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出发的广播还没念完,史三问、张三、和猎霸便已从小拖车里走出来了。

    在他们的对手……也就是一路追踪着他们的纽曼看来,此举无疑是周全、谨慎的表现:其一,在狭窄的拖车内遭遇突袭会限制自己的行动;其二,车内三人的能力水平定然有差距,若同时受到攻击,会难以顾忌同伴;其三,车外的视野更加开阔,在遭遇远程攻击时会有更充分的反应时间。

    总之,以正常的思维分析,走出拖车是十分正确和必然的判断,换成纽曼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然而,另一边的想法,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史三问只是不想让自己的拖车和细软遭到破坏而已。

    至于张三和猎霸,说实话……这俩真挂了,对史三问来说也不叫事儿;在老史眼里,他们只是自己漫长人生中露面时间不算长的两个过客罢了,要不是天一拜托他帮忙,他也不会与这两人同行。

    当一个人活得太久了,就会如此。

    他比谁都明白这世上绝大多数人终究会离自己而去,所以他并不会对这些人投注太多感情;他选择离群索居,也是因为不想和人接触。

    “车门已关闭,安全监测无异常,列车将于十秒后启动,十、九、八……”

    一分钟转眼就过,广播中响起了发车倒计时。

    由于采用了“类迁跃引擎”技术,东方快车启动时,里面的乘客并不会有乘坐一般交通工具时那种“突然被牵拉”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短暂的、微妙的不适感(所以广播也没有要求开车时乘客要坐稳、拉好扶手之类的);而当最初的不适过去之后,这车内的环境就会像扎根的建筑物内一样稳定,旅客们不会产生丝毫“正身处移动中的交通工具内”的体感。

    因此,在这个即将发车的时间点上,不止是史三问他们,这“泊车车厢”内有很多其他的车主也都纷纷从自己的车上下来了。

    毕竟是长达七个半小时的旅途,即便各级乘客活动的区域都有一定限制,但运营方肯定不会规定他们只能待在一个车厢内的,像什么吸烟车厢、酒吧车厢、自助餐车厢……这东方快车上应有尽有,且每个车厢的空间都不小;这些“服务型车厢”一般都分三层,最底下那层是过道和工作人员使用区,上面那两层才是服务区。

    当然了,这个泊车车厢,除了供开车上来的乘客停车之外,是不提供其他“服务”的,所以上下三层等于就是一个立体的停车场。

    史三问他们此刻所在的是最底下的一层,上面两层、包括前后其他车厢的人都会从这里路过,故而人流甚密。

    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联邦探员假扮的,只要这个人不是能力者或变种人,就连史三问都很难分辨出对方的身份。

    按照张三的想法,假如他是那个追捕者,找几个非能力者探员混进人群,先用有针对性的武器进行突然袭击显然是个好办法。

    然……纽曼的套路却并非如此。

    在列车开始行驶之际,他居然明目张胆地从自己的车里下来,步行靠近了史三问他们的车位。

    史三问、张三和猎霸,也都以自己的方式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纷纷将视线投向了他。

    就这样,在目光早已交集的情况下,纽曼走到了三人的停车位旁,不紧不慢地站定。

    “你们有两个选择。”纽曼用他那死气沉沉的腔调开门见山地抛出了这么句话。

    “我才不做选择。”可史三问还没听选项,就打断了对方,并指了指猎霸,“有事儿你跟他聊,我们俩不参与。”

    “对。”张三也接道,“没得谈。”

    “好的。”不料,纽曼听罢,连半句挽回的话都没说,只是望着史三问和张三的方向,紧跟着念了一声,“BACK……”

    他话音刚落,史三问和张三就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

    对此,猎霸倒也处变不惊,只是冷冷看着纽曼,用有气无力的语调问道:“我不妨问问……他俩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死掉的概率非常高。”纽曼回道。

    “不会吧……莫非你的能力是念个单词就把人传送到地狱去?”猎霸又问道。

    “我可没有义务一一回应你的试探。”纽曼并没有进一步回答猎霸的问题,而是说道,“束手就擒或和他们一起死,给我个答复吧。”

    “呵……”猎霸笑了声,“兄弟,你不把你的能力告诉我,我怎么能确定那两个家伙已经死了?确定不了的话……谁甘心投降啊?万一你是诈我的呢?”

    “那就当我是诈你吧。”可纽曼没有松口的迹象,“BA……”

    “哎哎——”猎霸见对方又要出招了,赶紧扯着嗓子喊出声来,他那因为严重缺水而沙哑的喉咙喊出的声儿……要形容的话就是砂纸磨仙人掌,光是听着都觉得能嘶出血来,“别啊!再商量商量嘛!”

    纽曼本来也只是想吓吓对方,因为这几天观察下来,他也知道猎霸不吃不喝不睡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有很大几率可以生擒。

    刚刚史三问和张三表态之前,纽曼原本是打算把史三问一个人“送走”的,但既然有两个人表示没得谈,那他也不在乎多弄死一个。

    “是不是只要我证明他们已经死了,你就投降?”纽曼假装犹豫了几秒,再问道。

    “嗯。”猎霸点点头。

    纽曼摸着下巴,又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接道:“虽然我可以让一名身在另一个地方的联邦探员立刻通过视频电话证明那两个人已经死了,但我估计……仅是这样,你并不会相信我,即使有视频为证,你也会怀疑这是我事先制作的假视频。”

    “嗯。”猎霸又点了点头,他不是不想回“嗯”以外的词,只是这会儿嗓子还疼。

    “看来……我的确得跟你解释一下我的能力才行了。”纽曼接道。

    其实,纽曼从一开始就不介意透露自己的能力,迄今为止他告诉过不少抓捕目标自己的能力是什么,但那些听过的人里还没有一个能在得知相关信息后成功逃脱的。

    “嗯嗯。”猎霸继续点头,等待着自己声带的出血能让嗓子润一些。

    纽曼也不卖关子了,他随即便说道:“我,可以让别人回到‘一天前’。”

    “嗯?”猎霸换了个语气,但还是没张嘴。

    “也就是说……让人的身体状态、地理位置等(此处的‘等’自然包含了人身上的随身物品和衣物),都回到二十四小时之前。”纽曼接着道,“这个能力并不涉及目标的记忆,和‘人在宇宙中的绝对坐标(地球的公转自转、宇宙的扩张等因素)’也无关……简而言之,这是个很好用的能力,只要掐好时间、并运用好我手头掌握的资源,即使是非常强的对手,一样可以轻松搞定。”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就比如你那个能操控屎的同伴吧……在看到江赢被他秒杀的监控录像时,我也很惊讶,我震惊于这世界上竟还有这种未被联邦所知的超强能力者存在;但真要制定出一个对付这种人的计划来,对我来说也不难……

    “我跟了你们好几天,通过分析的你们的旅行路线,很容易就能猜到你们是想来伊斯坦布尔乘东方快车穿过黑海战区西进,所以我很早就派人盯住了列车的旅客名单,严查每一张车票的去向。

    “结果不出所料,昨天晚上,你们中的一人通过当地的非法中间商弄到了三张车票和三本配套的假证件,当我得知了你们乘坐的列车班次之后,我的计划也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东方快车的发车时间是下午五点四十分,二十四小时前,也就是昨天的五点四十分,你们刚好停留在一家郊外的小餐馆里吃饭,这可谓是天助我也……假如你们三个当时正在车上、且车在移动中,那计算你们‘BACK’后的准确坐标会更难一些,但现在嘛……”

    说到这儿时,纽曼已伸手到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

    “昨天夜里,我已派人将那家小餐馆及其方圆一公里内的所有无关人员全部撤空。”纽曼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翻手机的通讯录,“一队逾百人的工程队连夜将那家餐馆夷为了平地,并在原地拼装了一个特制的净合金房间;该房间分内外两层,大套小,两层皆是六面密封的设计,里面的那层内部装有智能监控探头,以及压力、红外线等多种感应装置,一旦有目标进入其中,在零点二秒内,房间顶部的脉冲炸弹就会引爆,而脉冲炸弹的爆炸又会触发房间八个角落里的硝化甘油和微型核弹,这几轮炸完,内层房间的墙壁势必会出现裂痕,这时,外层房间里满满的强硫酸就会通过那些缝隙涌进内层……”

    纽曼说完这句,已停止了翻阅通讯录,并选中了一个号码拨了视频通讯。

    “现在……我想我已经解释得够清楚了。”纽曼说着,又将手机屏幕直接转向猎霸,接道,“你可以自己跟在那边负责的探员聊一下,并让他给你看看现场的情况,这样你便能知道我所言非虚。”

    就在纽曼这句话说完时,手机视频已连线成功。猎霸望着那屏幕,沉默了三秒,然后,他抬头看着纽曼,举起一手、伸出食指,并将食指垂直向下,轻轻摆了几圈,做了个“转圈”的手势。

    这一瞬,纽曼先是感到了一丝疑惑,紧随其后的,就是一种急剧膨胀的不安。

    他照着对方的意思,将手机屏幕转了回来,看向了屏幕。

    随后,他便发现,此刻正拿着现场负责人的手机和自己视频的人,并不是什么联邦探员,而是……史三问。

    史三问看到纽曼的脸时,也没啰嗦别的,直接就道:“你那个放烟花的盒子我已经移走了,假如你现在把猎霸也给送过来,他就只会来到一片空地上而已,所以……接下来你看着办咯。”

    说罢,他就挂断了视频通话。

    纽曼面如死灰(因为本来就这脸色所以光从表情来看也没什么变化)地放下手机,眼神闪烁着思索了几秒,最后摇了摇头,从牙缝里挤出了六个字:“真是岂有此理……”

    见状,猎霸笑了起来,并且用一个耸肩摊手的动作,向对方传达了自己的嘲讽之意。

    “算了……”纽曼没有理会猎霸的挑衅,只是接道,“既然你那个同伴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那我也无话可说。”他微顿半秒,话锋一转,“但你也听到了,就在刚才,他毫不掩饰地通过视频出卖了你……虽然我本来也是这样推测的,但在他亲口告诉我‘净合金房间已毁’的前提下,我自然不可能再对你用‘BACK’让你逃走了,他这等于是把你交到了我的手中。”

    此时,猎霸的嗓子也终于有点缓过来了,他应道:“未必吧……我们现在可是一对一,你的能力也已经暴露了,虽然你可以将其作为最后的手段,在你快要输的时候将我送走,但在那之前,你凭什么认为自己一定能赢我呢?”

    “哼……”纽曼闻言,面露冷笑,“问得好。”

    那个“好”字刚出口,他便高举右手,打了个响指。

    下一秒,整个泊车车厢内,除了纽曼和猎霸之外的所有乘客……统统停下了脚步。

    这些在不久前连看都没朝这边看一眼的“行人”们,几乎在同一瞬整齐地转身、掏枪,上下三层,上百支枪口,于两秒之内已全部锁定在了猎霸的身上。

    “虽然概率微乎其微,但我依然考虑到了‘被BACK送走的人会生还下来或在死亡前后发出某种讯息’的可能,所以……我才会选择在行驶的列车上动手。”当周围的探员们集体亮枪后,纽曼娓娓接道,“在这时速接近400公里的移动载具上,即便你还有其他同伙收到了求救的讯息,也无法前来支援你;另外,为了保证今天的列车不会晚点,也为了让自己在可能发生的战斗中占到更多优势,今天这一整车人……全都是我事先安排的便衣探员。”

    话至此处,纽曼又朝后退了几步,让自己远离了会被集火的那个范围,再道:“我凭什么认为自己一定赢你?呵……大抵就是这个原因了。”