饥饿感、疲劳……这些早就该来的感觉仿佛是摧垮了某条界线般猛然激增。

    猎霸的修炼,由此刻起,才算是真正开始了。

    接下来的那几天,他除了白天在车上听史三问讲课之外,到了晚上,还得在困到极点、站着都能睡着的情况下坚持通宵跑步。

    他已经很多天都没有想上厕所的感觉了,且不管怎么奔跑都流不出一滴汗、甚至唾沫都快分泌不出来了。

    他的胃已经因饥饿萎缩到了原本的三分之一大小,其嗅觉则变得比狗还灵敏,可以感知到方圆几百米内所有可吃或不可吃的东西具体在哪儿……

    更可怕的是,这种地狱般的日子,完全没有要结束的迹象。

    然而,猎霸对此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就连抱怨的话语也已没有了……他就这么用意志力强支着早已突破了极限的身体,继续着这种日常作息。

    或许有人会觉得,他这是迫于史三问的淫威,不得已而为之。

    但其实不是……

    说实话,现在的猎霸不害怕任何东西、包括死亡,因为他已是名副其实的“生不如死”了。

    如今支撑着他的,是两个想法:

    其一,他心里暗自跟史三问较着劲儿,他就是想看看这位“异能导师”到底还准备折磨自己多久,只要对方不主动松口,他就继续扛,死了就死了,反正他是按照史三问的方法去做的,如果死了,那就是史三问错了,他赢了。

    其二,事到如今,他也很好奇,自己到底还能撑多久……那极限之外的极限到底能推多远?

    就这样,猎霸迎来了修炼的第八天。

    也正是在这一天,他们一行人来到了张三计划路线中最重要的一个中转站——伊斯坦布尔。

    在这里,有着一条被称为“陆上奇观”的铁路,这条铁路上,常年就只有一列车在跑,其代号为“东方快车”;登上这趟列车的人,可在一夜之间横跨欧洲大陆,由伊斯坦布尔直抵巴黎。

    毫无疑问,这平行宇宙二十三世纪的“东方快车”,与十九世纪的同名事物是完全不同的;它由活跃于该宇宙二十二世纪初的传奇发明家查尔斯·罗尔设计并督建,是联邦早年间所完成的最大规模的陆上工程之一。

    它之所以被称为“奇观”,是因为设计它的罗尔博士本身就是个奇葩;这位上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家非但方向感奇差,且拒(不)绝(会)驾驶任何非自己建造的交通工具,所以才造出了这么个你或许只能在卡通片里看到的玩意儿……

    该铁路的金属轨道呈动物脊椎的形状,除了铺在其底部的横轨外、轨道两侧还有弯曲向上的延伸部分,仅铁轨底部的宽度就达到了十二米。

    是的,整整十二米,从这就能看出,行驶在这条“脊椎轨道”中的东西极为巨大。

    如果把常见的轨道列车比作一条蛇,那“东方快车”就是一条龙,与其说它是列车,不如说是陆上航母、移动要塞……

    那庞大的、底部和顶部略为扁平的圆柱形车身,并不分“头尾”,车身两端的外观是完全对称的;其驾驶室位于整列车的正中间,整个驾驶室里只有一根操作杆,把这根杆子往西掰,列车就会启动、驶向巴黎,并在抵达终点后自动停稳。同理,把这根杆子往东掰,列车就会沿着同一条铁轨,“车尾变车头”,再从巴黎开往伊斯坦布尔。

    当然了,在行驶过程中,这根杆子是掰不动的,而且列车也有相应的安全澳门银河娱乐官网,若静止状态下车上有某个出入口没有封闭起来,操作杆也会进入卡死状态。

    无论如何吧,罗尔博士这件“游走在天才和白痴之间的不太好评判”的作品,终究是在其强大的技术力支持下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一个世纪以来,这列“连傻缺都能驾驶”的列车在欧洲大陆两翼往返驰聘,凭借其无与伦比的安全性、速度和运输能力,成为了这个星球上最著名的地标之一。

    这种已经被视为“全人类共同文化遗产”的东西,即便是战争时期也不会被作为打击目标的,所以,它才会被张三选为他们穿过战区的交通工具。

    …………

    午后,下起了滂沱大雨。

    对于三个被联邦追捕的逃犯而言,这种天气未尝不是件好事。

    靠着几张假证件和几件雨衣,猎霸等人并没花什么力气就从摄像头下混过,随着车流一起登上了东方快车。

    以张三的能耐,弄三张便宜的“车载票(即直接开着自己的车驶入东方快车内部的泊车车厢)”自是不难;进城时,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也已经把车上的反监控屏蔽装置给关闭了。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顺利得……让人有些不安。

    “莱文。”当张三把车停进泊车车厢的车位后,史三问忽然开口,叫了猎霸一声。

    “什么事?”此时此地的猎霸,看起来和几天前已是判若两人,自从饥饿感出现的那天起,他几乎是每天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消瘦和憔悴下去;原本虎背熊腰的一条壮汉,如今已是形锁骨立、眼窝深陷、双眸浑浊、嗓音沙哑。

    “这一个礼拜你做的很好。”这貌似是史三问第一次在修炼的事情上给予猎霸肯定,“现在是时候来个小测验,测试一下你的成果了。”

    闻言,猎霸瞬间就惊了,心说:“折腾这一个礼拜的成果,不就是我快挂了吗?”

    但他嘴上却只能发出一声如风中残烛般的“啊?”来表示自己的疑惑。

    史三问也没让他多等,即刻说明道:“大约三天前,有个还算挺强的家伙盯上了我们……他很谨慎,一直和我们保持着相当远的距离,等待机会;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顺着开罗事件的线索追来的追兵,因为他知道我有着秒杀护卫官的实力,故而有所顾忌,一直没有出手。”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从副驾驶座那儿转过头,看向了坐在车后排的猎霸:“此刻,他已经跟着我们上了这东方快车,并且靠近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距离上……

    “很明显,这家伙是觉得时机成熟,要动手了。

    “我不确定他的把握从何而来,也许他判断列车进入行驶状态后会给他带去某种优势吧。

    “总之,据我推测,列车动起来的时候,也就是他攻过来的时候,而给你的测验就是……把他给解决掉。”

    听罢这话,猎霸当时就笑了:“呵……哈哈哈……”

    猎霸脸上是笑的,心里却是有点想哭,然而他身上早就没有水分了,根本挤不出眼泪。

    “我说……”猎霸面带苦笑地接道,“就算是一周前体力充沛的时候,因为有着‘为了防止暴走而无法随意使用能力’的顾虑,我也未必能搞定这事儿……呼……”说这么长的句子很费力气,他得喘口气再接着说,“眼下,我已经虚得快死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可能能解决掉你口中的那个‘还算挺强的家伙’?”

    他问得很有道理,但史三问却用十分轻松的口气回道:“我这些天跟你讲得那些异能知识,只要你有认真听的话……这场测验你应该可以轻松搞定才对。”

    正当他俩说到这儿时,列车内的广播响了起来:“各位旅客请注意,本次列车即将发车,所有车门将于一分钟内悉数关闭,车厢将进入密封状态;列车启动时,类迁跃引擎的提速可能会让您产生轻微的不适,请不要惊慌,随着速度稳定不适感会迅速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